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续(人之道)

枯藤昏鸦

都市生活

「妈!我回来了。」 「……」 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的苏湘彤有些情怯的站在赵涛家的门口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十五章:陈年老狼

【锁情咒】续(人之道) by 枯藤昏鸦

2021-4-13 21:03

  “唉……”赵涛一叹,“爷,姑父,不是我不想再找女人。说实话,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就合计着敞开了多玩几个女人,管她老师学生,玩腻了就甩掉,等毕业了就跟女朋友结婚去大西北找我父母。可谁曾想玩来玩去把自己玩进去了,这些女人我都舍不得,但她们越来越需索无度,这么下去就算我没玩腻她们我自己的体格也要受不了了。再让我锁女人单从做爱上说就不知道该怎么摆平了。”
  “呵呵,所以啊,今天我和你爷爷才安排你姑姑在公园跟你来一场啊!女人啊,再漂亮,整天没完没了的搞也总会没了新鲜感,她们中了咒不会腻,我们可不一样。所以最后只会是口味越来越重、玩的花样越来越多。刚才姑父用望远镜看着你捏你姑姑的奶子,吮吸她的舌头,扇她的屁股,下面硬得不行,整个龟头都插你表妹的嗓子眼里了,
  激动得不得了哇……”刘维民说着长叹,仿佛是射精后的舒爽感叹。
  “姑父,你……你这是绿帽癖吧……姑姑她们就都乐意么……锁情咒毕竟不是催眠术啊……”赵涛说着自己都不信的话。
  “说说,你现在什么感觉?”刘维民对娄美妍说道。
  “嗯嗯,还能有什么感觉,都湿透了,你们还不说完话,妍奴的骚逼和屁眼都空虚得快不行了,你别老看我了,你一看我,我心里和屄里就像着火了一样,难受死了……”娄美妍说出淫荡的怪话。听这意思,这女人被自己男人看着给别的男人口交会特别有感觉。
  “还敢怪我们说话慢?明明是你骚逼痒得太快!看我不抽你!小涛,给她几个嘴巴子!"刘维民拿起拍子照着美女的屁股和大腿打去,客厅里回荡起了啪啪的响声。
  “嗯……啊……啊……别别……要来了……”
  啪啪!赵涛一直没能打下去的手终于在她说要来了的时候左右开弓的打了下去。
  美女十指狠狠地抓着赵涛不算坚硬的大腿,大胸起伏,屁股颤抖,显然是来了一次高潮。
  赵涛脸部肌肉抽搐,在岛国A片中才有过的情节又出现在了现实中。虽然恶魔岛一直是他最喜欢的网站之一,但SM圈他从来没真正接触过,那些只是停留在网站文字上的事,这次终于摆在了自己眼前。
  这个丰满美丽的女人,就是个标准的受虐狂,不只肉体上还有精神上。
  “嘿嘿,小涛怎么样,这样的骚逼还没玩过吧?你姑姑玩起来比她还贱,还有你旁边的干表妹,姑父也已经调教好了,最喜欢戴着一副口球装母马,被我骑在屁股上干。你想不想一会也玩玩?”
  “姑父,你是怎么发现她们有这癖好的?真听话……”赵涛本来想问“我的女人怎么都没这癖好,没这么听话”但话到嘴边还是换了一句。
  “嘿嘿,女人都是荡妇,看你怎么调教,你认为她们听话是没见过她们以前什么样。你这个表妹何思瑶可是我们市卫校的校花,小时候练过跳高,后来家里出了点事,没办法只好出去兼职当模特。可惜自己想不开,受不了潜规则一直没赚到什么钱,高中没毕业就去念卫校了。被姑父我锁住之前可是卫校的宝贝,学校搞什么宣传都把她拎出来,校长想玩她都没得逞。去年被姑父我破了处,你看这卫校著名的贞洁烈女现在让她光着屁股陪客都行。所以啊,就像你爷爷刚才告诉你的,女人你得时刻想着怎么玩,只要你会玩好好玩,你要她圆就圆要她方就方!”刘维民涎着脸说道。
  “可……可……我还是受不了我的女人给别人玩……”其实他心里多少有些意动的,但真一想象到自己的女友们躺在别人床上被别的男人肏就胸口揪痛,接受不了。
  “诶,我们这些人早晚得走这一步,看着自己一点点调教出来的女人心里不情愿身体却不得不被陌生的男人、甚至讨厌的男人玩,那种感觉可是刺激得不得了。嘿嘿,再一想这些女人已经被调教得予取予求,无论多么爱你都不敢忤逆的命令,被迫让别的男人肏屄,那种征服感才是无与伦比的!”刘维民像一个童话故事里引诱主角的魔鬼,用淫荡的声音忽悠着赵涛。他眯着眼睛涎着脸的淫荡模样完全是一条陈年老色狼。
  还没等赵涛说话黄初老道先开口了:“行了,你别逗小涛了。你的咒戴绿帽子行,他的宇字号咒可不行。宇字号咒咒术太强,被他锁住的女人就算被别的男人摸一下都反胃,你让他怎么玩绿帽?宇字号咒不是这么玩的。”
  这一句算是给赵涛解了围,让他舒了一口气。因为刚才刘维民的话他对旁边的何思瑶有些另1眼相看,于是大胆的解开了她胸衣扣子,崩的一声,两只坚挺的圆乳弹了出来,里面没有衬衫,衣服上的领子只是缝在外衣上的假领子。如狼似虎扑的扑到她胸口,大口大口的吮吸乳肉和粉红的奶头。
  “爷,那您说我这个咒应该怎么玩?”尝尽了少女胸前的美味,赵涛问道。
  “呵呵,我老头子的那些房中术都过时了,这些你还是请教你姑父吧…”老道捋了捋胡子笑眯眯的道。
  “噗呲,我教他倒是行,等有时间慢慢教。爸,您老这是守拙了,小涛是您干孙子,以后您的衣钵不得传给他吗?”刘维民边吃菜边道。
  “衣钵?我也可以练黄字号咒儿?”赵涛早就想问出这句了,在他看来黄字号咒简直就是神仙法术。有了这等神通还愁什么女人太多!
  “呵呵,衣钵?练上四咒是要靠机缘的,从我们这些人有了组织以来还没听说过宇字号咒改黄字号咒的。况且练上四咒太凶险,要不是为了维持我们这些人的联系,我也不会答应师父练黄字号咒。我这衣钵就算了,倒是我的女人们以后得拜托你们和小涛照顾了。”老道意味深长的道,赵涛忽然有点明白为什么老道这么热心帮他了。
  “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对了,刚才听姑父说您是什么召集人,这又是个啥?”赵涛觉得脑袋里千头万绪,有说不完的话想问。还好在这个家宴的氛围下,再多的话也可以慢慢说。
  “从张王二祖仙去以后留下的十六本残咒就代代相传。与他们预想的不同,这十六本残咒自有灵性,不但能变换上面的字还能给自己创造机缘寻找主人。所以他俩想把咒一代代传给弟子的愿望破灭了。不过修道之人最讲缘法,谁得了锁情咒谁就是他们的徒子徒孙,只是这样一来这些徒子徒孙散落各地难以照应,长此以往便会让这些残咒都淹没人海,如果没人指导只怕会遗祸无穷。所以王道乾祖师临坐化时定了规矩,练了锁情咒的人都是他和张太虚的门徒,必须互助互知,无论何时,十六本锁情残咒在哪、都谁练了必须清清楚楚。而要做到这一点的前提就是必须最少有一个人修炼上四咒,有了超常人的神通才能保证十六本残咒不会失踪。”说到这他咽了口唾沫,表情语气变得沧桑了起来,凝噎半晌才又开口道:“只是同治年间以来西学东渐道门衰微,能练得了上四咒的人越来越少。即使勉强找到也往往人心不古,不愿被上四咒的大因果所逼。到了今天,也只剩我一个人修炼上四咒了。呵呵,要不是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也不练这个咒。我虽还未大限将至,但天心难测,也许不知何时我就会数满功破强渡天劫,可惜到现在还没找到一个有缘人能修炼上四咒接我的班。”
  这话说得赵涛有点迷惑,不知道黄初老道是暗示他争取练上四咒还只是简单的感慨。他已经打定主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对上四咒有所妄想。凭着多年玄幻小说的经验,他觉得,以嘉靖皇帝朱厚熜的福德机缘才勉强兵解飞升,就他赵涛这个屌德性百分百渡不过天劫,还是安安心心的用他的宇字号咒享受一辈子艳福才是正道。
  “爷,这个靠缘分,您也别着急,祖师保佑,您羽化飞升之前肯定能找到接班人。”
  “唉,不提这个了,相信忠孝帝君不会让我们这些可怜的后辈断了香火。告诉你件正事,你的宇字号咒是中下十二咒里最强的,就是玄黄两咒单说术力也不及你,如果爷爷真有一天被天雷殛了,我的那些女人中年纪尚轻姿容尚好的,你不嫌弃都收了吧!也算减轻点我的罪业。要不然她们都得跟着我一块赴死不可。”老道不是开玩笑的说,话里充满了沧桑。
  “爷,你这是哪的话,您老一定能神功大成位列仙班,就盼到时候孙子能有出息,给您塑像修庙享受香火!”赵涛恭维道,他其实也觉得飞升成仙什么的挺扯。
  “小涛,什么出息不出息的,有你爷爷在我们这些人都缺不了钱花!你刚得到附加咒还不太了解我们。现在我们这些练咒的人只有他老人家是上四咒的,其他的都是中下十二咒的,所以他老人家就是召集人,他会把我们每个人都联系上,让我们互帮互助,大家都能平安顺遂富贵无忧。我当初也是得了你爷爷点化,没遭什么大变就解锁了附加咒,这才随缘开了家书店,把我这本残咒放在这。你别说还真神了,这本书从我开店就放这,放了好几年就只有你一人看见过。你说怪不怪?”已经被他抠高潮了一次的魏育红喂了他口酒后接着道:“这些年通讯和交通都发达了,政府管得也松了,我们大家联系都方便了。我们有个企鹅群,一会你也加进来,是我们交流的平台。我们现在只要条件允许每年都会不定地点的聚一次,无论天南海北,能来的尽量都来。像去年,我们就一起去了长沙,大家都玩得很开心,收获不少,今年可能还会去,到时候我通知你,你可务必得参加。”刘维民道。
  他打了岔,把话题给岔过去了,可能是不想让酒桌的气氛太压抑。
  “嘿嘿,姑父,我就是个破三本狗,还学了个汉语言文学,以后工作都难找,除了有一个有点小钱的对象之外身无长物,互帮互助,我可怎么帮别人啊!”赵涛有些尴尬又有些郁闷的说道。
  “你的宇字号咒就是帮别人最好的东西!我这么跟你说吧,其实除了你的宇字号咒之外,其他中下十一咒都是累加咒,就是对同一个中咒者必须多施咒才能效果增加。但如果同一个人中了不同的两个咒,就像下围棋,赢的一方虽然围出来的地盘大但输的一方也有自己的铁空。就是说中咒人会同时爱上两个人,只是爱情的强弱有区别。”刘维民说到这话头突然停止,高深莫测的盯着赵涛,显然又是在考教他。
  赵涛也木然的看了他半天,没反应过来自己应该说啥,憨憨的道:“然后呢?”
  “嘿……刚才白夸你聪明了。也就是说,锁情咒唯一的解法就是另外的锁情咒,最好是比自己的咒术力更强的咒。”
  赵涛恍然大悟抢白道:“就像姑姑那样,她是同时中了您和爷爷的咒,可为什么非得这样呢?”
  老道接过话头回答道: “唉,上四咒的神通非常人能明白,上四咒的修炼的方式也与中下咒不一样。中下十二咒是先练咒再锁人,上四咒是边锁边练,锁得越多神通越强。可是贫道一个糟老头子又得潜心修道哪能顾得上如此多的女人。没办法,只能让大家帮我分担分担。上四咒虽然霸道,但因已经究于天道,所以施术者可以一定程度的压制术力,所以可以让中咒者被其他咒乘虚而入。你姑父的咒虽然排序靠后但术力不弱,只是咒术副作用与仄字意蕴暗合才排在第十二位。所以我才把你姑姑送了过来,勉强没有我也能跟你姑父相安无事的过日子。”
  说道了这,赵涛才搞明白这吊轨的关系是怎么回事。合着刘维民在为黄初老道养小姘,只是别人用金钱养他用精液养。他不知道刘维民是个什么心情,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有那么多女人还非得娶别人寄养的小姘为妻。也许是因为沈慧珠确实太极品了吧!
  “那……爷,您的意思是您还有不少女人寄在别人那里吧?既然只有您一个上四咒,其他人没必要也这样吧?”
  “是啊,确实还有一些女人养在别人那,所以我这个召集人帮助大家也算帮我自己。至于别人嘛……当然也有必要了。每个练了锁情咒的人总有些想送出去的女人。理由当然五花八门,不过说到底还是人心不足啊……”老道叹了一声,很无奈的样子。
  “爸,您也别感叹,人都一样,再漂亮的女人也总有玩腻的一天。若是讲情面的留在身边养起来,不讲情面的一脚踢开也是人之常情。”刘维民搭口道:“小涛,等以后你就能理解了。我们这些人只会锁住越来也多的女人,就算是再老实巴交的人,搞女人搞多了心思也会活络起来,何况为了大家的安全还必须多搞。搞得多了自然而然就会有些看不上眼的、玩腻了的,或者因为其他问题后悔了的。这时候咋办?只好拜托群里的兄弟互相接手互相帮助。幸亏我们这些人都还算有钱,咒术又有一定驻颜美容的功效,要不然净搞一堆年老色衰的老太太出去,别人也不爱接不是?不过现在好了,这么多年又终于出了个宇字号咒!一下给大家解了不少心病哦!”
  “宇字号咒怎么了?这么特殊?”赵涛问。
  “宇字号咒与别的咒不一样,只要中咒便会把情丝全部夺走。等于完全解了其他咒。换句话说,你就是个活动的解药。从打倒四人帮之后就再也没出过宇字号咒!”
  “可,这……”赵涛啧啧的砸着嘴,他想说他不喜欢捡破鞋,又觉得这话有点不好听。
  “噢……你不用想太多,你这个咒好,对没见过面的人也能有效!你只管施咒就行,到时候中咒的人根本不知道爱上了谁,缠不上你。”
  刘维民的话已经足够赤裸裸了,赵涛彻底明白了自己的作用。只要自己拿出点精液就能帮别的人解决甩破鞋的难题。
  赵涛心中五味杂陈,却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我的咒能解他们的咒,我的咒又怎么解呢?是不是中咒人濒死就能解开了。”他想起了DV里看到的一幕幕。金琳断头后的微笑,杨楠绝望的表情,余蓓最后刺进小腹的刀。
  “濒死?呵呵,锁情咒咒术之强岂是一死能破解的?书上写得明明白白是永生永世,老道估计起码死后见到了超度的冥神才可能解开吧!”黄初解答道。
  “啊!可可可……爷爷……那天晚上……金琳的脑袋明明笑了……”赵涛一想起这个就遏制不住的惊恐,那一夜之后他对七个女人都走了不同的恐惧。
  “笑……她当然笑。你的精子载着咒术都把她脑细胞全占领了,连在身上还能跟着血液循环稀释稀释。被剁掉了血也流了,就剩咒术还在活跃,脑袋里剩下的那点营养都转化成了苯基乙胺和多巴胺,她能不笑么?”一句让人头皮发麻的话再次让赵涛神情一窒。
  “那小蓓为什么要刺肚子里的孩子呢……”赵涛小声说道,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这个老道也不清楚了,毕竟离得太远没法占算”
  赵涛听他这么说也没法再追问,这个谜团还得他自己慢慢解开。 从思虑中回来,一手搂着一个美女,狠狠地揉着她们的丰乳嬉皮笑脸的道:“嘿嘿,爷爷您知道的词儿还挺多的,我都不知道那个苯什么胺是啥。”
  “你小子可别小瞧你爷爷。你爷爷解放前就念过抗大的。解放后还去大学里的生物研究所当过研究员,现在还享受正教授的退休待遇呢!”刘维民道。
  我说这老头怎么说话头头是道,一点也不像个正常老头呢!赵涛如是想,黄初老道的形象也似乎更高大了。
  .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