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二十二章。

末世余生 by 墨凉

2018-10-10 19:53

  伊潇潇对于颜玉冰,还是认识的,虽然一个月来两人之间并没有什麽交流,但始终都是女人,说话也能近一点。
  颜玉冰开始解开伊潇潇的锁扣,一边解一边跟她说话:“刚才你也别怪我,一会也不要有别的想法,叫你做什麽就做什麽,说实话,幸亏主人刚才走了,不然你们娘俩的苦头还没吃个零头呢,要是一会不配合,我不介意替主人把剩下的那些昨晚给你尝尝。”
  颜玉冰这话就算是什麽都说到位了,伊潇潇本是个不怎麽爱说话的,刚才又吃了大苦头,这会虽然心裡愤懑,嘴上却也只能轻“嗯”一声不敢反抗了。
  其实沉云花了好几个早起沉思的时间给这母女花想了调教路线了,颜玉冰也基本都是知道的,现在虽然他走了,但剩下干什麽还是没有太大的影响的。
  解下锁链,又脱下了已经四分五裂的衣服,伊潇潇就开始跟颜玉冰的学习一些古怪的性奴规范来了,这些东西当然是沉云结合自己以前玩过的游戏以及文字作品中得来的乱七八糟的经验了。
  东西不多,黎梦用清秀的小字抄了大概两页A4纸左右,不过上面的东西伊潇潇在看过之后根本一样都不能接受,甚至有当时就撕了那两张纸的欲望。
  什麽每天早上要早起用自己的嘴巴给主人做“早安咬”;不能拒绝主人的任何要求,不能违抗主人的任何命令……她瞬间就要动手,但颜玉冰的下一句话让她生生打住了这个念头:“这两张纸可是主人花了好几天时间整理出来,而且目前就这一份,你要敢撕了,主人最少把你按椅子上电半个小时。”
  伊潇潇这会不敢乱动了。
  颜玉冰把她带到水池边,准备把伊潇潇的体毛全部剃掉,这点不用沉云说她都清楚,沉云是不喜欢体毛太重的女人的,相较有体毛的自己,沉云明显还是偏爱白虎的黎梦多一点,而且就算是她,也时常把下体的毛髮修的整洁一点。
  伊茹已经打完针了,胸部抹上了一层药膏躺在床上等著药液吸收,而黎梦正在给她剃掉阴户上的阴毛,因为不需要想颜玉冰那样需要留一点保留自己的特色,所以直接用特製的药膏涂上,然后等药膏干成胶状,直接彻底拔掉就可以,这种药膏虽然有些疼,但是好处是一次见效,第二次用的时候就只需要个别部位拔出几根毛就可以了。
  这个过程伊茹还是比较配合的,所以黎梦并没有费什麽口舌和力气,只是搬个凳子看著伊茹自己做,偶尔上去帮帮忙,看到颜玉冰过来,她倒是没有注意伊潇潇,而是对颜玉冰说:“妹妹,主人昨天说了,今天要看看她是不是处女,你一会看下。”
  她指了指伊潇潇。
  颜玉冰点点头,转头看了看双手掩住三点的伊潇潇,有点哭笑不得,表面上却没表现出来:“放下吧,又没人看你,来,躺下我给你把阴毛都去了。”
  伊茹看到女儿过来,忍不住看口关心道:“潇潇,你没事吧,还疼麽?”
  想起身看看女儿,却摄于颜玉冰不敢起身,只能转头去看女儿,看著女儿脸上还未干的泪痕,自己又哭了起来。
  伊潇潇倒是坚强了一点,低声说了一句:“妈,我没事。”
  却是没有再掉眼泪。
  颜玉冰虽然不太好接触,但是黎梦却是个好说话的,待人的方式也柔和,眼见母女俩一个一个悲戚不已,说不得安慰两句,顺带著说上两句沉云的好话。
  “好啦,也就是今天主人生了气才拿你们开刀的,以后只要听主人的话,主人还是会喜欢你们的,要是主人再惩罚你们的话,我也会帮你说说情的。”
  黎梦的形象还是比较有亲和力的,而且刚才和伊茹已经说了一会话了,故而伊茹对她还是有些信任的,听她说以后会帮自己说情,忍不住开口问:“他,会不会对潇潇那个?”
  黎梦甜甜一笑:“你说之主人会不会要潇潇妹子的身子麽?这个是肯定的啦,主人那麽色,肯定不会放过的,不过只要好好听话,主人对我们这些女奴还是很好的,也不会去打我们啦。对了,以后不要叫主人什麽谁、他的,主人听到会不高兴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伊潇潇:“对了,妹妹,你还是处女麽?”
  要依伊潇潇刚进来时候的脾气,这句话问出来是铁定得不到答案的,不过这会儿吃足了苦头,又有颜玉冰虎视眈眈的在旁边,只能小声“是”了一下承认。
  心裡恨恨的想,就算我自己捅破了也不会给那个混蛋去破的。
  不过估计她估计没有机会了。
  把伊茹母女交给了颜玉冰二女,沉云还是比较放心的,至于他自己麽,还是不呆在那裡的好,至少现在不好。
  至于原因麽,只有自己知道。
  自从重生之后的第一天,到现在已经有快两个月了,而自己的性格似乎越来越暴戾了起来,这个结果,得于沉云每天晨起思考的结果。
  黎梦对他只要稍有不顺,甚至只要言语上不和他心意一点,就忍不住要发怒,每次都要努力压抑自己心中的愤怒,才能使自己没有爆发出来。
  似乎,每次吸噬那些行尸的血液之后,暴戾就越发严重,过段时间之后,这种情况就要好很多,但是每次吸噬过食血,沉云都能确确实实的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在增长,虽然每次都很微小,但到目前为止,这是沉云唯一提升能力的方法。
  可以放弃不去吸噬,沉云还是不甘的,好不容易他才有出头的一天,而且又得到了黎梦这个以前想也不敢想的梦中女神,还有颜玉冰这个绝世美人,加上伊茹母女的一队母女花,沉云已经失去了失去了她们的勇气。
  虽然现在的城市裡四面断绝,但是沉云不能保证一个敌人没有,而万一有一天出现一个强大的人,或者行尸要夺去他的一切,实力,是自己保全她们的唯一能力。
  沉云呵呵一笑,觉得这玩意就像吸毒,明明知道有害,还是会忍不住去碰,可是,这真的就能改变他了麽?
  沉云抬起头,天际下的最后一抹光明也隐去了,黑夜笼罩了大地,他嘴角露出一撇不屑的微笑,转头回了屋子裡。
  现在没有了电视、电脑、手机、没了以前大部分的娱乐设施,所以张鹤閒暇下来只能用女人来打发时光,沉云一进屋,就听见了张鹤的房间裡不断传来一个女人的娇喘声,对于这个,沉云还是没有说什麽,笑笑就往楼上走。
  楼梯转角遇见了张婷,她对沉云已经不像刚见面时那麽害怕了,笑著叫了一声“老大”沉云忽然拦住他,指指房间裡正“忙碌”的张鹤,微笑道:“不去管管?”
  平日裡大家相处惯了,沉云的脾气张婷也瞭解的差不多了,她甜甜一笑,不答反问“梦姐管得住老大您麽?”
  沉云摇摇头,正想说张鹤和他怎麽能一样,却没想张婷矮了矮身子,行了一礼,转身走了。
  难道说,张鹤这小子也有学有样了?
  哎呦,不错哟。
  他的心情似乎变好了一点。
  回到屋裡,颜玉冰已经把伊茹的阴毛全部把完了,下身光秃秃的很让沉云喜欢,沉云凑近了大量了几眼,很满意的点点头,而伊茹却羞怯的闭上了眼睛。
  哟,这美妇还害了羞?
  她走到伊茹的面前,她正光著身子跪在地上和伊潇潇一起背记性奴守则,颜玉冰在一边看守,黎梦则拿著一瓶乳液正往自己的乳房上抹,听说这东西能保养乳房之后,黎梦就忍不住想试试,对于其她副作用,她并不太在意。
  沉云一伸手,抓住了伊茹一隻饱满的乳房,由于刚刚使用了催乳的药,伊茹的乳房显得很是粉嫩,触手之下,不仅滑不留手,而且柔腻软肥,让人不禁有不忍鬆手的欲望,虽然有点微微下垂,但是以她这个年龄,乳房能保养到这个程度,至少沉云还是很满意的。
  伊茹的乳房硕大饱满,滑腻浑圆,绵软之下是一种妇人熟透了的滋味,这与黎梦和颜玉冰的味道又不相同,却是别有滋味。乳头大小如花生,颜色已经开始偏一丝紫色,但却不黑,尤其是刚刚敷了药膏,乳头更是透出一股子晶莹粉嫩的味道,让沉云忍不住两手去揉捏把玩。
  乳房上传来的快感比平时伊茹自己抚慰的感觉强上不知道多少倍,不知道是药膏的效果还是沉云粗糙的手指更让她感觉刺激,总是伊茹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酥软,下身更是隐隐约约的开始有一丝丝的水液开始分泌,如果不是她强忍住,这感觉已经足够让她呻吟起来了。
  “舒服麽?”
  蓦然,一声低沉的男音在她耳边想起,这让快要沉迷其中的伊茹一瞬间就回过神来,睁开眼开著居高临下的沉云,一抹红色很快的盘爬上脸。
  自己,自己怎麽会这样?
  她的心中泛起了一种羞耻感,正欲闭口不答,可是身上隐隐约约的疼痛感和刚刚背诵过的性奴守则告诉她,如果她不回答,那麽接下来,肯定不只跪在地上的安安静静的背诵这备受屈辱的文字这麽简单。
  她低下头,轻声的“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沉云心知这美妇心裡指不定说她什麽呢,不过她并不著急,饭不是一口吃的,他有的是时间来征服这对漂亮的母女花。
  见他转身往回走,伊茹和伊潇潇同时的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沉云在一旁的沙发上看著颜玉冰监视二女背诵性奴守则,看她冷著脸拎著鞭子是不是的问一句,沉云一手插进黎梦的衣服裡享受温香软玉,一边时不时的指导一下,心情在他控制之下倒是慢慢平静了下来。
  等到了吃放时间,沉云带著二女下去吃饭,留下伊茹母女在房间裡,房间裡所有的窗户都已经封死,唯一的门又被他锁上,他是不怕这母女俩搞出什麽么蛾子的。
  房间裡,伊潇潇见沉云关上门走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转身抱住母亲,叫了一声“妈”眼泪就哗哗流了下来了。
  伊茹见女儿流泪,也是忍不住默默的淌了下来,可是女儿能够哭出声,在女儿面前,她若不坚强起来,又能怎麽办呢?
  强忍住了眼泪,伊茹轻轻抚摸女儿的后背安慰女儿“潇潇,不哭,妈妈不会让他在打咱们的。”
  伊潇潇转过头,一张桃花带雨的小脸看的伊茹心疼的又不禁落泪,她惊奇的说“怎麽会,他怎麽可能听你的?”
  伊茹笑了笑“他把咱娘俩关在这裡,为的就是让我们母女俩屈服于他,只要妈以后好好伺候他,肯定让你不再受委屈。”
  伊潇潇对伊茹的话虽然相信,可却带了几分疑惑,问道:“可是,他能放过我麽?”
  伊茹默然无语。
  的确,沉云把他们母女俩都关进来,打的什麽心思伊茹身为一个成年人哪能不知道,潇潇虽然年纪小,可十六七的年纪就已经出落的如一朵娇花一般,脱下衣服的身子就连伊茹身为母亲,都忍不住讚歎,试问身为男人的沉云如何能放过他,再说母女同床伺候的诱惑他岂能放过?这些男人的龌蹉心思伊茹怎会不知?
  伊茹忽然觉得嗓子很乾涩,女儿的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
  伊潇潇忽然语出惊人“妈,咱们跑吧,跑的远远的,好不好?”
  对于女儿的这个建议,伊茹又如何不想,但是外面现在是怎样一个情况伊茹又怎麽能不清楚,通过以前弟弟的嘴裡她还是瞭解许多的,姑且不说她带著女儿能不能跑的出去,就算跑的出去,外面又是行尸,又是冰天雪地,而且没有了法制,他们母女俩怕是刚出了狼窟,又进了虎窝。
  伊茹对著女儿摇了摇头:“不行的,潇潇咱们跑不出去的,而且,就算跑了出去。外面的人也不见得比这裡好,以前你舅舅那裡的那几个人什麽样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起刚子,伊潇潇的心情立刻就低落了起来。
  至于外面的情况伊潇潇还是知道一些的,听了伊茹的话,不由的绝望的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伊茹看著女儿一脸绝望,内心如何不痛,但若是她也倒了,以后女儿该怎麽办?
  伊茹张了张嘴,艰难的说道:“潇潇,只要、只要咱们娘俩好好听话,也许日子就会好过一点。”
  伊潇潇并未回答,还是呆呆的坐在原地,似乎没有听见母亲的话。
  但是,她真的没听到麽?
  吃过饭,带上特意为两个新晋女奴准备的晚饭,沉云悠然的会到了伊茹母女面前。
  两人饭盒裡的饭只有一小碗左右,菜是一份咸菜,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他蹲在这对母女面前,轻声说道:“看今天你们两个还算听话的,不过我也并不是很满意,所以晚饭只能吃这个,如果以后想吃好的,就想想该怎麽做吧。”
  母女二人早饿的饥肠辘辘,虽然饭菜并不合口,伊茹早些年是家裡并不富裕,还算吃的一点苦的,可是伊潇潇自小娇惯,哪吃的高粱米饭和咸菜,可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个不停,虽然伊潇潇很不想吃,但等饭菜进了口,也顾不得许多,很快吃完了她那一份。
  可是潇潇的一碗饭和一点咸菜,就算女孩子吃的少,可是下午这一通折磨加之女孩子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怎麽能够呢?
  一碗饭吃完了,伊潇潇还没吃个七分饱,自然抬头想要盛饭,可是一抬头哪裡还是平常好饭好菜随便吃的时候?
  哪是沉云还是给她做些补身体的好东西的时候?
  她虽然倔强有些刚烈,可是终究是个娇生惯养、从小没受过委屈的小女孩,一个下午,就受了长大以来从未受过的委屈,心中气苦,就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可是委屈又能怎麽样呢?连肚子都填不饱,她抬头看了一样沉云,牙齿紧紧咬住嘴唇,想再要一碗饭,可是沉云再也不是那个以往会对著她温和的笑,时不时的给她一些小零食讨好她的男人了,加之那张纸上规定的标准的,“主人”这两个字,她是万万叫不出口的。
  伊茹还是瞭解这个女儿的,见她落泪,心中又是愧疚又是难过,再看一眼以前会对她们母女俩客客气气的沉云,心中五味具杂,说不出是个什麽滋味。
  人说母爱是最伟大的。
  所以伊潇潇说不口的话,伊茹说出口了,她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主、主人,您能给潇潇一碗饭吗?她还是在长身体的时候,我,茹奴求您了。”
  沉云抓起伊茹的一隻乳房,美妇的秒乳的触感虽然比不得黎梦那种极品美妇,但别样的风情却是他没有体会过了,尤其是这美妇的羞耻又刻意克制的表情,让他十分舒爽。
  他摇摇头:“今天你们的表现,只能吃这个,要想吃好的,就要看你们晚上的表现了,说不定我高兴了,睡觉前你们会有点吃的。”
  伊茹听了他说话,也不在求了。
  他站起身“好了,饭也吃完了,给你们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七点正式开始晚间的训练。”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