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2.2--,同是月下的寂寞

淫徒修仙传第二部 by 千年老五

2021-2-28 20:36

  车一直开到了核爆区的尽头,这里几乎是背靠着山,山脚下不过百米宽的沙滩,一排平房沿着海岸线平铺开去,已尽夜半,只有昏暗的路灯,映着稀疏的几家灯火,在微微的海浪声中,漫无目的的摇曳着。。。
  「多谢王师傅了,送到这里就好了。」
  「没事,夜深了,古夫人嘱咐我一定要安全把你们送回家才行!走吧。」
  陆小柔无奈,只好和我并排走在前面,而桃木针早在下车的时候,就被我悄悄的放在空中,监视着身后的司机王师傅。。。
  很快就走到了路的尽头,一座平常的瓦房,瓦房后不远处是一个小小的码头,码头旁停着一架渔船,不大, 而瓦房门口亮着灯,显然在等着夜晚归家的人。陆小柔刚要推开门,门却自己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女人,穿着宽松的白色碎花的分体式睡衣,只是高耸的双胸和翘臀将宽松的睡衣撑的老高,女人的头发不长,刚刚过了肩膀,眉眼竟然和陆小柔七分相像,只是多了些岁月的风韵。那女人见到我们,高兴的说道,「小柔,小叶,你们总算回来了。快进来。。。这位就是王师傅吧,谢谢你送孩子们回来,进来喝口热热的鲜鱼汤再走吧。」
  司机王师傅哼了一声,「小事,我走了。。。」
  说着,竟然真的转头开车离去,我皱了皱眉头,难道是我多心了?
  坐在陆小柔妈妈家的客房床上,我捧着她妈妈刚刚送进来的一碗鱼汤,轻轻的尝了一口,「好鲜。。。」来魔都后,一个人居无定所,每天从健身中心下班后,就在附近的高校和居民区随便找个公园,打打坐,练练气,自己都快忘了,还有吃饭这么一回事。。。
  此时鲜嫩的鱼汤唤醒了味蕾,热热的汤水沿着喉咙流到胃里,看着虽小却干干净净的客房,心中一股久违的暖流淌过,这就是家么。。。
  感觉到小院的淫灵气渐渐活跃起来,我起身走到院中,看着陆小柔和她妈妈卧室的灯都已经黑了,而她妈妈那边的淫灵气似乎更加活跃,桃木针欢快的从门缝飞入,只见白色碎花的睡衣扔在床角,大大的木床上,依稀可见那丰满婀娜的身躯,饱满的乳房上两颗乳头,犹如熟透的红枣一般傲然挺立。。。其中一个被一只手握在掌心,不停的蹂躏着,而另一只手,则被双腿紧紧的夹住,不停的晃动着。。。
  我心里觉得有些可惜,夹紧的双腿挡住了花丛的春光。。。正想着什么时候她才会轻轻岔开,却听见一声娇喘,接着,那挂着淫水的手,伸进了枕头下面,拿出了一根擀面杖,接着,擀面杖的一头就消失在了花穴之中。。。我看得出神,龙根高挺,都忘了使用淫灵法术助兴,也忘了是不是应该看看旁边房间的陆小柔,是不是也用擀面杖?
  一直看到陆小柔妈妈高潮过后,夹着擀面杖安然的入睡,我才发现陆小柔也早就睡了。。。月光洒下,给海边的小院镀上一层淡淡的银光,我的影子在地上孤零零的随风轻轻晃动着。。。叹了口气,收起桃木针,拉开后院的小门,一个人慢慢的走到了海边。。。
  那里一个不过20米左右长的木质码头,停靠着一艘小小的渔船,我走到码头尽头坐下,眼前的海面,漆黑一片,只有月色洒下的点点银光,映着天上的群星,神秘而寂静。。。难道修仙注定孤独,注定没有家么?轻烟,小花,玲珑,你们都还好么?樱子,紫诗,红颜,我们的因果好像还没完全了了?蓝。。。小姨,你是喜欢穿警服,还是喜欢扮仙女,或者皮衣才是你的最爱?
  我运起「分灵控物」的法术,一边卷起淫灵气,一边荡起木灵气,化作两个小人的样子,在海面上相互嬉戏玩耍,木灵跑,淫灵追,追上了就会纠缠在一起,演化着不同的姿势,我的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最后淫灵气和木灵气竟然被我拢成了一个阴阳图,悬在海面上缓缓旋转。。。我从淫思中醒来,看着眼前的淫木阴阳图,心中一震,阴阳九转,成了么?
  「半夜了,一个人坐在这里,睡不着么?」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陆小柔的妈妈,还是那身白色碎花的分体式睡衣,光着脚丫,手里拿着两个酒瓶,在我旁边坐下,将一瓶酒递给我,说道:「尝尝,我自己配的」
  我接过酒瓶,「谢谢俞姐,这里的景色好,俺以前没见过,想多看看。。。」
  「我是小柔的妈妈,老了,你叫我阿姨没事的。」俞姐喝了一口,随意的说道。
  「没有,俞姐看上去30不到。。。是俺吵醒俞姐了?」
  「我半夜起来。。。,看见你坐在这,一个人,其实我每天晚上也都会坐在这里,一边看着月亮,一边喝上两口的。。。你想家了?」
  「嗯。。。」,我喝了一口俞姐给的酒,入口有些酸,有些涩,那味道挂在喉咙,久久不肯散去。。。
  「怎么样?酒是不是有点苦?」
  「嗯。。。不过我喜欢」,说着,我又喝了一大口。
  「小柔那天在动车站采访你的新闻我看了,你说想三年内追上我们家小柔?」
  「不是。。。」,我挠了挠头,「随便说说玩的,配合一下小柔姐的采访而已,像她那样的城市女孩,我这种农民工怎么有机会?」
  「哦。。。我也不知道小柔现在在忙些什么,其实她也不过就是个渔家女孩。。。你看这艘渔船,是10年前,小柔的爸爸跑到核爆区里挖矿,挣了一笔大钱买的,那个时候我是真的30出头,他说送给我,以后他就和我可以一起出海打鱼了。。。」
  俞姐的声音轻轻的,飘在空中,我只静静的听着。。。
  「他还给这渔船起名叫--渝柔号。小柔可喜欢了。。。可是后来他得了重病,很快就走了。。。剩下我和小柔,每天开着渝柔号去打鱼。。。哎,什么城市农村,还不都是劳累的命。小柔现在就好像她爸爸当年一样,就想使劲挣钱。。。我虽然不知道今天她发生了什么,但是谢谢你帮小柔解围。」
  说完,俞姐扭头看着我,我也迎上俞姐的目光,丝毫不退让。。。因为自始至终,陆小柔都没跟我说声谢谢。。。
  叮的一声,酒瓶相碰的声音划过夜空,「干!」,两人相视一笑,酸涩的酒再次穿过各自的喉咙,月圆依旧,夜风吹着浪花,轻轻的摇曳着一旁的渝柔号。。。
  俞姐跟我讲著明天出海打鱼的各种事情,她坐在我的身边,我似乎被一种很温暖的感觉环绕着,偶尔说个小笑话,逗一逗俞姐。。。终于,俞姐拍了拍我的肩膀,「不早了,我先回去睡了。。。」说着站起来,转身离去。。。
  我回头看着俞姐的背影,丰满的翘臀随著有些微微醉乱的脚步,随意的晃动着,在沙滩上留下一串乱乱的脚印。。。我一口喝干了所有的酒,叹了口气,这真是:
  卿本佳人婀娜妆
  嫩花柔蕾无人尝
  把酒思淫空对月
  可怜红杏守孤房
  心中对明天出海有了一丝期待,我索性将高高翘起的龙根释放出来,对着月亮,引导着四周的淫灵和木灵气,运起「分灵控物」的法术,将淫木灵气再次聚成阴阳图的样子,经九转才缓缓由龙根倒入体内。运行灵脉周天,当淫木灵气同时到达丹田的时候,心中突然产生了一股明悟,体内的木灵气的气旋缓缓散开,和淫灵气形成阴阳图,渐渐结合在一起。。。
  一夜行功,直到天蒙蒙亮起,体内木灵淫灵终于完全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四个气旋。。。我看着自己周身淡淡的灵压,感觉超过5层的样子。。。放出桃木剑,飞入海中,那速度竟然比在十几天前在空气中也差不了多少,我又放出了阴阳洞天,化成棒槌在水下追着桃木剑,分灵控物,剑跑棒追,玩得不亦乐乎。。。
  眼见初升的太阳给天边镀上一层金色的粉红,驱散了月夜下一望无际大海那寂静的神秘,一下显得生机勃勃。我收起桃木剑和阴阳棒槌,感觉到修为更进一层,心中不禁豪气冲天,对自己的修仙路充满了期望。
  「小叶,你真的在这里坐了一夜?」
  看着身边的俞姐,穿着一身白色的潜水服,紧紧的包裹着丰满婀娜的身体,我笑了。。。
  「嗯,我在老家跟一个老师傅学了太极,晚上打打拳,吸收天地元气,不用睡的。。。」
  「瞎讲,年轻人身体好,一天不睡是小事,老不睡身体怎么受得了!来把这个穿上!」 俞姐递过来一套黑色的潜水服,按照昨夜她和我说的,出海打鱼的必备,遮阳挡风保暖防水。。。只是有点紧,龙根被裹着,高高的一大陀,俞姐撇了一眼,嘴角露出了怪怪的笑容,只装没看见。 随着嘟嘟的马达声,渝柔号掀起浪花,驶入大海。
  第一次出海的我,看着渐渐远去的海岸线,魔都的高楼越来越小,很快消失了踪影,偌大的海面上,只有渝柔号,和穿着紧身潜水服的两个男女。
  俞姐递过一瓶酒,「来,干!」
  「这算不算酒后驾。。。船?」
  「船都是自动的,设定好捕鱼的目的地就好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呢,渔网也是自动洒下,我们只管放诱饵,然后收网而已」
  船头的甲板上刻着「渝柔号」三个字,我跟俞姐坐在那里,喝着酒,随意的聊着。。。很快到了捕鱼的区域,只是第一网里面只有不到十只而已,俞姐摇了摇头说道,「这还算好的,有的时候一条也没有。。。」
  当她准备再次撒下鱼饵的时候,我心中一动,拿起一条鱼,暗暗的注入了一点淫灵气,随手扔入水中,不过20分钟的样子,感觉到水下生灵气息渐渐活跃了起来,却听见俞姐惊叫道:「天啊,怎么这么多,今天碰到鱼群了,小叶,快,快,跟我收网!」
  这一网下来,竟然有上百条,我心中一乐,「淫灵,其实谁都喜欢。。。」
  将网里的鱼一条条的放入木盆,再放进船舱,看着俞姐兴奋的脸庞,我忙得不亦乐乎,刚处理好一半的鱼,我就听见嗵的一声,赶快跑上甲板,只见俞姐倒在地上,脸色惨白。。。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突然一道黑影闪过,却被我的护体灵罩挡在外面,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条一米多长的如大腿一般粗的蛇状怪鱼,咬住了我的小臂,红光一闪,桃木剑将那怪鱼劈成两半,只见掉在甲板上的怪鱼,两颗尖牙像蛇一般,闪着绿莹莹的光芒。。。
  我赶紧抱起昏迷的俞姐,跑进船舱,此时俞姐已经昏迷,我顾不得许多,拉开了她胸前的拉链,才拉开到小腹的位置,那一对豪乳就蹦了出来,只是连那黑褐的乳头,都几经失去了颜色,变得惨白惨白的,如枯萎了一般。。。
  我赶快退下俞姐潜水服,此时俞姐一丝不挂,浑身上下一片惨白,我想起古亭医经里关于解毒的内容,一咬牙,说了句得罪了,两根手指破开花唇,完全探入了花穴之中。。。
  习惯了擀面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双腿紧锁,花瓣围绕挤压了过来,我的淫灵气从手指而出,经俞姐花瓣灵脉末梢,进入俞姐体内,而我的另外一只手,则在俞姐的身体上,引导着淫灵气运行在俞姐的灵脉中。。。
  没有炼气的凡人,灵脉是枯竭的,灵气无法大规模进入,只能一点一点的被引导。。。我的手指沿着灵脉,从俞姐的耻骨一点一点的游走于她的全身,就像轻抚恋人的身体一般,是欣赏,是留恋。。。
  慢慢的,淫灵气从灵脉渗入血脉,在我手指的引导下,将毒素一点点的逼向被咬的地方。。。黑色的血液缓缓的从傲人的翘臀上那两个小小的牙洞中流出。。。
  俞姐的皮肤也渐渐恢复了颜色,只是人依旧昏迷,双腿依旧紧紧的夹着我探入她花穴的手臂,花穴里面却已是溪水潺潺,。。。
  不知抚摸了俞姐的身体多少遍,翘臀上流出的血终于恢复了鲜红的颜色,俞姐胸前的两颗嫩枣也终于再次傲然挺立。。。
  我停止运功,从手指尖逼出两滴血,富含生命精华的血液流入那两个牙洞中,伤口很快愈合如初,我抹去血液的痕迹,那一对翘臀,圆圆的,饱含弹性,闪着生命的光泽,再无一丝瑕疵。。。
  我正欣赏着俞姐的身体,突然觉得船舱底部火灵气一下狂暴了起来,我心叫一声不好,扑在俞姐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全身护体灵罩拼命运转,护住我和俞姐。。。剧烈的爆炸震荡波传来,渔船被炸得碎片翻飞,我借着气浪抱着俞姐飞了出去,停在半空。。。
  爆炸产生的一切破坏被挡在护罩之外,怀中赤裸的俞姐已被惊醒,看着被炸成碎片的渔船,如梦初醒,喃喃的问道:「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