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2.11--,灵医俞渝的表白

淫徒修仙传第二部 by 千年老五

2021-3-7 20:25

  飞快的冲入岛上正中的小楼,只见俞姐依旧盘腿坐着,娇躯被一层淡淡的嫩绿色灵气托起,浑身上下透着淡淡的粉色,生机盎然,犹如片片荷叶托着一朵刚刚绽开的粉白色的莲花一般。。。
  俞姐缓缓睁开双眼,看见我嫣然一笑,接着就一下冲到了我的怀里,双臂紧紧的抱着我,四唇相接,两个火热的舌头瞬间忘情的纠缠在一起,龙根昂首一下滑进了早已春潮泛滥的花道,直抵凤宫入口,被层层花瓣紧紧的裹住,不肯放松分毫。。。
  激情如洪水般瞬间爆发,爱欲环绕着不断纠缠的二人,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没有停歇,这一场从正午直到月上中天,俞姐才满意的停了下来,此时正坐在我的双腿上,龙根依然陷在花穴中。。。双手勾着我的脖子,轻声说道:「灵根觉醒了,我也是个修仙的人了,真好。。。」
  我的双手肆意的抚摸着光滑的粉背,笑道:「当然,就算是练气,至少到80多岁都会像这样生机勃勃。。。如果突破筑基,生命加倍,活个200多岁没问题。」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刚才跟你弄了这么久,我都不累了,不像以前,不到两个小时就累的睡过去了。。。」,说着,花穴故意的紧缩了几下,调皮的挑逗着龙根。。。
  我刚要翻身将俞姐压在身下,俞姐却阻止了我的企图,「等等。。。先说正事。。。」
  我将俞姐的一颗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不停的挑逗着,含糊的问道:「还有什么比这个还正的事?」
  俞姐双手捧着我的脸,将我的嘴唇从她柔软的乳房上拉开,「兰菊姐妹说,明天要来问我,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拜入玉清门做内门弟子。」
  我心中一震,满脑淫思一下散了,「你。。。你怎么想?」
  「她们说,我是什么变异灵根,还是医灵根,可以拜入妙手峰修习医术。而且门内的医修都是最受欢迎的,平时只要修行,需要的时候尽力为门中受伤的弟子恢复就好。。。她们还说,这样的小岛租金要20块中品灵石一个月,而我成为医修,每个月都有20块中品灵石的。。。」
  「待遇确实不错。。。」,我心中有些失落,可是俞渝跟在我的身边,除了夜夜合欢外,我还能给她什么?
  「小叶啊,你觉得我应该拜入玉清门么?无论是蓝警督,兰菊姐妹,还是厉法使他们,都看着很友善。」
  「俞姐,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想去的话,我不拦你,只是大宗门内会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但。。。但我会让兰菊姐妹照看你的。」
  「她们?她们是筑基修士,会听你的?」
  「她们欠我一些东西,我可以跟她们换。。。」
  俞渝紧紧的盯着我的双眼,问道:「那是你拿命换的,给了我,你怎么办?」
  「我?我是一个浪迹天涯的散修,天不管地不管,反正。。。她们欠我的,不过是七次合欢,对我来说几秒钟而已,还不如让她们保护你,这样你想我了,下山找我就好。」说着,我没有理睬俞姐的反抗,将她压在身下,龙根疯狂的在花穴中驰骋,少了些刚才的温柔,多了些郁闷的狂野,俞渝就像在暴雨中顽强绽开的荷花一般,坚挺着迎合著我。。。淡淡的绿色医灵气,混合著无处不在的飞舞的淫灵。。。淹没了沉浸在无边快感中的两人。。。
  终于,我停了下来,龙根被温暖的花瓣所包围着,嫩嫩的花肉如春雨般轻轻抚摸着龙根的每一寸肌肤,消解着疲劳,恢复着生机。。。感受着龙根无比的舒适,我笑了,轻轻亲吻了一下身下的女人,问道:「这就是医灵么?」
  「医灵气本就带有舒筋活血,缓解疲劳的作用,便宜你这个小鬼头了。。。」,俞姐得意的笑了一下,继而正色道:「小叶,你我认识不过几天,兴许你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其实自小柔爸爸后,我一直用的都是擀面杖。。。见到你,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吸引,所以我那天才会和你在小码头喝酒,后来你为我用嘴吸毒,在爆炸中将我抱在怀里保护着我,在海上你拉着我背飞。。。昨晚,冰冷的海水里,你用灵力温暖的包裹着我和小柔,最后用身体挡住毒针,可你当时根本不知道那毒针你能不能挡住。。。」
  「在我面前伤我的女人,哼,以后我一定找那个什么赵若雅算账!」 我冷哼了一声。
  「这不是重点,小叶,我不稀罕什么修仙大宗门,不求长生不老,我就想每天陪在你身边,你出去打架,只要能活着回来,我就一定治好你,如果我先你一步死去,你只要偶尔会想起我就好,如果你先我一步身死道消,我就回到海边的渔村,用着擀面杖,静静的等着下一个能打动我的人出现。。。」
  「俞姐!」 再次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女人,忘情的亲吻着,欢爱着,一波一波的高潮,接着灵力恢复着疲惫而欢愉的身体,然后又是一波接着一波。。。
  夜已深,万岛湖却是各色流光闪烁,犹如白昼。修仙者不必睡觉,一天24小时都可以进行修炼,只是此时我和俞姐,却觉得24小时用来做爱根本不够,两人都只想时间从此停滞,充满爱意的快感永远不再消退。。。
  终于,骤雨初歇,俞姐背靠着我的胸膛坐着,黑发早被汗水浸湿,我的双手捧着俞姐的一对丰满柔软的乳房,淫灵气发动,眼前一晃,直接进入了阴阳洞天。
  「这是哪里?」俞姐环顾四周,轻声的问道。
  「这里有我全部的秘密,那方仁前找的韩挺,就是我。。。」,说着我脱下面具,散去淫容随心,终于露出了原来的样子。
  「韩挺?」俞姐看着我,眼神依旧充满了爱恋,「方仁前已经被抓了,可是好像那个什么红蝎说还要找韩挺断尘缘?」
  「对,为了赵若水,他们赵家要断了我这个尘缘」,我指了指穹顶,「你看,那个搂着我的脖子,双腿紧紧缠着我的腰的女孩,就是赵若水,我叫她。。。小花。。。」
  慢慢的,我将一切都告诉了俞姐,当我说到我将古云雨吸成了人干的时候,俞姐将我紧紧的搂住,疯狂的亲著我,在阴阳洞天里,再一次用自己的身体,将我们两人用快乐淹没。。。
  「小叶,我还是叫你小叶吧。你。。。太容易相信人了。。。我如果是坏人怎么办?」
  我摇了摇头,「我相信自己的感觉,相信自己的判断。」说着龙根在花穴中不安分的跳动着,故意划过那敏感的小水点。。。
  俞姐笑了,「我也相信,可是小叶啊,你想过没有,你以后怎么办?现在在赵家的眼皮子底下,太危险了。」
  「我。。。觉得冥冥中,我不能藏起来,一旦藏起来了,就怕再也没有初入仙道的锐气了。」
  俞姐点了点头,「好,如果是这样,我明天就上玉清门!」
  「什么!俞姐?」
  「我上玉清门,学医术,交朋友,找靠山,积累资源,从今以后,我和你的修仙路,一起走!你我的尘缘,不分彼此!」
  四目相对,俞姐的眼神充满了坚定,我默默的拉着俞姐走入了第三个古亭,将古亭医经的玉简交给俞姐,「用灵气打开,看看。」
  俞姐心神沉入玉简,过了好一会,睁开眼睛,却见我坐在古亭的大床上,一脸坏笑的看着她,俞姐嫣然一笑,跪在床边,双手捧着我的龙根,仔细的看着,时不时的用医灵气沿着龙根上凸起的血管慢慢的探查着,接着便张开粉嫩的嘴唇,将龙根慢慢的含在嘴中,缓缓的套弄着。。。
  这时我只觉得丝丝凉气从龙头的马眼处进入体内,随着两片粉嫩的嘴唇,缓缓的由内而外的抚摸着龙根。。。龙根内外同时受到刺激,几乎和同兰菊二人一般,无边快感瞬间将我淹没,精关打开,浓精狂射。。。可是刚刚射出九股,龙头被银牙轻咬,内外的抚摸同时消失,精关闭合,一切的快感瞬间消失。。。
  俞渝抬起脸看着我,得意的笑着:「以后每天练习,再对上兰菊姐妹的时候,就不会秒射了,什么生命层次,呵呵,我---灵医俞渝,一定帮你找到办法,哼!」
  我震惊的看着俞渝,「真的?」
  「当然,这个医经里都有记载的,只是你看不到的,你看的是玉临风留下的,用来勾引女人的。。。我看的这个才是正本。」说着,俞渝双手医灵气放出,划过大床,本来暗红色的木质大床一下变成了一个淡绿色的玉床,整个玉床为一个整体,触感柔滑温暖,轻轻抚摸着,就像抚摸女人温柔光滑如玉的肌肤一般。
  「这是香融暖玉床,这个医经就是玉床的原主人容玉儿的,医经也叫容玉医经。。。想来那玉临风没少擒获修为比他高一境界的女修的芳心,然后这容玉儿就想了这么个办法,倒是便宜你了。。。」
  我将俞姐一把抱上了床,龙根正要破门而入,却被俞姐躲了过去,「小叶,和你合欢,我觉得自己浑身在发生着脱胎换骨的变化。我上玉清门拜师,只能低调,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修,不引人注意,这样我才能更好的帮助你,你明白么?」
  「俞姐,一定要上玉清门么?」
  「小叶啊,两情相悦岂在朝朝暮暮?你现在就已经惹了一身麻烦,只是你想过没有,你继承了玉临风的衣钵,他被人害死了,可是他的女人们呢?她们不会报仇么?天下有白来的机缘么?如果有,玉清门的人为什么那么注重了因果,赵家为什么要找你断尘缘?」
  我心中一震,我受了衣钵,也继承了因果。。。我环顾四周,这一个个古亭,恐怕就是玉临风的一个个红颜,只是红颜已去,留下的只有她们的传承。。。玉临风不但给了我他的功法,还给我规划了修仙路。。。而轻烟。。。轻烟。。。她恐怕就是引路人。。。
  「别愣着了,既来之,则安之,大不了身死道消,怕什么?赶快坐在床上,盘腿运功,我来帮你!」
  我依言坐好,阴阳五行盘缓缓旋转,连日来和俞渝还有兰菊姐妹的几场大战,积累的各类灵气渐渐梳理开来,木、金、水三行有了很大的补充,现在最短的就是土行,不禁又让我想起了武玲珑的小脚丫,也不知道她的无影脚练得怎么样了。。。
  而第五层淫木灵旋也渐渐凝实了起来,眼看离突破不远了。。。最奇特的是,俞渝用医灵气将我包裹住,使得我就像沐浴在温热柔和的淋浴中一般,浑身暖洋洋的,灵气经过灵脉的效果竟然提升了两成多。。。更重要的是,龙根一直在俞渝的小嘴里含着。。。
  缓缓收功,我睁开眼睛,捧起俞姐的脸庞,却见俞姐浑身上下被汗水湿透,小脸苍白,眼神闪过一丝疲倦,可是却带着微笑的说道:「在香融暖玉床上,行玉暖香融功,浑身没有一丝灵力泄漏,事半功倍,对修为大有好处,只是我才刚刚开启灵根,还。。。还。。。不太行。」
  我赶快将俞姐抱在怀里,「很好了,很好了」,说着,俞姐满意的躺在我的腿上睡着了。。。不过半个小时的玉暖香融功,竟好像抽空了俞姐身上所有的精力。。。
  我抱着熟睡的俞姐,出了阴阳洞天,任凭她躺在我的腿上,安详的睡着,嘴角还挂着满意的微笑。。。我轻轻的抚摸着俞姐光滑的肌肤,从肩头一直到小腿,一遍又一遍的。。。直到天蒙蒙亮起。。。
  终于,俞姐缓缓睁开双眼,微微一笑:「哎。。。还是睡过去了,不过睡在你这里,还真的挺舒服的。。。」
  「蓝幽兰,蓝幽菊前来拜访,请叶公子,俞姑娘开阵。」
  叶公子,俞姑娘,好奇怪的称呼,我和俞姐相视一笑,穿好衣衫,迎了出去。
  兰菊二女看了我一眼,转而向俞渝问到:「昨日之事,不知俞姑娘想好了没有?」
  俞渝刚要答话,我却抢先回道:「我是一名散修,懒散惯了,我和俞姐已定终身,从此不离不弃,一刻也不分开。」
  「小叶!」
  我捏了捏俞渝的小手,说道:「我的决定,就是俞姐的决定!」
  蓝幽菊笑道:「叶公子似乎修习淫术,恐怕身边注定红颜无数,你这样难道不怕耽误俞姑娘的修仙路么?为自己日日欢愉,太自私了些吧。」
  「小菊!」,蓝幽兰打断了蓝幽菊,抢着说道:「叶公子恐怕对玉清门有些顾虑,我可以保证,俞姑娘有完全的自由,随时可下山和公子相聚的。。。」
  「如果有什么长老非要给俞姐指配婚事,那又如何?」
  「这。。。?」兰菊二人一下沉默了。
  我冷笑一下,「我就知道,宗门之内没得自由,一切为宗门,为家族,对吧?你二人身为百岁筑基修士,也要为练气的骄子做保镖。我说得可对?」
  蓝幽兰叹了口气:「叶公子不知修仙界的残酷,宗门家族抱团取暖,并没什么错。我二人年过一百二十,资质所限,修为在过去60年停滞不前,怨不得别人。而凤婷天资卓越,两百年内成就元婴几乎有五成把握,我二人甘愿为她保驾护航。」
  蓝幽菊道:「如果真有什么逆了俞姑娘心愿的事情,在蔚蓝水星,能力范围,我二人可以帮着解救一次。只是俞姑娘天资很好,又是医修,以后多少人都要求她呢,怎会有什么逆了俞姑娘心愿的事情呢?」
  我等的就是兰菊二人这句话,此时赶快深深鞠了一躬,说道:「昨日小子对两位前辈多有冒犯,还请两位前辈不要怪罪。我剩余七次合欢,全都转给俞渝,只求两位前辈在玉清门内,确保俞渝安心修行到筑基!」
  蓝幽兰道:「也罢,合欢本是两情相悦之事,互惠互利。。。我只能答应十年,不管是否筑基,如何?」
  「小叶,我在玉清门,不会有人欺负我,你。。。还是让两位前辈保你安全吧,或者换些修炼用品吧。。。」
  我摇了摇头,「俞姐,前两天被人烧死的古云雨,就是玉清门的外门弟子,可见身为玉清门弟子也并不安全,你答应我安心修炼!」
  接着我和兰菊二人击掌为誓,手中接过一个通信玉简,看着俞姐泪眼朦胧的踏上蓝幽兰的飞剑,破空远去,只留下一丝淡淡的清香萦绕着我的脑海。。。
  接着,蓝幽菊的传音响起:「叶公子,我姐妹二人会再来找你的,看看你能不能坚持三秒。。。不算次数哦,呵呵呵,再会了,小淫修。。。」
  日头升起,万岛湖上一片金光,抬头看着漫天霞光,三女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云的尽头,手里把玩着那个通信玉简,我嘴角浮起一丝坏笑,「好啊,蓝幽兰,蓝幽菊,等我再和俞姐在玉暖香融床上练上几次,再会的时候恐怕要以分钟记了。。。我叶银图,随时恭候!」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