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2.3--,烈火干柴的碰撞

淫徒修仙传第二部 by 千年老五

2021-2-28 20:36

  听着俞姐轻声的询问,心思急转,我还是大意了,这显然是昨夜那个王司机干的,设定上午十点爆炸,将出海捕鱼的两人无声无息的干掉,不留痕迹。。。没有在家中动手,显然是想留下陆小柔的性命,让她生不如死,那古夫人竟是如此歹毒的女人。。。
  「我的船。。。」
  「俞姐,刚才你被一种罕见的毒海蛇咬了一口,昏迷了。。。然后船就炸了,可能是发动机漏油了吧。。。」
  「我们,我们怎么飘在空中?你。。。是什么人?」
  此时的俞姐一丝不挂,被我紧紧的搂着,可是她竟然脸一点也不红,一点也不羞涩,只是瞪着大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好像要把我看穿一般。。。
  「我。。。我不是告诉你了,我和一个老师傅学了太极,我会气功。。。」
  俞姐用手摸了摸自己被咬的地方,「我记得这里被咬了一下,很疼,好像快扎到了骨头,现在怎么没有伤口?」
  「我帮你把毒都吸出来了,伤口也处理好了。。。」
  「是。。。用这里吸的么?」,俞姐说着,抬起头吻住了我的嘴唇。。。她的唇,软软的,厚厚的,怎么吻都吻不够。。。
  俞姐伸手,将我那黑色的潜水服的拉链拉开,一直向下,直到龙根凶猛的弹出,她的小手握住龙根,轻轻的套弄着,另一只手勾着我的肩膀,香舌伸进了我的嘴里,和我火热的舌头搅在了一起。。。此时我完全不需要催动任何法术,自然而然激发的淫灵,在我的护罩里,欢快的环绕着我们两人,尽情的飞舞着。。。
  终于俞姐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双脚将那黑色的潜水服蹬了下去,然后盘住我的腰,双眼迷离的看着我,轻声的问道:「你昨晚在码头,为什么不要了我?」
  「呃。。。我其实很害羞。。。」
  「那早上开船,只有咱们两个,喝着酒,吹着海风,朝阳之下,你。。。又在等什么?」
  「我。。。第一次出海捕鱼,很紧张,怕搞砸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真的不想追我们家小柔么?想好了么?」
  「我更喜欢小柔的妈妈。。。」
  此时海天之间,只有一对赤裸的男女,充满欲火的双眼毫不相让的对视着。。。
  我双手拖着那极富弹性的翘臀,轻声说道:「这就是我的答案!」随着话音,龙头昂首,破开花唇,探入那干涸已久的幽径,一下直抵凤宫。。。就那样停在那里,俞姐的花道一下下的收缩着,好像要使劲夹住着火热的龙根,永远的将它留在里面,因为那再也不是硬邦邦的没有温度的擀面杖了。。。
  我没有一丝的动做,任凭俞姐按自己的节奏,缓缓的摩擦着。。。花瓣干涸了太久,只能慢慢的唤醒,就像春风化雨一般,缓缓的苏醒,缓缓的恢复生机。。。
  由于常年没有阳气的滋润,又被擀面杖每日折磨,自捅产生的高潮过后就是无尽的空虚,空虚过后则是下一轮的折磨,如此往复,花瓣长期处于高度紧张敏感的状态,稍稍刺激就会直接冲向假高潮。。。俞姐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还没有几分钟,就一阵痉挛,接着就像一滩软泥一般,贴在我的身上。。。
  我依旧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紧紧的抱着她,让她在我的怀里好好的休息着,过了一会儿,俞姐抬起头,「你。。。抱着我这么飘着,累不累?」
  心中一暖,我摇了摇头,感受着护罩内浓郁的淫灵气,笑着道,「抱着你,淫动力无限,不累。」 说着,龙根在花穴中轻轻跳了几跳,
  俞姐悠然的轻笑了一下,「刚才太急了,放我下来。。。」
  我降下身形,躺在刻着「渝柔号」的甲板碎片上,俞姐跪在我的双腿间,看着我嫣然一笑,满眼妩媚,低下头将龙头含在嘴里,用火热的舌头轻轻的舔着,海浪随着微风,窄小的甲板上,龙根被两片红唇反复的抚摸,敏感的神经,欢快的跳跃着。。。
  我让俞姐转过身来,双手扶着她的腰,那充满渴望的花穴就在眼前,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淫水应声缓缓滴落。。。落在我的舌尖,好像还有点甘甜。。。这就是「舌尖上的淫花。。。每滴花汁各不同?」
  还是第一次尝试69,俞姐皮肤的弹性令我惊讶,双手从脚尖一直抚摸到双臀,最后在小小的菊花处相遇,挑逗一会儿,又沿着双腿抚摸到脚尖,如此往复,而俞姐的手则一直捂着我的阳丸,暖暖的就像沐浴在冬日的暖阳中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舌头似乎都有些麻麻的,而龙根花唇却早就跃跃欲试了。。。俞姐转过身,张开双腿,跪坐在我的身上,龙根顶着花唇,俞姐微微一笑:「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输。。。」
  说着轻轻下坐,花穴再次完全吞噬了沾满了俞姐自己口水的龙根,我依旧还是任凭俞姐按照自己的节奏,配合著她。。。这个时候,她的身体她最清楚,这种姿势,力度节奏都由她掌握,我有意的让淫灵根避开了她的水点,以免她又过早的高潮。。。
  俞姐身体的韧性令我惊讶,她时而上上下下,时而摆动腰肢,两颗褐色的乳枣,被我的手指夹住,不断的玩弄着。。。正午的阳光映着浑身上下的汗水,给俞姐的身上镀上了一层金光。。。俞姐微微闭着双眼,十个指头和我的双手紧紧纠缠在一起。。。
  终于,不断的积累到达了临界点,我坐起上身,将俞姐搂在怀里,淫灵根完全勃起,一次又一次的划过水点,四片嘴唇纠缠在一起。。。龙根终于开始发动起最猛烈的攻势,既然高潮无法推迟,那就让它来得更猛烈吧。。。
  随着俞姐忘情的叫声,一波又一波的生命精华从两人相接的地方荡漾出去,良久不歇。。。
  「还好,终于把你弄射了。。。」,说着,俞姐就像一滩烂泥一般,靠在我的肩头,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睡了过去。。。
  我紧紧的抱着俞姐,轻抚着她的后背,淫灵气从依旧停留在俞姐体内的龙根处慢慢流出,顺着灵脉滋润着俞姐的身体。。。
  「渝柔号」的木板,漫无目的的在海上飘着,我也不知该怎么办,海上无论是淫灵气还是木灵气都不充足,我凝神内视,淫木灵气的四层气旋依旧,就像绿叶上布满了银色的沙粒一般,充满了生机,也充满了神秘。。。这应该就是变异灵气了吧?
  而最有趣的是阴阳五行盘,竟然分成了两层,各自朝相反的方向旋转,而水木两段竟然同时壮大了不少,难道俞姐是水木双属性?水木成医,是医灵根,只是我好像先「妙手回春」了一次。。。
  阴阳五行盘能够分成两层,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一般最多一个小境界一层,玉临风说他修到金丹后期不过分了6层,如果每一个小境界都分一层的话,一个大境界可以分三层,到金丹后期最多可以分九层。。。
  现在阴阳五行盘分为两层,可以各自独立旋转,「隐密灵踪」的法术就可以更进一步,通过两个阴阳五行盘调整旋转速度,从而模拟不同灵气的灵压,不但可以隐藏修为,还可以加大灵压吓唬人,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开探查阵法,这么淫荡的法术,当然是为淫修所设计。。。
  还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通过不同速度的运转,使得不同属性的五行盘重合,从而可以使用变异灵气法术,比如金木为音,水火成风,等等。。。只是现在我还没有找到任何其他系法术的修行方法。。。
  心中欢喜,龙根大悦,在熟睡的俞姐体内又跳了几下,俞姐随着细腰轻摆了几下,头枕着我的箭头,依旧甜甜的睡着,只是双手还紧紧的勾着我的脖子,双腿还紧紧的盘着我的腰,把我紧紧抱在怀里,就像抱着珍惜一生的宝贝一般。。。
  我又紧紧的搂了一下怀里的女人,刚才到底是她满足我,还是我满足她?如果她不主动,我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
  想着,我心中又是一叹,我到底适不适合淫修呢?来魔都十几天,我不过就是好奇的玩玩偷窥,对任何女人都没有使用淫灵法术去勾引,哎,毕竟淫修不是淫魔。。。
  摇了摇头,苦笑一下,收拾好心情,运转阴阳五行盘,开始修习「隐密灵踪」。。。只是依旧抱着怀里的美人,各色灵气环绕,那种感觉很是奇妙。。。
  终于,俞姐渐渐醒来,发现自己坐在盘腿运功的我的身上,而花穴依旧被龙根塞得满满的。。。缓缓的说道:「小叶,我知道,你其实是一个修仙者。。。」
  我心中一震,俞姐嘴角一扬,「这在东埔渔村,并不是什么秘密,小柔的爸爸,就是去核爆区挖灵石矿了。他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保密的。。。但他还是都告诉我了,他说修仙的人,真的可以飞,可以隔空驱物,所以你抱着我停在空中,我就知道你是修仙的人。。。」
  「俞姐我。。。」
  「你就算是修仙之人,也终究是个孩子,小柔的爸爸说,修仙之人把自己当成人上人,看凡人的态度就像凡人看牲口一样。。。只是为了挣钱,小柔的爸爸自愿进入了最危险的矿洞,他那天说他挖到了很珍贵的灵石矿。。。挣了一大笔钱,可是不到一个月,他就撒手去了,只留下了一个渝柔号。。。可惜今天被炸成了碎片。。。」
  「俞姐,我。。。」
  「你。。。还是个孩子,但绝不是个农民工,你也是有故事的,没有故事的人,不会半夜坐在海边的码头发呆。。。小叶啊,你和小柔爸爸说的修仙者不一样,你连做爱都那么温柔,那么体贴,连小柔的爸爸都做不到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相信你。。。」
  说着,俞姐轻轻抬起娇臀,让龙根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然后缓缓坐下,一插到底。。。「来吧,小叶,我准备好了,让我看看你能有多狂野!」
  经过淫灵气几个小时默默的滋润,俞姐就像再次盛开的鲜花一般,将自己的淫荡完全绽开。。。我双手托着那充满了弹性的双臀,不断的上下震动着,虽然俞姐在上,可是抽插的深浅,力度,频率却是完全由我掌控。。。胸前的红枣被我含在嘴里,身下的花蕾,水点,花瓣,凤宫被不间断全方位的狂暴的蹂躏着,俞姐在大海上放声的叫着,淫水哗哗的流下,顺着我的大腿,沾满了「渝柔号」的木板,又接着流入了大海。。。
  终于,一个小岛浮现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我站了起来,突然想起了那日热力瑜伽室里被我的「并蒂淫思」弄的欲火焚身的两个女人,一反手将抱着我的俞姐翻了过来,变成背对着我,两条大腿依旧夹着我的腰,小腿向上弯曲,贴在我的后背上,我双手抓着俞姐的手腕,向后一拉,俞姐的上身向后拱起,就像一个反写的C字一般,龙根深入花穴,两层阴阳五行盘缓缓转动,勾起水火灵气,掀起微风,吹着我的后背,「渝柔号」的甲板掀起水花,向那小岛飞驰而去。。。
  「我要飞了么。。。」俞姐忘情的叫着,「我飞起来了,真的飞起来了。。。」
  龙根狂野的抽插着花穴,俞姐摆着头,秀发划过红润的脸颊,两颗挺立的红枣,傲然的指引着「渝柔号」的方向,我悄悄的放出了阴阳图,在一旁默默的记录着一切。。。这姿势是属于俞渝的,就叫「海上背飞」吧。。。
  「渝柔号」的甲板终于冲上了小岛,而龙根也终于再次在俞姐的身体里忘情的爆发了,精液淫水在凤宫交汇,比刚才更多的生命精华再次荡漾开来。。。
  躺在沙滩上,俞姐枕着我的肩膀,安详的睡了。。。而我却是越做爱越精神。。。小岛不过百米方圆,上面一些稀疏的灌木,此时只有我和俞姐,我放出了桃木剑和阴阳棒槌,运起法术,习练隔空驱物,无奈没有任何剑法刀法棍法,打斗之术只会空手搏击,此时桃木剑和阴阳棒槌到像是两个人互相对踢一般。。。倒也是虎虎生风。。。
  沉浸与练功之中,眼见日头西挂,俞姐终于缓缓醒来,见自己依旧躺在我的胸口,嫣然一笑,拍了拍我的胸口,「小冤家。。。睡着呢?」
  我收起法术,睁开眼睛,「没。。。俞姐你说渔船出事了,会不会有人来救援?」
  「会的,捕鱼的地点每天都有记录,如果下午1点还没有回去,又失去无线电联系,就会有搜索船来寻找,只是我们漫无目的的漂流了很久,搜索半径不小,所以运气好的话。。。估计日落前搜索船就能找到了。。。」
  「那现在还有一个小时?」
  「嗯。。。你还有力气?」俞姐满眼挑逗,话音未落,被我一把抱了起来,灵力护罩全开,带着俞姐冲进了海下。。。潜到海底,那里珊瑚成片,各色的鱼儿环绕着我们,落日前的阳光穿过海面,映着浅水下的珊瑚粉红一片。。。
  畅游在海下珊瑚群中,我从后面抱着俞姐,两只手握着那柔软饱满的乳房,龙根在花丛中嬉戏,「小叶。。。好美,真的好美。。。」
  越游越深,护罩的压力也渐渐增大,我停了下来,在俞姐耳边说道:「来,我带你飞。。。」
  说着,龙根一插到底,运起全身灵力,直直的向海面冲去,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两人带着水花,冲出海面,夕阳落下,天地之间,一片绯红。。。
  身前的俞姐,「背飞」于半空,浑身紧绷,从未有过的快感从凤宫花丛,一波波的传遍全身,经久不息。。。
  「修仙这么美么?这就是朝闻道,夕可死么?」
  「死什么死?修仙是为了长生,为了每天都会这样,最销魂的一次做爱,永远是下一次!」
  半空之中,海天之上,俞姐转过身,背对着漫天的落日红霞,看着我的眼睛,「喃喃说道,最销魂的一次做爱,永远是下一次么?小叶。。。」
  说着,毫无顾忌的一对孤男寡女,忘情的亲吻着对方,都要将这一刻,在自己的记忆中,留为永恒。。。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