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徒修仙传第二部

千年老五

武侠玄幻

月上中天,微风轻轻掀起海浪,静静的冲洗着沙滩。。。在离海边不远的一座高楼的四层,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2.4--,夜幕之下的袭杀

淫徒修仙传第二部 by 千年老五

2021-2-28 20:36

  俞姐头靠着我的肩膀,和我一并坐在沙滩上,看着夕阳慢慢落下,安安静静的等着救援船的到来,只有海风吹起的浪花,在不远处的沙滩上调皮的互相嬉戏着。。。
  我从储物钱夹中拿出了那件写着「我爱乐都」的白色T恤,和那破了洞的牛仔裤穿上。而俞姐那白色的潜水服早和渝柔号一起炸得没了踪影,我只好把自己那件黑色的潜水服给她穿上,宽宽松松的,遮住了诱人的娇躯。。。
  终于,救援船的影子出现在海平线的另一边,笔直的向小岛驶来,劫后余生的两人,却向石头一般一动不动,完全没有马上就要被救援的喜悦。。。
  「小叶,我们回去后,就是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了,你明白么?」
  「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我想和你做什么,没人能管!」
  俞姐没有说话,只是站了起来,冲着救援船慢慢的挥着手,安安静静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救援船快速的驶来。。。
  船一靠岸,一个娇小的身影第一个跳了下来,踩着海水奔向俞姐,「妈。。。我总算找到你了!」
  陆小柔的双眼红肿,「没事的,有惊无险,船不知道怎么就炸了,好在我和小叶当时正在海水里游泳,小叶第一次出海,什么都新鲜。。。也正好救了我们,然后我们就靠着这块刻着渝柔号的甲板碎片,随风飘到了这里。。。别哭了,没事了。。。」
  俞姐说着我和她商量好的谎言,几人一起上了救援船,夜里的海风有些凉,陆小柔拉着俞姐进了船舱,而我则一个人坐在船尾,慢慢的梳理着过去二十个小时发生的事情:
  陆小柔和电视台的台长有问题,被台长夫人撞破,指使司机制造意外事故,杀掉我和俞姐,从而活生生的惩罚陆小柔。。。我不关心陆小柔和台长之间的事情,问题是现在我们这样回去,台长夫人恐怕还会再来。。。想到这里,心中一冷,不过是个两个练气,一个五层,一个三层,还真当我是泥捏的?
  从修为来看,我现在淫木灵气混合,都在四层,混合后的灵压甚至超过了五层。
  从法术来看,阴阳五行盘二层,可使用任何系的法术,可隐匿和改变修为。淫灵飞舞,并蒂淫思;隔空同时驱动两件武器分进合击;灵旋护罩,还有经大量生命精华洗练的肉体。
  从宝物来看,中品灵器桃木剑,还有神秘的阴阳洞天。。。
  哼,惹到我的头上,还要动我的女人!我要是还躲着,不如把龙根切了算了。。。心中想定,闭上双眼,缓缓的盘算着反击的计划。。。
  九点刚过,救援船终于停靠在码头,下了船,却发现码头灯火通明,陆小柔竟然让新闻摄制组在码头等着,一下船就采访俞姐的惊险经历,好在晚上十点的晚间新闻播出,这个女人也真是敬业。。。
  我没有太多的兴趣,在一旁等着。不一会儿,俞姐向我走来,而陆小柔则和录制组一起离开了。。。
  我跟着俞姐,两人一前一后,沿着海滩,默默的走向不远处的小院。。。
  月光,海面,微风,一切亦如昨日,只是那窄小的码头,孤零零的再也没有了小渔船的陪伴。。。
  走进院门,俞姐把门锁好,我转过身,刚要说话,俞姐一下跳起来抱着我,就好像多年不见的恋人,将积压的思恋一下全都释放了出来。。。疯狂的接吻,激情如火山喷发一般,将那我爱乐都的T恤,烧成了碎片。。。
  我抱着俞姐走进了浴室,温热的水流冲洗着两人的身体,汗水,海水,淫水,交织在一起,黏在身上,被一点点的溶解,一点点的流逝。。。俞姐的皮肤,终于闪着晶莹的光芒,充满了活力。
  俞姐背靠着墙,任凭我疯狂的蹂躏着那欢快的花穴。。。这一次,时间和空间似乎都不再存在,有的只有忘情交欢的男女。。。
  「我想飞,让我飞!」,俞姐转过身来,龙根从后面划过臀缝,回到花丛的包围,俞姐双脚轻轻一跳,双腿挂在我的要上,我顺手扶住那饱满的双乳,淋浴水流潺潺,从两颗褐色嫩枣的尖头轻轻低落,俞姐双手背后,勾着我的脖子,我就这样带着俞姐走到浴室正中,一边疯狂的抽插着,一边不停的旋转着。。。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分不清哪里是墙,哪里是门,一切都转到了一起。。。
  「飞了,飞了,我又飞起来了。。。」俞姐兴奋的笑着,叫着,快感化作一波波的淫水,浇灌着龙根,龙根生机勃发,精水从龙头怒射而出,冲进凤宫,点燃了最后的欲火,狂暴的快感如震荡波一般淹没了我和俞姐。。。
  俞姐终于全身脱力,双手双腿无力的下落,被我反手横抱在怀里,走进了卧室。。。
  宽大的床上,俞姐光溜溜的躺在我的臂弯里,小手还握着我的龙根,缓缓的抚摸着,「你这里不知道休息的么?」
  「啊。。。我练过气功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人?」
  「当然不,我看见俞姐你第一眼,心就动了。。。」
  「呵呵。。。不是心动,是这里动了吧。。。」,俞姐的手紧紧的捏了龙根两下,接着小声说道:「你那满眼的欲望,都不带遮掩的,其实我中毒的时候,意识是清醒的,那毒让我浑身奇痒无比,那是一种钻进骨头里的痒,我真的只想晕过去,可是意识却是清醒的,生生的受着折磨。。。突然间,一股清流从我的下体传来,接着那清流缓缓的在全身各处游走,所到之处,奇痒的感觉就会减轻,最后完全消失不见,而那清流还继续在游遍我的全身,弄的我。。。舒服无比,就好像久旱的土地,突然被春雨所浇灌一般。。。最后你就使劲的亲著我的屁股。。。然后我就觉得一股暖流从被咬的地方注入。。。好舒服。。。可惜接着就是一声爆炸。。。然后我就被你光溜溜的抱在半空。。。你这个小冤家,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真的不是随便的人,这么多年,我都没让那些臭男人碰我。。。你到好,才来了不到一天。。。」
  俞姐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终于缓缓的睡了过去。。。搂着俞姐,直到她熟熟的沉睡过去,已经快夜半十二点了,我轻轻起身,穿好那黑色的紧身潜水服,阴阳五行盘运转,水雾渐渐的将小院罩住,能见度不过几米的距离。。。桃木针在附在路边的草丛中,监视着唯一一条通向俞姐小院的小路,而我则站在码头的尽头,背对着小院,面向大海,身形隐入浓雾夜色之中,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灵力波动,整个人仿佛完全不存在一样,静静的等待着。。。
  不出二十几分钟,一辆轿车缓缓驶来,车灯穿过浓雾,变得昏黄不清,轿车停在路边,一个人走下车,环顾四周,皱了皱眉,看着四周的浓雾,好像有些疑惑的样子,迟疑了一下,最终轻笑一声,悄悄的向俞姐的小院走来。。。
  看着那身影离路边的草丛中隐藏的桃木针越来越近,我心如止水,默默数着:「一,二,三。。。」,三字刚落,那人离桃木针不过五米距离,只见嗖的一下,桃木针化作一把五厘米长的匕首,一下扎进了那人的小腹,尖头刚好刺破丹田气旋的外层,灵力如毒舌的红信一般,吞吐不定,只要我一个意念,那桃木匕首就会扎入气海,彻底废掉此人的修为。。。
  那人大惊,双手举起表示投降,同时四下环顾,想找到突然袭击之人。我传音过去:「来码头见我!」
  此时一击得手,心中并无什么欣喜之情,此人不过是个极其普通的跑腿级的修士,练气三层还未稳固,按照散盟的介绍,练气修士自身运动的速度是自身修为层数乘以5到10米每秒,而灵气驱动武器攻击的速度一般是自身运动速度的2到3倍。按照这个公式计算,练气四层的极限应该是120米每秒,我在小岛上的时候,可以同时驱动两件武器,速度大约大100米每秒左右,所以我应该属于高手级的。。。而眼前这人,最多是普通级,我又是伏击,还使用的是中品灵器,如果不一击得手,反而奇怪。。。
  此时那人已经走到码头前,离我约20米左右的地方站好,我此时调整阴阳五行盘,露出的是练气9层的灵压,想以此震慑此人。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此人竟然没有一丝害怕,表情非常平静,似乎有恃无恐的样子,对我一拱手,说道:「这位仙友,在下玉清门古家外门执事---王汉,不知仙友和这两个凡人的关系,多有得罪,在下愿意献出储物袋,从此不再纠缠这两个凡人,就此揭过此事,不知仙友意下如何?」
  我此时背对着王汉,心中寻思,此人先是搬出玉清门古家,意图震慑与我。按散盟的介绍,那玉清门在地球上共六大修仙家族,号称--古蓝海,孟厉风,而古家为六家之首,势力最大。。。而他接着献出储物袋,以表歉意,点明是不知者不怪的误会,这番处理到算得上妥当。散盟不成文的规定,也是如果献出储物袋,则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本以为先以雷霆之势,拿住此人,接着夸大修为,这种小角色应该是跪地求饶才对。。。现在此人竟然不卑不亢。。。 可是,连着两次试图暗杀,我怎么饶得了他们?
  我冷哼了一声, 沉声说道:「我闭关修行20载,总算练气圆满,从赵家那里买下了筑基机缘,不日就要离开这里。。。我受过这家祖上恩惠,还未来得及了断因果,你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下手,昨日如果不是我碰巧及时赶到,你让我怎么了断因果?你这不是断我仙路么?」 话音刚落,只见我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长剑,约一米二左右,一面黑,一面白,长剑在手,斜60度,直指地面,森冷的金灵气弥漫,杀气凛凛。。。
  那王汉终于慌乱了起来,赶快说道:「在下也不过是个散修,靠着古家混点修炼资源而已,散修何苦为难散修?」
  啥?不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么?什么时候这句话用散修身上了?
  「好,我不为难你,你背后何人指使?为何要取这两个凡人性命?」
  「我听命于古家外门弟子--古云雨,她表面上是魔都电视台台长夫人,实际上是为古家打理在魔都凡间的事务,敛取钱财等等。。。另外,就是。。。就是这古云雨好淫,男女通吃,她前几日看上了那陆小柔,让顾台长把陆小柔骗到家中,我们几人好一起奸淫她,可是不知为什么顾台长似乎有意推脱,所以昨日古云雨跑到那个蓝水健身中心,结果被那个凡人按摩师坏了好事,古云雨就让我干掉陆小柔的母亲,还有那个凡人按摩师,然后再掳走陆小柔,以。。。一边看着摧毁她的心灵,一边蹂躏她的肉体。。。」
  此时的码头上,杀气凛冽,桃木匕首随之深入了一分,王汉丹田内本就稀薄的三层气旋随之被破去了一层,此时王汉大惊,将储物袋双手捧着,颤声说到:「这位上师,能说的我都说了,我。。。只是听命于人啊!」
  「好,既然你是散修,我也不为难你了,带我去见古云雨,就说你今晚正好撞见陆小柔母亲和那凡人按摩师的奸情,你杀了陆小柔的母亲,但是看见凡人按摩师的阳根,非常特别,所以暂且留了性命,抓来给古云雨享受!」
  「在下不敢。。。」
  「那你现在就去死」,说着阴阳剑顶住了王汉的喉咙!
  「好。。。只要上师答应留我性命!」
  「放心,我要你的命拿来作甚?」
  那王汉还想说什么,奈何被桃木匕首制住,只好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上师,这就带你去见古云雨。。。」
  我坐在后座上,王汉开着轿车,离开了东埔渔村,沿着核爆区的高速在夜色下疾驰。。。心神探入王汉的储物袋,里面几乎空空的,除了十几块下品火灵石,就还有一段2米长的红绳。我将红绳拿在手中,王汉见状说道:「这是件下品灵器,叫做--虐红绫,古云雨让我拿着用,我发挥不出这宝贝的威力,就是用来捆人的,古云雨那婊子很喜欢被绑着干。。。」
  木灵力探入,灵器法诀浮现,这件木属性灵器最长30米,可分成多段,任意组合,被捆绑之人会被红绳内含的淫灵气激发淫思而迷失心智,和人交欢后,红绳会自动吸收被捆绑之人的淫灵补充。。。
  嘴角浮现了一丝邪邪的笑容,心中的原先的计划又修改了一下。。。
  这是那王汉说道:「上师就是那个凡人按摩师吧?」
  插入王汉桃木匕首轻轻一震,王汉赶快说道:「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是个小角色,你想对古云雨做什么都行,她与我合欢只为了吸收我的修为和生命精华,除了鸡巴插进去被吸以外,我的手都不能随便碰她。。。哼,这次要她好看。。。」
  我心想这王汉一定是发觉俞姐的小院里其实只有俞姐一个人,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我手里把玩着红绳,度入自己的木灵气加以炼化,轻笑一声,「是又怎样,那古云雨等我玩够了,封了她的修为,封了她的记忆,送给你玩一夜,你想对她干什么随你。。。哼,敢惹我的女人!」
  那王汉眼中精光一闪,兴奋道:「多谢上师,多谢上师!」,淫润无声下,王汉早已沉浸在无边的幻想中。。。
  半个多小时后,轿车在夜幕下,缓缓的驶入了魔都市郊的一座别墅,初秋的落叶,跟着轿车,随风飞舞。。。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