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2.6--,洞察一切的小姨

淫徒修仙传第二部 by 千年老五

2021-3-2 15:53

  魔都街头无所不在的摄像头群,只见一阵风吹过,落叶翩翩,直到核爆区的高墙处,消失不见。。。
  我在核爆区边缘狂奔,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灵力的波动,全靠生命精华锤炼的肉体力量,不到半小时,便跑回到了海边俞姐的小院,那里依旧被浓雾所笼罩。
  被我点了睡穴,俞姐还甜甜的睡着,我又赶快把衣服和自己彻底用水洗净,在动用火灵力蒸干,终于满意的处理完一切,几经快早上5点半了,散去小院四周的浓雾,太阳刚好露出个金边,天眼看就要亮了。。。
  我爬上俞姐的床,轻轻躺下,熟睡的俞姐一下转身抱住我,头枕着我的臂弯,手搭在我的胸膛,双腿夹着我的大腿,自然而然的轻轻摩擦着。。。
  手从脖颈下穿过俞姐的黑发,解开了她的睡穴,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我叹了口气,心绪却有些不宁。
  平生第一次杀人,而且一杀就是三个。最可怕的是刚才我生生的将一个炼气五层的女修给活活吸干了,我无法知道她那时是怎样的心情,被荡漾在全身的快感,引发淫水不受控制的流着,就像彻底坏了的水龙头,怎么也堵不住,而生命就随着淫水快速的消逝着,浑身的快感伴却伴随着意识里无边的恐惧。。。
  「灵无好坏,善恶由心」,用龙根杀人,和用剑杀人,有什么不一样呢?如果一定要说,用龙根杀人,灵气,修为,生命精华,没有一丝浪费,是不是更加环保呢。。。
  散盟有一种说法,说修士的生命是守恒的,一个人生命增加了100年,就会有两人丢去50年。。。哎,好歹古云雨也算是在快乐的高潮中死去的吧。。。
  怀中的俞姐睁开了双眼,静静的看着我,那是一种充满了爱恋的欣喜的目光,「在男人的怀里睡醒的感觉,真好。。。」
  说着,俞姐翻过身,坐在我的腿上,手扶着早就挺立的龙根,一点点的纳入了自己的花穴,可能是昨天在海上疯狂了太久,俞姐的动作很轻,很慢,就好像是微风徐徐吹过,沐浴在暖阳之下,又好像家中女人的轻抚,以缓解男人在外奔波一天的疲劳。。。
  我将俞姐的双乳捧在手中,随着俞姐的节奏,同样轻轻的抚摸着,挑逗着那两颗勃起的小枣。。。
  过了十几分钟,俞姐趴在我的身上,「不行了,太酸了。。。不行了。。。」
  我的双手抚摸着俞姐光滑的后背,从她的枕头下摸出了那根擀面杖,「那你以后还用这个不?」
  俞姐的脸红的通透,满眼羞涩,此时海上的日出都似乎逊了颜色。。。「和你弄一天,可以管一个星期的。。。可是你这个小冤家不在的时候,我不还得用这个?」
  看着俞姐粉嫩的嘴唇,正想着要不要来个69调剂一下的时候,「叮叮叮。。。」的闹钟响起,俞姐赶快跳下了床,打开电视,「小柔的早间新闻,我每天都看的,其实你那天在动车站,说要三年娶到像小柔那样的城市女孩的话,我都看到了。。。」
  我坐起来,心想还不是你宝贝女儿昨晚在码头的晚间新闻直播,把杀手再次引来的。。。却一边将俞姐搂在怀中,轻声说道:「小柔妈。。。更好。。。」
  「别傻说了。。。」
  说着,陆小柔出现在电视中,眼睛红肿,好像刚哭过一般,拿着话筒,沉痛的说道:「各位魔都的居民们,昨夜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意外,我身后就是我们魔都电视台台长顾言卓的住所,可以看到,别墅已经化为废墟。。。」
  镜头越过陆小柔,只见那安静的庄园正中,原本豪华的别墅,化为一片灰烬。。。消防员已经撤走,而警察正在废墟中搜寻着线索。。。
  「目前警方还不能确定这是意外,还是人为,目前无法联系顾台长和她的夫人,而监控录像显示,昨夜顾台长和她的夫人晚上9点回到住所就再没有出去。所以警方初步断定,顾台长和她的夫人可能就葬身在这片废墟中!」
  陆小柔的声音有些哽咽,镜头再次在废墟上盘旋。。。
  我心想你们找去吧,那灵爆符的作用下,人都会化成灰了吧。。。
  「现在怎么这么乱?昨天我们的船炸了,今天小柔她们台里的顾台长的家烧了。。。」说到这里,俞姐身体一震,皱着眉头看着我。。。「你。。。」
  我心中一叹,但俞姐毕竟是凡人,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谎言终究要说的,「和我没关系,我昨晚一直在你的床上。。。」
  俞姐点了点头,却见陆小柔从新出现在镜头前,「我们现在就这次事件,采访本案的负责人,昨天刚刚调来魔都的,全中洲最年轻的特级警督-- 蓝凤婷!蓝警督,你好!」
  「啥?蓝小姨?」 看着电视里的蓝凤婷,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警服,短裙长靴, 英姿飒爽。。。
  「你好!我现在可以确认废墟中一共三名死者,顾言卓,古云雨,和司机王汉。其他暂时无可奉告!」说着,蓝凤婷转过身,踏上废墟,黑色长靴的高跟,好像长着眼睛似的,总是踩在平稳的地方,蓝凤婷缓缓的走在废墟上,一寸一寸的像是在搜索着什么。。。
  「你。。。认识这个警花?」细心的俞姐显然发现了我一直盯着电视。。。
  「哦,我们乐都那边的名人,经常上电视的。。。」
  「好吧,饿不?我出去买点早餐,你等着。。。」,说着,俞姐随手套上宽松的运动服,只是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回头冲我一笑,走了出去。。。
  我赶紧心神沉入散盟网,只见十大话题之首:「魔都玉清门古家外门理事昨夜被灭门!」
  「据说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连古家外门理事都敢杀,厉害!」
  「玉清门内线,古家修士在爆炸后不到十分钟后就到了,没抓到凶手,古家震怒,玉清门派一级巡星使-- 蓝凤婷全权调查!」,还好我跑得快。。。
  「说实话,古云雨在魔都也确实嚣张了些,狐假虎威,不过咱们散修也没办法。。。该!」
  「据说用了二级灵爆符,炸得骨头都成灰了,这得多大的仇?」
  「哼,古云雨坏事做尽!」
  「兄台慎言!」
  「谁知道蓝凤婷的来头?」
  「打听到了,蓝凤婷二十天前还是练气六层,乐都傍山山水宫斗法后,突破到7层步入练气后期,回蓝家祖星,十几天内又突破到八层,被蓝家视为骄子,这次回来是来寻找机缘筑基的。」
  「世家就是好啊,祖星灵气充沛,练一天够我这里一年的。。。」
  「散了吧,凶手,古家,蓝凤婷,咱们都惹不起的。。。」
  「兄台也别泄气,越乱越有机会!」
  「号外号外,凶手在古宅门口大树上题诗:
  月落星稀夜漫漫
  应约云雨解影单
  红绫缚体亦索命
  淫帅玩火夜留欢
  」
  「牛B啊,难道是合欢版应约,被古云雨抓着滋补,结果恼羞成怒?」
  「被红绫勒死的,说是玩火?淫帅。。。夜留欢。。。这是从哪蹦出来的狠人?」
  「求与淫帅夜留欢一夜!」
  「小心,红绫缚体亦索命!」
  看完后心中稍稍安稳了一些,如我所料,确实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而且最后一首诗将水彻底搅浑,让他们找淫帅夜留欢去吧。。。
  这时俞姐回来,将热热的早餐摆在桌上,坐在我的身旁,轻声说道:「今天先吃外面的凑合著,明天我给你做新鲜的!」
  我刚要把热腾腾的包子送进嘴里,屋外突然传来了嗡嗡的响声,桌子也随之震动了起来,我一皱眉,赶快跑出院门,只见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在海滩上,一个熟悉的身影跳了下来,冲着小院快速跑来,身后跟着两个女警,最后面跟着的竟然是陆小柔!
  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古云雨和王汉的储物袋,加上我自己的,都藏在了阴阳洞天空间,不怕被追踪。我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我正盘算着,只见蓝凤婷脚步慢了下来,打量着沙滩上的脚印,一共两串,一串是俞姐小院到码头的,基本被我和俞姐弄的看不出谁是谁的脚印了,而另外一串是从码头斜着到司机王汉曾经停车的地方,一看就是两个人的脚印。。。
  司机王汉!我才恍然大悟,一定是蓝凤婷从城市监控录像里看到司机王汉两次来到这里,在把昨天渔船被炸的事情联系一下,我这里就变成了最大的嫌疑,而如今又发现了脚印!
  看着离我越来越近的蓝小姨,不动声色间,阴阳五行盘转动,淡淡的散发出一点水灵灵压,装作水灵一层的修士。。。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突然才意识到,我最大的破绽,就是这张面具。。。怎么办怎么办?
  还没等我想出办法,蓝凤婷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你好,我是魔都特级警督蓝凤婷,正在调查一宗纵火杀人案,有几个问题要问一下!」 环绕周身的冰灵气,冻得龙根都不敢露头了,这明明是九层的灵压,看来散盟的消息也不可信啊。
  而最可怕的是,跟在蓝凤婷后面的两个女警,虽然个头不高,却都面容姣好,皮肤充满了活力,看上去也是20出头的样子,而浑身上下的灵压,竟然比蓝凤婷的还深。。。难道是筑基?两个筑基给蓝凤婷当保镖。。。果然是蓝家骄子啊。。。
  我还没说话,俞姐从我身后走出,「我是这里的主人,这个小伙子只是我的房客,警督请进吧。。。」
  蓝凤婷绕过我,走进小院,四下打量着,随口问道,「昨天晚上你们在哪里?」
  「昨天发生了一些事情,回来九点多了,累了,就睡了。。。」,俞姐将我挡在身后,平静的回答道。
  蓝凤婷慢慢走到客房门口,问道:「这是他的卧室?」
  「对」
  「收拾的挺干净的啊。。。」
  我根本没在里面睡,被子都是整齐的,赶紧说道:「俺小时候的习惯,我娘。。。教我每天早上起来一定要把床收拾干净。」
  蓝凤婷瞟了我一眼,接着走到俞姐的卧室前,我跟在旁边,穿着高跟警靴的小姨,几乎和我一般高。。。俞姐的卧室里,被子乱乱的团成一团,两个枕头,还留着被压过的痕迹,桌子上包子冒着热气,旁边摆着两双碗筷。。。蓝凤婷看着皱了皱眉头,看着我嘴角轻轻上挑,我挠了挠头,装作看向小院门口正小声说话的俞姐和陆小柔。。。
  蓝凤婷一间一间屋子看过去,最后在浴室停下,地上的水还没有干,我迎着蓝凤婷的目光,依旧是挠了挠头,这时蓝凤婷传音过来:「你和这家的女主人干什么我不管,昨夜你可听到了什么?」
  我摇了摇头,传音道:「你也看到了,我昨夜很忙。。。天快亮了还洗鸳鸯浴呢!」
  蓝凤婷一边假装勘查院子,一边继续传音问道:「渔船爆炸,是怎么回事?」
  「我那个时候正在海里。。。和俞姐。。。那个一起在海下抓鱼呢。。。不知道。」
  我知道,蓝凤婷目前无法确定我是不是在场,而水灵一层的修为,怎么也不可能干掉古云雨,只见蓝凤婷点了点头,「你背后的人是谁?」
  我回头看了看,「我背后?有俞姐,陆小柔和随你而来的两个女警?」,显然蓝凤婷认定凶手另有其人,而码头的脚印应该就是凶手的,这个凶手不是和我有关系,就是和俞姐有关系,而和我的嫌疑更大,毕竟俞姐是在这里住了多年的女人,而我还带着面具,身份证是假的,这也瞒不过蓝凤婷。
  「好,你接着装吧」,说着蓝凤婷大声说道,「鉴于昨天发生的炸船事件,和今天的顾宅纵火事件,警方目前要对俞渝,陆小柔,和叶银图实行24小时监控保护,直到抓住凶手为止!给你们10分钟时间,收拾一下东西,马上走!」
  蓝凤婷语气丝毫不能商量,俞姐点了点头,回屋收拾,而我只有一个背包在客房,背着背包,我小心翼翼的走到那两个筑基女警的身边,眼神故意带着一丝淫荡,上下打量着她们,两个女警皱了皱眉,一脸厌恶的样子,传音道:「小小水灵一层,敢对筑基如此无理,信不信我把你的阳根拔下来喂狗!」
  「不敢不敢!」,我赶快跑开,至少这两个筑基没有看穿我「隐密灵踪」的法术,心中安定了不少。。。「拔我的阳根喂狗?哼,一会儿试试我的淫润无声!」
  很快,俞姐和陆小柔收拾好东西,一行人上了停在码头旁边的直升机,蓝凤婷和一个女警坐在前面,我和另外一个女警并排,对面是俞姐和陆小柔。
  直升机缓缓升起,朝市区飞去,陆小柔望着地面,欣赏着日出下城市的美景,不时的给俞姐指着,而俞姐偶尔抬头看我一眼,眼神迷离,然后很快撇开;身旁的女警闭目养神,浑身同样散发著冰灵气,冷冷的。。。我看着蓝凤婷的背影,长发高高攀起藏在贝雷帽里,修长的脖颈儿,皮肤如玄冰玉晶一般光滑,两个淡蓝色的耳坠,迎着出升的太阳,闪闪而亮。。。
  我悄悄发起淫润无声,袭向开直升机的女警,就是她传音说要拔掉我的阳根的。。。我非常小心,淫灵气几乎没有一丝波动,女警没有开灵力护罩,淫灵如春风细雨般渗入她的皮肤。。。直升机的螺旋桨快速的旋转着,不知不觉中,直升机慢慢偏离方向,不一会又纠正回来,那女警的俏脸悄悄的渡上了一层粉红,偶尔转头撇一眼蓝凤婷高耸白嫩的胸脯。。。
  我心中得意,春风化雨,淫润无声,要得就是被施法的人在不知不觉中满脑淫思,如今筑基也在不知不觉中着了道。。。我悄悄收了法术,不敢太过放肆,蓝凤婷说是保护,其实是软禁,以此引出我幕后的「高人」,当然她目前也只是怀疑而已。
  直升机同样在海边停下,看着熟悉的地方,我疑惑道,「蓝水综合健身中心?」
  「对」,蓝凤婷平静的回道,「你不是在这里工作么?不打扰你工作,警局条件也不好,这几天,你们就都住在这蓝水别墅公寓吧。。。这里不错,我今天刚到魔都,也住这儿吧。。。」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