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续(人之道)

枯藤昏鸦

都市生活

「妈!我回来了。」 「……」 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的苏湘彤有些情怯的站在赵涛家的门口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章

【锁情咒】续(人之道) by 枯藤昏鸦

2021-4-13 21:03

  「除了晓涵你们都在,我有话想对你们说。」他故意有气无力的道,他恢复的速度很快,快到甚至他自己都能感觉出伤口在愈合,那种如蚂蚁啃咬酸痒让他备受折磨。
  「阿紫,你见过那个老道了吧。」他瞅了一眼苏湘紫道。此时六个女人已经围到了他床边。
  「嗯。」苏湘紫点点头。别人却是有些疑惑。
  「老道说你们会怎么?你告诉我也告诉大家吧。」赵涛接着问。
  苏湘紫犹豫了片刻声如蚊蚋的说道:「他说……他说……我们爱上你都……都……」
  「都会死吧!」赵涛接下话茬道,他也不想让苏湘紫说太多,所以没直接问她老道都说了些什么,而是直接问老道说这些女人的会怎么样。
  「嗯,没错,但是我不信,也不在乎!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苏湘紫赶紧表决心道。
  「涛,你别说了,我不在乎,甚至怎么爱上你的我也不在乎,只要让我爱你就好,你别说了!你死了我给你陪葬!」张星语像是预料到了什么,流泪抽噎道,她紧紧地抓住赵涛的手按在自己胸口,深情的望着他。
  「傻姑娘,别说这样说,既然老天爷这次没让我死我就不会死了,我也不会让你死的,你们都这么好看,我这个大色狼可舍不得你们死。」赵涛柔声说道,说着还不轻不重的抓了抓张星语那与纤瘦身材不符的胸部。
  「坏蛋,舍不得还捅自己干嘛,你知不知道,看见你倒在血泊里都心脏都在抽抽,脖子都上不来气,比自己死了都难受!」这时别的女人也要说话,赵涛赶紧打断了她们的节奏。
  「其实我不只能让你们爱上我,我还能让死人复活,但仅限于爱我的女人。」他顿了顿道,然后故意扫了女人们一眼看看她们的反应。
  果然,金琳的眼中爆发出了热烈的光芒!于钿秋金丝眼镜下的明眸也压抑着闪烁的光满。余蓓一副复杂而激动的样子,身体微微颤抖。苏湘紫则是表情错愕。
  反倒是张星语一脸平静还是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而杨楠最奇怪,僵硬的笑脸下似乎透着恐惧。
  「那天我们都煤气中毒了,也许男人的体质不一样,只有我忍着头疼爬了起来。可惜我起来时你们都已经死了。」赵涛尽量平静的说着这个编来的恐怖故事,虽然真实故事更恐怖。
  「我会一种法术,算是那个老道教我的吧,能让你们在死后两个时辰内复活,但前提是必须以我自己的血肉精元为供品,供品足够才能复活。在我拿刀捅自己之前你们应该就恢复意识了只是动不了对吧?那是因为仪式还没完全,只有我的血肉献祭出来你们才算真正的复活,在那之前只是魂魄回归了身体。」说到这女人们的表情都已经变成了难以置信。
  「你们可以看看你们的身体,是不是皮肤更光滑了,痦子胎记都不见了,一些部位的颜色变淡了……」这句话着实说道了女人们的心坎里,这几天虽然一直为赵涛担心,但自己身上的变化总会有感觉的,虽然对于二十出头的准少女来说这种变化并不大。
  「我刚才来的时候发现眼角的细纹没了,还以为是这几天熬夜眼睛肿了……原来是这样,我确实感觉这几天虽然熬夜但精神还是很好,就像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于钿秋道。
  「我也感觉于老师变年轻了,看上去就像二十六七岁。我自己这几天不那么爱冷了,我还以为是屋里暖气太足了。」
  「我还奇怪为什么星语明明晕倒了可看上去起色比往常还好。」杨楠笑道,趁大家不注意还偷偷撑开自己领口看了一眼。
  「小楠姐那个颜色本来就是最淡的,不用看啦!」苏湘紫道。
  这个话题刚玩挑起于钿秋便抬手示意大家安静,打断了话头问赵涛道:「可是你为什么那么急的连救我们七个呢,哪怕中间好好的包包伤口,不至于让你伤成这样……你知不知道,医生说你失血过多,刚到医院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差点就不行了……」
  于钿秋深情的凝视着赵涛,泪光在眼里汇聚,只有嘴唇轻轻地张合。随着这句和声细语的话出口,房间里所有女人都安静了下来。她们一个个都开始看向赵涛,表情里有化不开的浓情也有气急的质问,只有余蓓和苏湘紫有点不同,苏湘紫有点泄气般的幽怨,而余蓓则透出一股不易觉察的绝望。
  赵涛被几道深情的目光看得情怯,眼神不敢再看她们,没想到一偏头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孟晓涵。
  只见她一袭淡青色的棉服,围着围巾,穿着黑色打底裤和红色可爱风的系带棉鞋,整洁光亮的短发上戴着一副毛绒耳套。她此刻正直直的盯着赵涛,小嘴微微撅着。
  「晓涵,你也来了,快过来坐吧。」赵涛干巴巴的说道。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孟晓涵走过来轻轻的说道,其实这是所有女孩想问的话。
  赵涛张张嘴,又闭上。他一直没有想好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他也一直逃避着这个问题。原本他以为女人们鉴于他的伤情不会这么快质问他这个问题。
  病房里出奇的安静,赵涛一个一个的看了看她们的脸。他本想向余蓓求助,可是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他着急救她们的原因其实就两个,一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掩盖真相,要不然先救过来的看到别人血腥的尸体赵涛根本没法解释,更没法面对。二是,他已经有了轻生的念头,他隐约觉得只要他死了,锁情咒就会解除,也许这只是他美好的愿望吧。至少一了百了,如果能用一死换得大家的解脱,他也咬牙认了。
  这个结果是他深思熟虑了十二年的结果。
  可是他也不想死,他也怕死,所以最后一刀没有插要害,希望能及时送医抢救。他忍耐了十二年,对于鲜嫩美妙肉体的渴望都淤积成了执念,他要痛痛快快的补回来这十二年的痛苦折磨。
  所以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怎么回答都是在说谎,这种矛盾的心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当然,也不可能解释。
  最终只是一阵死寂的沉默,赵涛轻叹了一声,只说了一句,「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别再追问了好吗?」
  赵涛这么说完,女人们也没再追问,但赵涛知道这只是暂时过去了而已。
  晚上交接班出奇的顺利。余蓓没有反对金琳和苏湘紫接班,杨楠唯余蓓马首是瞻没有反对。倒是于钿秋也想留下来陪床,余蓓温和的以她明天还要上班为由反对。于钿秋没有检查,只是一直陪着到晚上九点,孟晓涵需要回寝室才一起走。
  走之前于钿秋给赵涛来了个法式湿吻,中间换了一口气,足足四分多钟。本来没想这个环节的余蓓、杨楠、孟晓涵也一个个吻了赵涛才走。
  赵涛见此心里直打鼓,他觉得女人们的疯狂只是被压抑着,并没有因为死而复生消散。于钿秋对他近乎强奸式的亲吻,他回应的并不热烈,但丝毫没耽误于钿秋的热烈。有样学样的另外三女也差不多,而且为了安抚余蓓,赵涛还顶着伤痛热烈回应。可是赵涛却觉得这个热烈的回应并不对,余蓓吻完不是满足反而一副要哭了的模样。
  等她们都走了,一直穿着黑色毛衣和打底裤的金琳也换上了睡衣。她先把一副脱得只剩下蕾丝边的小内裤,让娇嫩的乳头和浑圆的乳房暴露在赵涛眼前,然后才穿上宽松的睡衣,露出精致的双脚,穿着拖鞋去卫生间洗漱。
  金琳的身体真是件精致的艺术品,凹凸的曲线全都恰到好处,站直身体的时候屁股圆得如两个排球,紧致挺翘,两个性感的腰窝和臀腿处泾渭分明的分界线衬托出她臀型的完美。C罩杯的乳房正面看几乎是正圆形,丰满得恰到好处,圆心处的乳头粉嫩倔强。
  赵涛每次都会被金琳完美的身体震撼,这次尤是。
  金琳换衣服的动作一气呵成,虽然这是第一次与赵涛如居家般的过夜,但她没有丝毫的生涩,仿佛是生活多年的老夫老妻。这让张星语有些妒火中烧。赵涛知道,所有女人中张星语最嫉妒的不是余蓓而是金琳。这让他有点不太好理解,论容貌和身材,余蓓绝对可以张星语不相上下,而且她俩都是属于身材纤瘦长相清秀类型的。论地位余蓓占据了正牌女友的位置,张星语按理说应该最嫉妒她才是。可是赵涛发现不提金琳时张星语确实总暗暗吃余蓓的醋,可是一提金琳,张星语就什么都忘了,马上阴沉下来。
  这次的情况例外也不例外。例外的是金琳留下来陪床张星语完全没表示反对,不例外的是明显能感觉到她那股醋劲儿蹭蹭的上升。
  「你摸摸我好吗……如果……如果你不疼的话……」趁着金琳洗漱、苏湘紫下楼买东西的功夫,张星语贴到床边把赵涛的右手贴在自己的左乳上道。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春水波动脸颊潮红,仿佛在强忍着性欲。
  「那你要告诉我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好吗?」赵涛微笑着道,说完搂过张星语的脑袋吻了起来。
  两分钟的热吻让张星语的脸颊通红,似乎已经动情了。赵涛没有犹豫,把手伸进了她宽松的病号服裤子里,熟稔的剥开那漂亮的小包子,按住了相思豆。
  「告诉我星语,我昏迷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你和小楠已经接受了金琳、晓涵和于老师了吗?」赵涛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问道。他只打所有女人中唯一能对他毫无保留诚实又小心眼得把什么都放在心里的就只有张星语。问她这些是最好的选择,尤其这个小尤物在性欲被控制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智力可言。
  「我……我……在你推出抢救室之后开了一个会,金琳求我和小楠、小蓓让她和孟晓涵还有于老师也有个做你女朋友的名分,金琳还主动提出每个礼拜可陪小楠一次……我要是原因也可以陪我……她们不会住进家里来……」张星语娇喘着说道,言简意赅。
  「小蓓也同意了吗?」赵涛疑惑道。
  「小蓓很干脆就答应了,还说只要能把爱你放在第一位,你也接受的话她就都同意。好像还私下里跟金琳说让她以后在学校里好好照顾你……嗯嗯……我想摸摸他可以吗……」边说着手隔着裤子摸上了赵涛的老二。
  「轻点摸,别牵动伤口就行。金琳为什么帮晓涵和于老师求情?」赵涛蹙着眉头道。张星语把他老二摸硬了,多多少少已经牵动了伤口。
  「我也不清楚,好像是金琳主动找了她俩谈了之后才这么问的……嗯嗯……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看见你昏倒的时候我也昏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你还在抢救,我大脑一片空白,心里只有你,她们都做了什么我都不太清楚……」说罢,张星语迫不及待的隔着裤子和内裤就一口叼住了赵涛勃起的龟头。
  因为舍不得赵涛手指离开小穴,她主动褪下了裤子,把已经练得弹翘白净屁股冲着赵涛,让他的手从后面抠挖。她的屁股虽然不大,但腿却很细,典型的竹竿筷子腿,显得屁股圆嘟嘟得很可爱。
  含住龟头后她没有马上动,而是把尖尖的琼鼻和瘦削的瓜子脸埋入了赵涛裤裆里,一下一下地深呼吸,仿佛要把赵涛裤裆里混着精液、尿骚和汗液的味道都吸进脑子里。
  赵涛早就怀疑张星语对他精液的味道有特殊的迷恋,只是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机会证明,这次终于坐实了赵涛的想法。这让他很困惑,很好奇她们吃自己的精液到底是什么感觉什么味道的,到底还有什么其他待开发的功能。还已经怀疑张星语已经被他的精虫占领了大脑,成了满脑子只剩下挨肏的变态。只可惜他早就偷偷尝过自己做的酒心巧克力,可是除了一股熟悉的精臭味什么感觉都没有。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