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续(人之道)

枯藤昏鸦

都市生活

「妈!我回来了。」 「……」 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的苏湘彤有些情怯的站在赵涛家的门口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十九章:再现神迹

【锁情咒】续(人之道) by 枯藤昏鸦

2021-4-13 21:03

  三个人扭打在一起,魏凌允既然有了死志当然不会被轻易按住。王明翔身材不高,但肌肉结实,一对一未必能按住魏凌允,有了个帮手则不在话下。
  赵涛在这种时刻脑子转得奇快,把手缩进袖子里,隔着袖子握住了水果刀。刚要念动咒语又想起咒术的必要条件是对方身体里得有他的精液。赵涛一摸里怀大衣兜大感庆幸。原来里面藏着五六颗精芯巧克力。自从出院开始他就大感力不从心,发誓养成绝不浪费精液的好习惯,能收集的都收集,大部分给金琳,剩下的偶尔喂喂其他女人,就像戒毒所里用杜冷丁压制毒瘾一样,用这个顶一顶女人们躁动的欲望。
  回家的第一晚他撸了一发,做了一些巧克力,大部分都放在了行李箱里,这几块是专门为余蓓准备的,原计划关键时刻喂几颗给她,让她乖乖听话,没想到用在了这种情况下。
  用后背挡住外面的视线,让扭打的王明翔他们看不清余蓓的情况。掏出五颗巧克力排在手心,用水果刀一一划开,把里面的精液弄在手心里,用水果刀刮下精液,插进余蓓阴道里。
  赵涛这种人,就算遇到再紧急的情况也没法完全集中精力,脑海里总会闪出杂乱的想法。他不确定只是把精液送进阴道算不算进入体内,所以干脆用刀把阴道内壁划破,让精液与血液结合;又把剩下的精液弄进她嘴里,最后弄不进去的也抹在她嘴唇,也用刀把嘴划破,嗯,这样总不会有错。
  说时迟那时快,赵涛麻利的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念动咒语,一咬牙在刚恢复的左上臂狠狠扎了一刀。
  奇迹再次现世,余蓓的血回流,赵涛的血涌出。没多一会余蓓悠悠转醒,看见了赵涛。
  另外一边王明翔二人还没彻底控制住魏凌允。
  余蓓缓缓睁开眼,很快便聚焦有了神采。女人眼神如水的凝视着爱人的脸,这是她醒来后便映入眼帘的事物。她的眼眸炽热又迷离就像每次给她高潮过后。
  时间已经凝固,世界已经静止。
  啵,无视另外三人的缠斗,赵涛在余蓓脑门上轻吻了一口。
  “啊!涛,你怎么了?快,快止血啊!”沉浸在梦幻中的女孩终于说出了醒来的第一句话。深情一吻打断了她的旖旎世界,终于收了眼神,看到赵涛肩膀上吓人的伤口和被染红的半边身体。又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光洁如故。
  刚松口气的赵涛蓦然发现刚才忘记了删除余蓓的记忆。其实就算没忘记,他也不知道该把她的记忆保留到哪。
  仿佛中了石化术,挣扎的魏凌允瞬间僵硬,错愕惊恐的望向余蓓。此时余蓓已经挣脱赵涛的怀抱,拽下头上的毛巾缠住赵涛的胳膊。
  “啊!!!你……你!!!放开我!放开我!”魏凌允见了鬼一样,惊恐的看着余蓓,他盯着余蓓白皙修长的脖子,上面没有一丝的伤痕。
  “大哥,呃……他刚才扎我一刀,快报警,别让他跑了!”赵涛忍痛说道,这话的目的是为了掩盖余蓓死而复生的事实。
  精神已经崩溃的魏凌允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人体潜能,两个人眼看就要控制不住他。这时,怒气勃发的余蓓拎起保温桶狠狠地砸向了魏凌允的脑袋。
  碰的一声,塑料外壳的保温桶被砸出了裂痕,里面的小米粥也洒了一地,内胆也碎成了渣渣,保温桶的提手也断裂脱落。魏凌允额头被砸出了一个大包,他瞪大着眼睛看着余蓓,两个呼吸的功夫眼白一翻,晕了过去。余蓓没有里他已经晕厥,粉拳雨点般落下,还是王明翔抱住她的腰把她强制拉开。
  “小蓓,我没事,你过来帮我按按伤口。大哥,让我单独跟小蓓呆一会。”余蓓这才罢手,转头换上了温柔的眼神,她含着泪帮赵涛止血。
  王明翔偷偷瞟了余蓓一眼,打了报警电话,与客舍工作人员一起把魏凌允胡乱绑了起来、拖了出去。
  余蓓柔和幽怨的目光深情凝视了赵涛良久,表情越来越难看,紧绷着不再哭出来,最终还是小脸一垮,泪珠滑落张口下巴颤动半天才低声道:“对不起……你还要我吗……”
  宛如一只等待牧者审判的羔羊,这些年所有凝聚起来的坚硬外壳在重生的一刻全都被剥下。
  上一次重生只有她没有亲眼见到重生的神迹,只有她对赵涛可以起死回生的话不敢相信。但这次她相信了,她记得清清楚楚自己一刀划破了喉咙和动脉,瞬间的疼痛过后是缺氧的耳鸣、麻木,魏凌允在一旁五官扭曲的吼叫丝毫没有听进去。最后盯着爱人的脸消失了意识。
  后来恢复了意识、复原了伤口,她除了错愕还有抑制不住的爱恋。刚复活的她脑中爱欲汹涌,爱人真如神一般复活了自己,她眼中闪烁着金星气泡,第一次切切实实的觉得爱人就是梦中的那个骑着白马穿着礼服的王子,是那个漫画中划破天空而来的游侠英雄。
  美好的时刻终是过去,美少女在蓦然发现爱人伤口的那一刻被拉回了现实。她想起了自己被前男友玷污,想起自己自作聪明设计的圈套最终愚蠢的套住了自己,让自己被迫背着爱人被别的男人玩弄肉体,被迫答应前男友恶心的要求。
  最终如电视剧的结局一切没能挺过去,她竟然怀了孽种!她绝望了。每天都要看着能让赵涛眼神越来越柔和的苏湘紫、努力让自己变得更美的张星语、花样百出能让赵涛玩的不亦乐乎的杨楠、让自己也自惭形秽心机深沉的金琳、毅然决然抛夫弃子的于钿秋和虎视眈眈的孟晓涵。想到这些女人的魅力和为赵涛的付出,再想想自己的愚蠢和肮脏就让她嫉妒得发狂。原本还能勉强坐上正室的她时刻都可能沦为被甩掉的破鞋。
  她遏制着心中的妒火和绝望筹划了那个血腥之夜,杀了苏湘紫那个可恶的婊子,把方彤彤的阴魂从这个世界彻底赶出去。
  人算不如天算,一场可疑的煤气泄露让她的计划戛然而止,爱人重伤住院。那些贱货突然都开了窍,明着争宠,每天都上演荒淫无度的戏码。看着躺在病床上疼得说不出话的爱人,她再也鼓不起勇气拿起屠刀了。在赵涛临走的那一夜,在爱人情感攻势下和意有所指的话语下,她彻底软化了。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默契让她清楚,爱人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浓浓的愧疚让她下定决心过了这关好好做他的几分之一。
  可笑的是,一切没能瞒过去,因为手术没人签字让她再次相信了魏凌允,结果被爱人捉奸捉双,她没有颜面再见赵涛,她在歇斯底里中预见到自己将如一只踩了狗屎的破鞋被赵涛嫌弃的狠狠甩掉,想到这撕心裂肺的痛就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把所有怨气怒气都撒在了魏凌允身上,最后还是爱人温柔的呼唤让她不可抗拒的面对现实。
  也没有办法撒手逃离,更无法对眼前的男人硬起心肠,这就是活着的悲哀,虽然雌伏于爱人的神迹,但她不知如何面对现实。她就这样柔柔软软的把自己彻底暴露在他眼前,当所有的道路都被堵死,她剩下的唯有干巴巴的哀求。她期盼爱人能继续对她予取予求,生怕他说出拒绝的话语。
  赵涛也凝视着她,半晌没动静,眼看余蓓已经因复活而重新红润的俏脸再次煞白,绝望的表情再次爬上五官,他才一把把她搂进怀里,吻住她的耳朵。
  “不要说对不起,你永远都是我的,我是不好,让你受伤了,孩子没了,我们再努力要。”
  “呜呜……呜呜呜…………我不配再给你生孩子了,我脏了,我的子宫怀过别人的孩子了,不配再怀你的孩子了……呜呜呜……”余蓓把脸埋在赵涛肩窝哭道。
  “说什么傻话,你是最干净的,魏凌允没碰你,你永远都是最纯洁无瑕的。”
  “不,他说的都是实话,我跟他开过房……我脏了……呜呜……你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好了……我对不起你……呜呜……”
  这…………
  驴唇不对马嘴。
  听余蓓这话她似乎还认为流掉的孩子是魏凌允的。难道她死前魏凌允所说的话都忘了……或者……没听见?
  赵涛觉得后者有可能。动脉和气管被切开必然大脑缺氧,大脑缺氧的情况下也许根本听不见别人说话。他又想起了黄初老道说的话,中咒者临死的时候大脑里咒术更强,余蓓刚才临死时一直深情的盯着赵涛,她应该根本没听进去魏凌允说的话。赵涛一时语塞,想了想还是没出口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小蓓,我说过,你是我的,你从头到脚里里外外都是我的,只要我在你就一定在,因为你还要陪我一辈子!你脏不脏只有我说了算!”赵涛温柔的道,左臂的血还在缓慢的流着。
  “可……”余蓓还要说话,被赵涛拉住后脑的头发往下一拽,柔弱的美女吃痛仰起头被男人霸道的吸住了朱唇。
  明显能感觉到余蓓夹紧了腿,棉袜里的玉足攥紧了脚趾。
  试验成功,余蓓复原的唇舌成了新敏感点。赵涛无法想象这个本来就能承载表达情感的器官再添加了性快感属性会是一种什么感觉,总之那一定很刺激,令人羡慕。
  赵涛一步步进攻,舌头伸进了余蓓的小嘴里。余蓓应该是受不了强烈的刺激,无力的挣扎着要逃开,但头发被赵涛死死抓住,像一条被抓住七寸的小蛇,无力的挣扎着。
  一个长吻,直到赵涛感觉美女全身都软了下来。四目相对,余蓓双颊已经绯红,赵涛喘了几口气,又要强吻。这次余蓓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激灵的偏过头,双手也抵在赵涛胸口,糯糯的道:“别……别……”
  余蓓的唇舌变得敏感,一碰到赵涛的舌头就像吃多了杨梅,牙齿都酸酸软软得。刚才赵涛的一吻似乎把她的魂儿都抽了去,再来一下骨头都要化了。
  啪……啪啪!!
  赵涛松开抓着余蓓秀发的右手扇了美女一个耳光,停顿了一下,又一反一正扇了美女两个耳光。力道不算小,脆响在门外都能听得见。
  余蓓本来就潮红的双颊变得绯红,秀气的瓜子脸上隐隐约约能看见指印。
  “你是我的!我不想再重复!不许拒绝我,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要你用你的身体、用你的一切好好爱我、服侍我……你明白了吗?”赵涛再次抓住余蓓的后脑,不容置疑的注视着余蓓道,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雄性荷尔蒙在迸发。
  “我……”看着强势的男人,余蓓觉得自己像一只被雄鹰衔住的母鸡、被竹鼠咬住的青蛙,完全摄于赵涛的雄性气息,每个细胞都在爱欲的炙烤下蠢蠢欲动,有话说不出、腿间莫名的瘙痒。
  “我爱你,我愿意用我的鲜血救你,过去发生了什么我要它过去!”他直起了身子,手指捏住女孩如白玉把件的下巴,俯视着她正色厉声道:“余蓓,我现在问你,从现在起,我要求你,用你的全部回报我为你流的血和……爱。交出你的灵魂,交出你的肉体,交出你的尊严,交出你的一切,永远爱我,永远服从我,不许找任何借口!永远不许拒绝我!永远属于我!做我的一部分!你就是我的,只有我能定义你……你愿意吗?”赵涛觉得自己老脸已经厚成了地壳,明明是他到处招蜂引蝶,现在说的好像是余蓓多对不起他。
  “回答我,余蓓。”见余蓓眼神如波的不回答他又问道。
  被爱情和愧疚冲昏头脑的女人的脑回路与正常人是不一样的,没有道理不答应。
  “我愿意……我要把我的灵魂、我的肉体、我的尊严、我的一切都献给你……我会永远爱你,永远服从你,永远不拒绝你,……永远属于你,成为你的一部分,只有你能定义我的一起……赵涛,我好爱你……”越说越哽咽,最后主动吻上了赵涛的唇。
  在爱欲占满全身的悸动下,余蓓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赵涛的歪理、赵涛的征服。其实他早已征服了她,只是这次连她心底里、潜意识里仅剩的自我都被攻陷。他不知道女孩将变成什么样,但他确定她的心结已经打开,只要善后得当,就能拆除这个炸弹。
  .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