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5章:性福第一次

绿我所爱 by 光光光光

2021-2-10 09:01

  ‘滴答’我迷糊的从床上醒来,摸出手机上面有一条未知的邮件。
  邮件的内容足有十几张的照片,里面的内容大部分都不堪入目。
  是垃圾邮件么?
  第一张照片是一张女人的双足再给男人足交的场景,黑丝下的美足透出粉色的嫩肉,配合女人近乎完美的足弓拉出丝网下紧贴着男人的肉棒,我已经可以想象处男人龟头在磨砂感的丝滑下是多么的享受。
  我承认这张图很美特别诱人,这张图是雯雯或者小家伙估计自己刺激的会直接射出来,但接下来我则是有些嫉妒了,因为我也想这样!
  难道是‘她’?
  自己不会看错的,她只穿黑色丝袜的!
  在认出来的一瞬间,我连忙滑到下一张照片,女人身材凹凸有致,不同雯雯的身体修长,或者小家伙青春和胸前不讲道理的丰满,那趴伏在床上的身体是如此的肥瘦间宜,完美的呈现了男人对肉体的所有的美好幻想,在细腰之下,挺立美臀光滑肥嫩的微黑下体,还沾染了些避孕套上一旁流淌大量浓稠白浆,插入嫩滑肉穴里的男人手指用力撑开,特意给出了翻弄小穴皱褶特写,好让照片能看到更多的内容。
  看到这里我已经开始鲜血直冲脑部无法思考了,下一张照片,从拍摄角度上看,床上男人跪在‘她’的身边,肉棒有些粗鲁的从女人口中抽出,龟头精液拉出的银丝和‘她’那鲜红的嘴唇融为一体,甚至那混血儿独有的欧美人种高挺鼻梁上,也有精液粘着在那细白皮肤上呼吸,女人的美貌对比下浓稠纯白的精液也无法媲美,那双墨绿色美眸带着一丝嫌弃和责怪的眼神,看着男人爱抚在自己脑后的大手,被白浊沾满的龟头马眼,浓稠精液从哪白线下流入樱唇小嘴里被轻灵的小舌头接咽下眼,这种刺激下我还是两眼一黑爽到直接发射了。
  我爽了,倒是苦了小家伙,本就是晨勃的原因,小家伙又侧抱着自己睡觉,这么一发直接射在了安洁的脸上。
  小家伙直接被这么一射吓得醒了过来,看到我有些尴尬的模样,一下就明白了过来,一脸邀功的夸坐在我身上,用手指一点一点的把巧克力奶上的半融白色冰淇淋刮进嘴里。
  ‘原来精液是这个味道么?一点都不好吃啊?可是看电影里别人都很享受啊!’我没好气的捏了下安洁滑嫩的脸蛋,威胁说着‘好啊!安洁学坏了!都会抱怨哥哥了!’被我捏着脸蛋的安洁因为不能很好地张开嘴巴,连忙委屈的解释起来‘明明是哥哥看人家太漂亮了!起床想了羞羞的事情。’看见安洁都学会人类的狡辩了,我懒得反驳她,拍了下她的小屁股,这是我最近特别喜欢的调情动作,小家伙屁股的手感实在是太好了。
  ‘对了,我帮你报名了下S市大学经济系,过几天就要开学了,好好享受下校园生活,许胖子的事情下午在看看,机会有的是,别着急,给不了许胖子给你喜欢的帅气同学也行!’‘哎!!我只想和哥哥在一起不行么,为什么要去学校?……对哦,哥哥有淫妻癖,这样方便把我送给别的男人。’‘小屁孩!你这么说得好像哥哥不爱你一样!’安洁显然很是不满我给她报了个大学的事情,不过我是想她去好好享受下人类的生活的,如果只生活在我的小别墅内不去接触下外面的世界,那也太可悲了,自古以来养金丝雀才要在笼子里,而小家伙则是我的宝贝,我怎么能这么做囚禁她一生的事。
  安洁闹腾了一会发现不起作用,有点不满的走进浴室开始洗漱,我乘小家伙洗澡忙拿出手机邮件,又认真看了起来。
  是‘她’奸夫的炫耀么?不是吧……
  这段时间只是对着安洁撸真没舒爽多少,刚才那一发却让我爽的几乎把上个月到现在的存货全发射完了,乘着贤者模式连忙快速翻看起来,最后是女人丝袜脚趾被精液盖满的照片。
  如果这几张照片是‘她’发的确实不可能,毕竟我最想看的就是她的小穴,菊花,嘴唇被其他男人的精液灌溉,嫩肉外翻,而且她那种那么现实的人,也不可能只给我发照片,照片哪有以前单身时候用‘她’的丝袜撸的爽,特别是用被‘她’穿着给其他男人足交射精的丝袜撸!每次撸动我都在幻想‘她’和别人做爱的场景。
  既然不是‘她’发的,那就是奸夫们了,向我炫耀能上我爱的人么,而我只能在一旁用照片撸?虽然我和‘她’还没做过,这么一想确实蛮遗憾的,有点希腊柏拉图式精神恋爱的感觉了,虽然是现代意义上的多数人那种认知,不过换个角度正是因为这样,想想‘她’的第一次全给了其他人,又让我忍不住又爽了一番,疲软的下体立马雄风再起。
  在我这种狂热牛头人战士面前,这种照片会让自己心疼?我可是巴不得天天戴绿帽啊!哪里会像那些爱情动作片,绿文,弱鸡苦主难受,简直是爽到飞起!
  ‘她’的奸夫和小老们公不懂这点?怎么炫耀?对我这个淫妻癖来说,除了爱人不再爱自己以外,不存在任何弱点吧。
  我注意到了男人的拍照角度,看起来反而像是偷拍的,果然,‘她’从不做这么无聊的事,不过得奸夫来给我发‘她’和别人做爱的照片也有点小失望,因为我希望是‘她’特地为了我,找个摄影师拍摄自己群P的照片发送给我。
  等等。
  不是炫耀?还有床上的套子,最重要的是那美穴!没有在流淌着其他男人的精液,这是我最失望的地方,我感觉匪夷所思,说明两人做的时候都是做了安全措施的。
  ‘她’这种女人做爱会主动做安全措施?怎么可能?
  不是那一样的完美身材和美足丝袜,我都要开始怀疑之前的判断了!
  我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做爱要戴避孕套,根本无法接受!
  那就只有一件事情了!林定突然觉得不是滋味,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这么要强的人也不会说吧,奸夫兄弟,你的恩情我林定记下了!
  ‘这又是哥哥喜欢的姐姐么?哥哥好花心哦!’安洁的嘴角还沾着些牙膏的泡沫,和一个幽灵一样站在我身后。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说明哥哥太入迷了!’我用手指直接把安洁嘴角的泡沫抹去,直接往后一倒,把小家伙拉到在身上,一口吻住。
  这次反而主动的不是我,安洁比我想象的热情的多了,我刚把她的嘴唇撬开,她的舌头就已经伸了进来,黏住我的唇舌不停来回滑动,突然觉得女孩子太热情也不是件好事,这么一想以后一定会被她榨干的吧,这还只是接吻而已。
  直到快要断气了,连忙拍手示意,小家伙才松开抱着我脑袋的小手。
  ‘呼呼……呼下午把许叔叔叫来么?每次想到不能和哥哥进一步,好难受!’‘呼……呼,重新呼吸感觉真好,那要看你的魅力了,而且现在安洁这么想要大鸡巴了么?’安洁附身舔舐我嘴角流出的津液,一脸不在意的说到。
  ‘好过分!明明哥哥也想看的!而且哥哥和安洁在一起,还想着其他的女人!’‘但哥哥不介意安洁在哥哥怀里想别的男人啊。’看到我不以为然的回答,小家伙低下头思索了一会,闭上眼坏笑的附耳低声。
  ‘哥哥真的不想看安洁被其他男人开苞么?哥哥不想看的话也可以哦!就是到时候安洁成为别人的新娘,哥哥不要后悔哦!’干!小家伙越来越会诱惑人了,不过安洁真嫁给别人了,我估计会伤心的直接跳楼,史上最残酷的爱情莫过于淫妻癖的妻子不爱自己了,不过安洁也就刺激刺激我,真要这么做简直不敢想象。
  安洁的话太过超纲,喘着粗气我直接把坐在我身上的安洁推到在床上,膝盖向前几步,把还残留着精液的龟头抵住了小家伙的小嘴。
  ‘既然哥哥已经拿走了安洁的初吻了,那干脆安洁再给哥哥一个新的第一次好不好?’看见我的行为安洁的琥珀色眼睛愈发的玩味,伸出小舌头轻轻贴在了紫红色的龟头,将上面的白浆刮去,然后轻吻了下。
  ‘不行哦,哥哥已经赖皮得到安洁的初吻了,还这样就不可以哦!毕竟!安洁的第一次给任何男人都可以,但是只有哥哥不行哦!等许叔叔给安洁开苞了,安洁再好好补偿哥哥好么?’我笑了,因为她对我说不了,我俯下身轻吻了下白色的短发,直视安洁的琥珀色美眸,认真说道。
  ‘确实不行哦,因为耍赖的哥哥要被惩罚,那安洁怎么惩罚哥哥?’‘那就罚哥哥/安洁永远都要在一起好不好!’随着两人异口同声,我闭上眼伸出舌头撬开了安洁的嘴唇。
  ‘叮咚!’怎么每次在做这种事,都有人过来?
  爬起身穿起衣服,点头示意安洁,我整理了下仪容下楼去客厅开门。
  打开门许胖子满脸邋遢,有些失神的站在我的面前。
  ‘林董,方便进一步说话么?’‘方便,方便……’我随意应付了下,许胖子鞋也不脱,行尸走肉的走了进来坐下,双手抱头一言不发。
  ‘想喝点什么?’冰箱前的我随意说着见许胖子没有回话,我直接把冰箱里的饮料都拿了一瓶放在桌上。
  ‘出什么事了?’我试图安慰下许胖子,他现在的状态有些可怕,甚至带着些自我毁灭的倾向。
  ‘我……我,林董,对不起。’‘当年是您力排众议启用我,才有我的今天,我接下来说的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
  您,您的妹妹似乎有些过于开放了,,几天前的拍照,您睡着的时候她在故意的尝试诱惑我,如果您不反对这个词的话,是的,诱惑,您说令妹是海外归来比较开放,在拍摄的过程中,她似乎和我以前遇到的一些野模一样,想要和我发生些什么。
  当然令妹想要和谁谈恋爱都行,这和安洁女士没有关系,问题在于我自己,林董,我觉得我出了问题!
  那天回去以后,我觉得我满脑子都在像那种事情,甚至我后来觉得后悔,是的林董。
  你知道我在后悔什么么?我后悔当场上了她而不是去说教了她。
  我觉得我很恶心,而且是对赏识我的伯乐亲人这么去想,我原本觉得我实在追求艺术的,人的本身就是如此的美,所以我怀着对美的敬畏加入了这行,可是经过前几天的事情,我也只是个凡人而已,什么梦想,追求都是假的,我觉得我好虚伪。’什么和什么……
  我只觉得脑子疼,许胖子说完开始双手捂面哽咽,理了一下我有些明白。
  你这家伙也太自卑了吧,好歹都是这个级别的了。
  这就是对某理想太过神圣,结果发现自己也不过是俗人一个而已。
  ‘你这家伙……人有欲望不是很正常么,倒不如说欲望才是人前进的动力,就像你总想着拍好看的照片本身就是欲望不是么?你觉得你想入非非,那就说明我妹妹的魅力有多大!
  你不会说还没谈过恋爱把?’见许胖子微弱的点了下头,我突然理解了什么……
  ‘喜欢我妹妹那你就去追求吗,哭哭啼啼算什么东西,既然觉得自己是个俗人,那就接受自己是个俗人呗。’‘啊,林董,我可以?’‘哈?你电视剧看多了吧,觉得我像是那种缺钱的么?那我怎么可拿我妹妹去做所谓的交易,她开心就是最重要的,当然和谁谈恋爱我也都不在乎,你追的到是你自己的本事,不试试怎么行?’说完我指了指楼上,示意许胖子试试。
  听完我的话,吴胖子反而有些别扭的双只手搓来搓去,似乎还没下定决心,见状我干脆又来了句。
  ‘我记得我妹妹好像有喜欢的人,不过国外嘛,就是开放,不试试怎么有机会,二楼红色的门。’许胖子听到小家伙有喜欢的人,两只手搓的更加厉害了,随着易拉罐上的最后一颗水珠流下才下定决心。
  ‘谢谢林董,放心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把您讨厌的安洁男朋友踢走的!’这家伙……又理解错了吧,不会以为我看安洁的男朋友不爽,想弄个自己人上去把对方踢出局吧……
  这么一弄我觉得心疲力竭,岛国动作片里的黄毛怎么现实中一个都遇不到……然后随意点头,喝起了啤酒。
  见我点头借酒消愁,许胖子又多了股勇气,慢慢的站到了台阶前。
  见许胖子上楼,我慢慢的拿出手机,看起家里二楼的监控。
  安洁自己也有一个房间,这是我完全不顾她的反对弄的,虽然她一次都没住过,不过这不就用上了么。
  ‘哒哒’许胖子轻轻的敲了下门,里面并没有人回应,握住门把轻声转动。
  安洁背对着许胖子趴在床上,穿着白丝的双腿向身后弯曲,戴着耳机聚神的看着手机屏幕,许胖子居然又怂了,站在门口别别扭扭。
  只觉得心累的我直接上楼,一脚把他踹进房间,关上门后靠立在上面,然后示意回头看向我的安洁把耳机摘下来。
  许胖子一脸懵逼的直接坐在地上,见关上门的我急忙解释,‘林董,我不是,我没有……’我微微耸肩,然后淡淡说道。
  ‘这么说吧,许哥,你听说过淫妻癖吧?’‘你是说绿妻奴?这个我听说过,拍摄圈子不大,里面也还听说过几个,我以为这种人没多少,没想到林董你就是啊?’话音刚落,许胖子看我的眼神也有了些变化,然后冷冷的说道,‘奴才,还不把你妹妹献给主人!’我上去直接一脚把许胖子踢到床上,直接骂起来。
  ‘你这家伙还真的入戏很快啊,就你也配?’‘林董息怒,息怒!我这不是试下看么?’‘许叔叔如果这么想,我怀疑叔叔第二天可能沉尸XX江哦。’被我踩在床上的许胖子转头,看向床上摘下耳机的安洁。
  ‘许叔叔以为呢?’安洁有些不耐烦的说着,‘假设哥哥真是这种人,叔叔就只能当人形按摩棒了,也是最危险的猫和老鼠,难道许叔叔觉得自己也能做猫么?’见许胖子被安洁嘲讽,小家伙还是挺护短的么,刚才真有点这个念头,但是看到许胖子一脸表情,我还是踩在许胖子身上,问道‘既然许哥知道绿妻奴,那么你觉得呢?’许胖子见我一脸玩味,而安洁则是看戏的样子,脑门顿时流出了冷汗,真是上头就翻车,差点忘了自己姓什么,思索一番硬着头皮说道,‘嘛,也就是一种爱人之间趣味吧,所谓七年之痒,现实中也很少有没有孩子的夫妻,能撑到这么久的把,我个人并不歧视这种东西啦,林董难道和那些人一样?对了,林董,我最近都没看到叶雯秘书?您们之间出问题了?’说道雯雯,我收起脚一屁股坐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脑袋。
  许胖子则是懵懂的坐起身来,看见我的痛苦样,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叶雯秘书离开您了么?林董?’我依旧一言不发的坐在地上,小家伙叹了口气爬起身子从身后抱住了许胖子,那对隔着水手服一层薄纱的丰满乳球顶在了他的后背。
  精致的下巴放在了许胖子肩膀上,轻身说道,‘许叔叔不觉得我可爱么?’许胖子被这么一抱,下体忍不住的快速挺立,随后小家伙的柔嫩小手拉开拉链,伸手让那十三四厘米的它从裤裆里跑了出来,握住棒身开始缓缓撸动。
  ‘别,啊,安……安洁小姐,林董还在着……呢。’‘呼!’对着许胖子耳朵挑逗的吹了下气,然后继续问道,‘这样子不是更加刺激么?那么许叔叔以为我是谁呢?’‘妹妹吧,但……
  但是在哥哥面前做这种事情,不是一对兄妹能做的对吧?’‘可是呢?
  我可是哥哥最爱的人那,我不光是他的妹妹,更是他的爱人。’‘那,林董这……’许胖子强忍住享受小家伙的服务,关心的看向我。
  ‘许哥是想问为什么么?很简单我有淫妻癖而已,我喜欢看我的女人和其他的男人相恋做爱,喜欢他们享受不同的恋爱,我想要爱他们的人越多越好,就这么简单。
  你觉得我无私也好,阔达也罢,我只是希望她们开心的去享受世间一切,专一不代表不能滥情,就像我爱的人有三个,但是哪一个我都不想放手,但对于她们又是多么的不公平,为什么她们爱我的同时不能爱其他男人。
  我希望她们三人被全世界所宠爱,像个公主一样,是的,公主。
  许哥这种没谈过恋爱的人是不懂的吧,看着她们笑,我就开心,她们哭我就痛心,想要把整个世界都给她们,这种感觉下我简直无法思考,我欠她们的太多了,我做不到她们爱我那般平等的爱她们三人。我又怎么去要求她们的道德准则呢,而且我也喜欢,这样不好么?’‘不过林董,叶……呼……雯秘书还是走了对么。’‘因为我拿去她炫耀了,这是物化,我的问题,那么许哥你呢?你拍了一张好照片不会忍不住到处炫耀么,物是死的人是活的,她是我的一切,我却拿她去炫耀,我觉的我很对不起,她也无法接受我这种突然带了偏见的爱吧。’‘物化……呼……么?我觉得这也……是种爱吧,林董你想炫耀的前提是过的比多数人更……更加优越,这不也是一种……一种证明自己有多么深爱不是么,炫耀带来嫉妒,他人嫉妒不就是最好的证明……明么?叶雯秘书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会不懂?’随着安洁小手的不停撸动,许胖子的喘息也越来越急促,随时可能要发射出来。
  突然安洁的小手停住了,盯着我的眼睛对着许胖子耳朵吹气。
  ‘没想到许叔叔挺会讲话呢,哥哥都开心了很多!想要安洁的奖励么,’随着许胖子连忙点头,安洁缓缓将许胖子向身后拉去,让他仰躺在床上,小下巴抵在了许胖子的腰部,对着许胖子笑了下,‘安洁是第一次哦,许叔叔等会不要强迫安洁好么?’小家伙选的角度很好,这样子我们两个都能看到这场美景,伴随殷桃小嘴张开拉出了几丝粘液,香舌舔弄到了许胖子那暴起发紫的肉棒,慢慢的向上滑弄,最后一口含住慢慢吐出如此反复。
  ‘……咕噜……吸……溜……咕噜’看着我的挚爱在我的面前闭眼享受的舔弄他人肉棒,我的下体也开始暴起直接顶出了一顶帐篷,许胖子则是更加刺激,在老板的面前被他的妹妹口交,别人还说这是第一次,虽然自己也是个初哥,第一次的生涩感也显现出来,安洁的虎牙不停地蹭到许胖子的肉棒,弄得他不时倒吸凉气,但同样伴随而来的是炸裂爽快,第一次被人口交,心中女神级别的待遇。
  看着女神再一次吞下自己的肉棒,许胖子连忙用双手按住小家伙的脑袋,大脑放弃思考的射了出来享受这场肉体欢愉的第一幕。
  安洁则是被许胖子这么一按,直接被肉棒抵住了喉咙,龟头的浓浆直接涌在了小家伙的食道,感受到了自己的行为,大脑还有这一丝理智的许胖子连忙松开双手,小家伙第一次被口爆显然无法适应,安洁直接有些干呕吐出了许胖子的肉棒,可许胖子的射精依旧没有停下,大片的精液直接射在了安洁那巧克力奶的脸颊上,在这一刻黑与白的对比交融是那么的美丽。
  虽然安洁看了不少爱情动作片,但也还是第一次这样,被许胖子射的满脸精液白浆,琥珀色双眼下带着迷茫,歪头求助的看向我,似乎在询问自己这么做真的对不对。
  小家伙为了让我开心真的很努力,哪怕是给陌生人口交,可我忘了她再怎么聪明也只是几个月大的孩子啊,她肯定是有些恐惧怕我真的抛弃她,又想要得到我的肯定的吧让我开心得把。
  我缓缓站起,轻吻了下她的小脑袋,满脸笑容的用手指一点点把那黏在脸上的白浆慢慢送进她的小嘴里。
  ‘精液好吃么?’‘好难吃,滑滑的,又腥又涩。’‘不喜欢吃就不吃,安洁开心最重要。’听到我的话,被我用手帕擦拭脸庞的安洁用手握住了我的手掌,认真地说道,‘那么哥哥开心么?’我并没有立马回应,只是还在慢慢的擦着小家伙的脸颊,随后用力把她抱起坐在床上让她躺在我的怀里,露出穿着白色内裤的双腿分开对着许胖子。
  低头快速吻了下小家伙的嘴唇,握住她的双手看向许胖子。
  ‘许哥不会是处男吧,我的小家伙也是第一次哦,有兴趣么?’‘我的第一次要给一个处男么?好逊哦,不能找麦克叔叔之类的么?’‘小笨蛋!开苞找你找麦克叔叔不怕疼死么?’似乎安洁反而有些抗拒,不过不是抗拒许胖子,只是单纯的抗拒处男而已,毕竟我也希望小家伙的第一次是一场完美的性爱,让她爱上这种感觉,没办法,谁叫这家伙居然是个老处男,估计也体验一般。
  假装没听见安洁小声抗议的我见许胖子没反应,又问了下。
  ‘许哥爽么?许哥??还在么?’许胖子长呼一口气,才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狼狈的下体,安洁的白丝小脚已经在上面不停磨蹭着,不让眼前的家伙休息,刚口爆了女神,现在又在享受她的白丝足交,许胖子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透出一个爽字。
  许胖子慢慢握住了安洁的白丝美足,放在肉棒上滑弄闭眼享受,但接下来他的话却出乎我的意料。
  ‘安洁小姐,我……我能做你的男朋友么?不对,安洁小姐!’许胖子提高了音量,认真的看向安洁说道。
  ‘安洁小姐,你能做我的女朋友么!’许胖子的话太微妙了,不是自己做小家伙的男友,而是要小家伙做他的女友,当这我这个正牌男友的面,努力压制下体的躁动,我亲吻安洁的白色短发,看着她的眼睛。
  目前的情况超出了小家伙的认知,只好底下脑袋想了一会,然后才爬向许胖子,把上半身压在他的胸膛,两人的面容相距只有几厘米,小家伙呼出的气体都直接打在许胖子的脸上。
  ‘许叔叔看来真的很认真呢,这就是爱么?许叔叔爱我么?’许胖子听到安洁的话,手掌捧起小家伙的脸庞,认真点头。
  ‘爱,我第一次这么爱一个人,我想要安洁小姐幸福。’‘可我是哥哥的女人啊,他有淫妻癖,那么安洁将来可能是个淫乱的坏孩子,喜欢品尝不同叔叔的大肉棒,被其他叔叔按在床上亲吻内射,甚至会上其他人的孩子,许叔叔还会喜欢这样淫乱的安洁么?’许胖子抬头吻住了安洁,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选择,看着两人如同恋人一般接吻相拥,我突然有些嫉妒了,就像老父亲种的白菜给人拱了一样。
  ‘咕噜……咕……噜’知道许胖子连忙拍起安洁的背脊,安洁才松开抱住许胖子的双手,要知道安洁可是能把我这个猛男都能吻的快要窒息,更别提许胖子了。
  许胖子意犹未尽的从嘴里吐出安洁的香滑舌头,嘴唇分离拉出的粘丝滑弄的落在许胖子嘴里,像口水流了一地,一双大手也攀上了小家伙那对胸前的丰满把玩了起来,看见这样的温馨场面,两人微微一笑再次拥吻。
  干!这家伙居然不是伸舌头进安洁嘴里搅动,而是安洁主动伸进去让他含着品尝,我突然觉得我的心病还没好,因为我酸了,难道我的淫妻癖消失了,回归正常了?心里这么想着,可我的下体十分老实的已经随时在爆发的边缘了。
  ‘咳咳,也不知道谁的妹妹,有了男朋友就忘了哥哥老公啊!’听到我咳嗽抱怨,安洁不舍的从许胖子的嘴里抽出小舌头,有些埋怨的看着我,怪我这个哥哥打扰了她谈情说爱,真是只有新人笑,那有旧人哭啊。
  ‘安洁还是处女哦,把第一次给许叔叔好不好?’说完一脸不舍的转过身来对我眨眼坏笑的抱住我的腰,激动地含住了我的肉棒,吞吐起来。
  ‘溜……吸溜……’‘……呼……’‘安洁对叔叔太好了,爱死安洁了!’小家伙真的太会玩了,特别是刚才的表情,我现在真的分不清她是真的还是演的,不过也无所谓啦,除了小家伙最爱的人是我以外,我也不在乎,她开心就好,这么一想,爱怜的摸起她那白色短发。
  许胖子看见安洁背对着自己给我口交,而我也在充满爱意的抚摸她的秀发,一种奇异的刺激感觉涌上心头,从地上拿起相机,对准了吞吐肉棒的安洁。
  感受到了相机的闪光灯,安洁也立马看向镜头,笑着对镜头比了个V字的手势。
  许胖子检查起照片,照片里的安洁含着我的肉棒,一脸的快乐,许胖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真可爱不是么?她现在是那么的快乐。
  安洁的屁股也缓缓地蹭动许胖子再次雄起的肉棒,许胖子打开了拍摄模式,用手慢慢把小家伙的内裤拉下。
  随着镜头不断变换角度,安洁那光滑无毛的柔嫩下体,许胖子黄色大手在哪巧克力奶色的皮肤下是如此的突兀,镜头下的肉棒抵住了安洁的小穴,随着龟头蹭动阴唇的皱褶,然后直接刺入抽动起来。
  ‘啊哦……好疼,好痛!’‘我也有点夹得疼,怎么男方也有点疼,不对?好爽!’‘啪……啪啪……’被许胖子肉棒插入的小家伙浑身颤抖,第一次口交才犯的虎牙伤丁又出现了,感觉到身体的快感伴随疼痛从下体疯狂涌出,小家伙显得有些慌乱,这样的冲击下连思考都变得困难,我抬起小家伙的下巴,现在她需要的不是继续给深爱的哥哥口交,而是鼓励。
  我用力吻住小家伙,右手紧紧握住安洁的手掌,两人十指相扣。
  ‘吸……溜’许胖子的初战反而让我刮目相看,估计是前面来了一发的缘故,也更加持久。
  通过安洁的身体,我能感受到许胖子的每一次拉出插入,安洁那未经人事的腔肉挤压是多么美味,一想到等下许胖子会在我的挚爱里内射,我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享受事后安洁的狼狈小穴了。
  怀里还在和我接吻的安洁愈发的扭动起来,有些地方开始痉挛,随着徐胖子一声怒吼,加速了下体的挺立。
  ‘……啪嗒啪……啪……啪’受到刺激的安洁吐出我的舌头大叫起来。
  ‘啊……啊……哥哥!哥哥!许叔……叔!叔叔!’‘叔叔在这里,安洁不怕!叔叔在哦!爽’分不清到底是爽还是初次做爱带来的疼痛,小家伙只好疯狂的叫含着我们两的名字。
  数秒后,许胖子这个初哥,不知道射出了多少储存多年的子孙液,精液直接从两人的性器交合处溢出,肉棒从安洁小穴慢慢抽出也带出了一大泡的红白相间的精液泄落在床上,整个人都趴在安洁的背脊休息,大手抓住那对不科学的巨乳揉捏。
  刚完成人生第一次做爱的两人都还在回味在这场性爱的余味,我把精神恍惚的安洁小宝贝抱得更紧了,不停吻住白色短发鼓励她。
  良久,安洁才回过神来,死死抱住我的胸膛,想小猫不停蹭着主人。
  ‘哥哥,好疼,但是又好爽,我记得书上说只有第一次才会疼,以后就不会了,原来做爱是那么爽的事情么,难怪人人都想找漂亮女孩子做爱,想找大鸡巴做爱!
  我感觉小穴热热的,好温暖,是许叔叔的精液都留在里面了么?难怪哥哥的小电影里面都不做安全措施,戴套子肯定没有这么爽的对么?
  许叔叔的肉棒感觉没有想象的那么舒服!一会太快,一会太慢,动作还大!
  好想,好想知道哥哥的肉棒是什么味道的,其他的陌生人叔叔又会是什么味道呢。’‘啊……呜’‘安洁难……道不喜欢叔叔……的肉棒么!’听到小家伙明明爽的不行,还要吐槽自己不行,许胖子的手指插入了安洁的小穴,没有突然停下,因为那样安洁就不爽了,自己怎么舍得,只是大手加重了力度,揉捏那对巨乳刺激着小家伙的G点,不一会,休息了的肉棒再次插入了小家伙狼狈的小穴。
  ‘啪啪哒……哒哒……’‘呜……又……又来了,哥哥,哥哥!’小家伙显然是食髓知味了,不过也不怪她,毕竟小家伙在我的身边已经享受过一切财富带来的快乐了,现在显然是体验人类肉体与精神的性爱结合,与他人做爱了。
  我轻吻小家伙亢奋的小脑袋认真说道,‘安洁喜欢就好,但是也别太沉醉其中了,安洁是为了体验不同爱才去享受和不同男人做爱的,而不是为了刻意和别人去做爱说去体验爱的。’‘那……哥……哥哥也是……这样么?许……许叔叔,慢……慢点,用……用力!’‘啪啪……啪啪!啪!’‘当然,哥哥很爱姐姐,姐姐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明白爱也是能够有大爱的,我爱姐姐,其他人也可以爱姐姐,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安洁觉得哥哥和许叔叔一起爱安洁,一起和安洁做爱,安洁不开心么?’‘嗯,开心!……和许叔叔做……做的……啊呼……时候好舒……服!我明……白了!’听见安洁夸奖自己,许胖子的肉棒速度再次不自觉上升了一个档位。
  ‘哥哥……和许叔叔就……疼!疼!叔叔,叔叔说……了慢点!像哥哥做的饭,啊……相爱的我……我们每天都是必……需品,而其他的陌生人……叔叔就……啊啊……像是料理,每天都……想吃不同的!’‘这个比喻还行,算你合格了,你那,许哥?’梅开二度的许胖子见小家伙说完,也连忙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是这么觉得,林董,淫妻也好,绿妻也好。
  都是一种爱着对方的体验,淫妻癖希望妻子被更多人所爱,享受性爱。
  绿妻则是另一个层度满足妻子的精神肉体需求,一种无私的爱的奉献。
  这都是不同的爱而已,我觉得现在的我深爱着安洁,只要她开心,我就开心,她想吃什么菜,我就去找什么菜,爱本质上就是一种奉献对么。’果然,许胖子这种家伙比博哥灵活多了,一点就通,难道我给博哥的压力太大了?这是结束了给他升个官,放个假好好休息,要是我的雯雯回来了,四人一起去度个蜜月也不错。
  说起雯雯……
  ‘啊哦……好……好舒服!叔叔!最……最爱叔叔了’想到这里,我低头看向下被许胖子不断抽插的小家伙,认真地说道。
  ‘安洁愿意帮哥哥,把姐姐找回来么,告诉姐姐哥哥的这份爱。’‘嗯……’‘啪!啪!啪……’享受许胖子抽插的安洁似乎已经进入状态,哪怕她很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的话语认真起来,但总是被许胖子顶了回去,只好轻吻了下我的嘴唇来表示。
  看到小家伙这么努力,我想了想干脆今天玩嗨点,做一件我天天梦寐以求的事。
  爬下床从桌子上拿出一瓶药自己吞服了一粒,随后丢给许胖子示意也来上一粒,然后拿出一瓶透明润滑液在安洁的眼前晃了下。
  看着一脸懵懂的安洁,我示意两人停下,虽然许胖子正嗨的不行,但是我的话依旧不敢违抗,直接精门一开,又射了大量精液在我的宝贝体内,随后把肉棒从安洁的腔肉里抽出来,小穴阴道里的大量精液也被直接带出,安洁则是有些不开心,毕竟自己正爽,可提出的是自己最爱的哥哥,还是埋怨的看向我。
  我笑了下,挂了下安洁高挺的小鼻子,接受了小家伙的抗议,然后说道。
  ‘既然第一次都交给了对方,要不要试试3P?’安洁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她想起我电脑里的片子,大部分都同时包含了淫妻,丝袜,群P等元素,自己的哥哥现在提出来也不算奇怪。
  许胖子深呼一口气,这有些太刺激了,刚在自己女神身上完成了第一次,现在还要玩3P。
  看见许胖子的下体龟头紫色再次充盈,我就知道,没有人可以抵挡群P自己的挚爱的诱惑,没有人!
  把润滑液递给许胖子,示意她在小家伙的菊花倒上一点润滑下,至于许胖子则是完全不用,他的肉棒满是白浆,上面全是他的精液和小家伙的分泌物,至于干净不干净,小家伙这个非人类,那还有人类的吃喝拉撒需求,每天吃饭也只是和我日常任务,和超人一样晒晒太阳就行。
  我则是拿出几台相机在许胖子的语音指挥下摆好角度,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
  小家伙看着许胖子不停用满是润滑液的手指对着自己的粉嫩菊花不停深入,想要爬过来低头含住我的肉棒,我直接挡住了小家伙的嘴唇,指了指我的嘴唇。
  ‘真真的3P哦!不是口交加后入的那种,小穴菊花都做好准备好好享受哦!’听到这里安洁反而有些害怕了,毕竟第一次还是有些疼的,刚才就是,哪怕现在留给她的只有爽的感觉。
  我重新躺在床上,有些坏笑的低头在安洁耳边用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知道哥哥为什么想要安洁的第一次给别人么?除了哥哥喜欢以外,因为第一次都会疼的,哥哥不想让安洁第一次的疼痛回忆是哥哥,哥哥希望和安洁的所有回忆都是快乐的!算是哥哥的小心思吧,原谅哥哥好么?’‘不原谅,哥哥这辈子都要好好补偿安洁来弥补过失!’看着小家伙的言论,我真是太爱这个家伙了!啊,我的小家伙!
  ‘林董,涂得差不多了。’许胖子的话传来,我示意安洁爬到我的身上,小穴口还有许胖子的精浆从上面滴落到我的肉棒,然后对准了安洁的小穴,随着小家伙的身体坐下,我也直接向上挺立,二十厘米左右的巨根直接整根插入了我的挚爱身体之中,我的小家伙体内。
  安洁死死地抱住我,闭眼感受身体被我带来的充盈感,随着‘啪!啪!……啪’的声音传来,小家伙也只用两人才能听见的语气说道,‘现在我们终于合为一体了,哥哥!’随意抽插了几下,好让小家伙先熟悉我的尺寸,不然以后和麦克那种级别做爱的尺寸她怎么去好好享受,就当是提前预习了。
  见我停下点头,许胖子对准了安洁的菊花慢慢地插入。
  隔着一层肉膜,我甚至能感觉到许胖子的肉棒的抽动。
  老实说这也是我第一次真真意义上的3P,没遇见雯雯前,我都是去各种酒吧找女孩子一夜情的,当然物质金钱也不会亏待她们,她们也是为了这个,再说了我这长年健身的身躯加小帅面容,也是绝对不亏的各取所需。
  以前的3P也就是和隔壁集团的李总一起3P他的小女友,不过也只停留在一人插穴,一人口交的地步,嫂子不同意两人是一点念头都不敢,不过这种事情也需要慢慢来,指不定哪天就能真的这么玩,想起老李,他算为数不多的同道中人了,因为我们两都发现对方是淫妻癖,当年甚至确定了一定帮对方养野种的约定,真想和他一起3P我最爱的雯雯,我最喜欢她坐在我身上起伏的体位了,不过现在吗?还是别想那么多了。
  随着许胖子缓慢进入,安洁的白丝美腿也是直接向后在了许胖子的大腿上,好让他的肉棒更加的深入。
  ‘呼……呼……轻点,叔叔,有点疼!’‘安洁真棒!……弄疼你了么?呼……好……安……洁的菊穴……也好TM舒服!’开苞过后被我肉棒填满身体的安洁对待这方面的忍受能力有了很大的进步,不像刚才一样一直说疼了,随着许胖子继续深入,最终整根进入了安洁的菊穴。
  看见许胖子从背后伸出大手,直接把趴在我身上的安洁拉到他的胸上,狠狠揉捏胸前的乳肉,吻住了安洁的嘴唇把舌头伸了进去,开始慢慢抽出插入,见安洁也用双手向后搂住了许胖子的脑袋,我也不客气的两手抚摸起安洁修长滑嫩,充满活力的巧克力奶大腿,时而在哪嫩的出水的皮肤抚摸,又不时滑弄到白色丝袜上。
  不光是享受这次3P性爱,我也能尽情享受已经被许胖子耕耘过的处女地,过足丝袜瘾的两手环住那已经有些泛红的柔嫩腰肢,下身开始像一台超级马达一样,展现了它的威力。
  ‘啪!……啪啪!……’‘啊,哥哥!叔叔!好舒……服!叔……叔慢点!慢点!……哥哥,哥哥的……比叔叔的……大多了!大……多了,但……但叔……叔更舒服……舒服!’‘啪啪!啪……啪!啪……’‘对了许哥,摄像机在拍么?’‘在在在!!安洁好棒!爽!’‘哥哥……叔叔不能协……啊啊啊!。调一下么,要……呼……么同步……下,要么快……快一点啊!’‘我说你手上那个!’‘在呢,在呢!安洁宝贝我加快速度了啊!’‘啪啪!啪……啪!啪……’随着三人的叫喊,抽插,做爱,我只知道今晚还很漫长,而我的旅途还在继续,今天成功3P了小家伙,而且圆满的把她的第一次都送了出去,我突然有了信心了,我想把这一切都呈现给雯雯,她那种理性的人肯定拒绝不了我的!一想到日后每天都能和别人群P,雯雯,她,小家伙。
  群P我的这三位爱人,人生真美好,一往如前不是么?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