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续(人之道)

枯藤昏鸦

都市生活

「妈!我回来了。」 「……」 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的苏湘彤有些情怯的站在赵涛家的门口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二十章:狗血伤情

【锁情咒】续(人之道) by 枯藤昏鸦

2021-4-13 21:03

  余蓓在宣誓般的回答下已经动了情。雌性灵长类动物似乎都有潜在的被征服欲。一旦被开发出来就会转化成性欲。
  余蓓向下一路亲吻要咬开赵涛的拉链,被还在流血的男人及时制止。女孩也如梦方醒,抱歉的继续帮爱人止血。
  就这样两人相依偎着,谁也不再说话。余蓓像一头柔顺的雌狮用头抵着雄狮的脖子。一直到警察赶到。
  按规定,赵涛应该被送到公安指定的医院诊断验伤。但在赵涛的坚持下只是简单处理了伤口,几个人都被带到了派出所。庆幸那个荒烟蔓草的年代这种简陋的客舍还没有安装偷窥摄像头的习俗。让锁情咒的真想没能暴露在公权力之下。
  魏凌允一言不发,似乎傻了。警察见是一帮小孩也没为难魏凌允只是先询问了赵涛。他想了想,提出了先见一见魏凌允的意思。一人被刺伤,大不大小不小的一件事,明摆着因情伤人。
  派出所的拘留室不是刑警队的审讯室,里面没有摄像头,两人的谈话还能保密。
  赵涛进去,见到已经怂了的魏凌允,那张帅气的脸上满是空洞。赵涛知道他已经恢复了理智。
  “告诉我前因后果,我不追究你的责任,要不然你就等着拘留吧。”赵涛不咸不淡的说道。
  魏凌允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勉强抽出一根,因为被拷着做了几次打火的动作都失败了,最后颓然的把烟收起来。
  “呵,我没捅你拘留我干什么?”
  “哼,就是你捅的,刀上都是你的指纹,在场的人都能给我作证,尤其是小蓓。”赵涛不屑又挑衅的说道。
  “呵呵,哈哈,呵呵,额额…………余蓓……余蓓……余蓓……”魏凌允不知是哭是笑的喃喃道,“呃…………好我告诉你……”
  魏凌允像是看开了一切,放下了恩怨对赵涛娓娓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那天余蓓、杨楠、张星语的父母突袭她们和赵涛的出租房让余蓓的爸爸很绝望。大人哪个都不傻,怎么能看不出她们的谎言。明摆着赵涛在一枪三洞,什么杨楠和张星语是同性情侣的鬼话也许只有杨楠父母能半信半疑。
  绝望的余蓓爸爸找到了跟余蓓同在一城念书的魏凌允。他求魏凌允夺回女儿。两人一拍即合。
  一天下午余父约余蓓逃课出来,迷晕了自己女儿,把她送到了魏凌允开好的房间。两个各怀心思的老派直男也只能想出这么个简单粗暴的办法。
  余父想法很简单,只是单纯要女儿离开赵涛,哪怕她受点伤害也在所不惜。魏凌允则还揣了报复的心思。
  他这时候已经是个半太监,性能力几乎没有,还处在漫长的治疗恢复期,别说肏屄,就是让老二硬起来都伤身。只能看着魂牵梦萦的青梅竹马躺在那里眼馋,丝毫不敢有太出格的动作。万一不小心让老二硬了搞不好又要旧伤复发。
  他用装了酸奶的避孕套忽悠余蓓说已经上了她。让她离开赵涛跟自己复合。余蓓当然不同意,甚至看到避孕套之后都吐了。他换了个思路,威胁余蓓跟他上十次床,弥补两人十年的情分,要是她不答应就把事情捅到赵涛那里。告他强奸更不行,这里面有余父的帮助,总不能把自己老爸送进牢里。
  余蓓虽然恨得牙根痒痒也没了辙。咬着后槽牙答应了他的要求,不过她提出实在没办法与魏凌允做爱,每次都得先吃迷药再让魏凌允自己来。魏凌允在小小的失落之后是喜出望外,原本也是如是打算,生怕自己性无能的事暴露,没想到余蓓先提了出来,省了麻烦。
  再后来魏凌允假装无意的说出如果余蓓怀孕身体不适就可以提前结束关系,剩下的次数由封口费代替。正好杀回来的苏湘紫让余蓓有能力这么解决问题。她的计划是快点跟赵涛造人,等怀了孩子就问苏湘紫要一笔钱给魏凌允,结束这段关系。她心里清楚得很,魏凌允嘴上说十次就行,要是到时候再就地起价她也没办法。
  于是一切顺利的按计划进行,果然顺利怀上了孩子,魏凌允却说孩子可能是他的,因为他跟余蓓做爱的时候都偷偷内射过。这下余蓓傻了眼,毫不犹豫的去做亲子鉴定。
  给胎儿做亲子鉴定全市只有一家医院能做。余蓓在医院出来以后余父以父亲的名义找到了医生,又是塞钱又是眼泪攻势把也身为人父的医生拿下。医生当然专业,暗地里把血样调换,鉴定报告做得天衣无缝。
  余蓓看到了这份DNA与魏凌允吻合的鉴定报告良久不发一语,平静的吓人。魏凌允趁机让余蓓回心转意最终奉子成婚的计划也没能说出口。余蓓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继续与他按时约会,只字不提孩子的事。每次他提起孩子的事余蓓都只是轻蔑的冷哼一句话都不接。弄得他好没趣。
  直到前天余蓓突然找他要打掉孩子,他才五味杂陈的去医院签字陪护。他很失落,他的努力最终还是徒劳;他也很快意,让这对狗男女的杂种没了;他更疯狂要把这件事捅出去让赵涛甩了余蓓。
  到了魏凌允学校旁的客舍开了房间修养。余蓓一如既往的没让魏凌允失望,她还是那么笨得可爱,蠢得可怜。他把她的手机通讯录改了、SIM卡换了都不知道。还每天傻乎乎的跟“杨楠”报平安。
  最终,预期的第N者反捉正室奸的狗血剧没能上演,倒是引来了男主角。之后的事不用说了,余蓓受不了自杀,魏凌允也受刺激要轻生。只是他始终搞不明白余蓓为什么没死,就连伤口都没有。
  “呵呵,很好。这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只是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难道你不觉得当初余蓓爱上我与你分手有点蹊跷吗?”赵涛阴冷的道。
  “嘶嘶……你……莫非你有特异功能?”魏凌允果然聪敏过人。
  “呵呵,不要出去乱说,也不要再见余蓓。我跟你说的就这么多。让人莫名其妙的死可比让人莫名其妙的复活简单多了。”
  “我……我答应你……”魏凌允恐惧的咽了口口水,结巴道。说完这句赵涛便离开了拘留室。
  出来之后,不敢闹大的赵涛主动提出不再追究魏凌允责任,想签调解书走人。值班的警察不乐意了,不想就这么放了一个持刀行凶犯。赵涛见这样让王明翔买了两条烟给了刚才出警的民警,再三申明不再追究,最终警察才同意放人。要不然一旦拘留,魏凌允少不了被学校开除的命运。赵涛的本意是把这件事压下,绝对不能让其他女人知道,如不然少了余蓓这个锅盖,锅里的六个女人马上就会蹦出来。
  双方签了调解书,先后走出了派出所大门。在王明翔的保护下余蓓和赵涛坐上了一辆出租车。车窗外魏凌允一脸木然的看着余蓓,车内的余蓓则一脸冷漠,眼睛里发出杀人的寒光。
  三人去了医院,缝了针,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赵涛还要扎吊瓶消炎。
  “大哥,太晚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请哥们儿几个吃饭,你帮我找个地方。”
  “我不要紧,我在这陪着你,走廊有空床,我在那睡就行,现在回学校寝室门也关了。”
  几番推辞,王明翔最终还是留下了。赵涛和王明翔都能看出余蓓精神似乎不好,万一再出点什么事就麻烦了。
  赵涛余蓓到了这么晚还没吃饭,王明翔自告奋勇出去买宵夜,病房只剩下赵涛和余蓓。
  一直到了这时候赵涛才打开了手机给杨楠回话。一个电话虽小,却代表了杨楠在赵涛心里的分量,代表她在女人中的地位。昨天刘维民对他说了很多,他也很受启发。对待女人就像对待孩子永远不可能做到不偏不倚,就算你自认为做到了她们心中也绝对不会这么想。尤其是在涉及她们地位的问题上就更敏感了。就像皇帝立太子,处理的方法只有两种,一种是以能力论亲疏,一种是以嫡长论亲疏。刘维民的建议用那种都可,就是得事先想好利弊,别出了问题手忙脚乱。
  前者的好处显而易见,人尽其用,有能力的居高位,让她摆平其他女人,自己省心。坏处也显而易见就是会快速积累怨气加速内斗。他的女人中苏湘紫有钱、金琳有智、于钿秋有经验,都有争正室位子的资本,事实是她们也都有这个心思。如果让她们之一取代余蓓其余的两个必然马上就爆发了,剩下的女人也不能同意。所以用后者是必然。前来后到天经地义,守住这个底线就算有人不忿也能拿这个抵挡回去。坏处就是居于正室的女人能力不行就累了赵涛自己。
  昨天晚上被黄初老道一番数落,赵涛豪气升起不少,已经决定夺回主动权。杨楠虽然怎么看都不是2号老婆的好人选,但他还是决定给她这个名分,表明态度,震慑其他蠢蠢欲动的女人。
  悲剧的是,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大白屁股蕾丝没能把握住赵涛的好意。
  “喂…………喂,混蛋!你终于肯打电话过来了!你在哪?找到蓓姐了吗?找到了快回家啊!”杨楠只说了一个喂字就被一旁的苏湘紫抢了话。
  “嗯,我跟小蓓在一起,你们不用找了,小蓓被她父母叫回了家,我们现在已经回来了,遇到点小状况,明天回家……”
  “你们遇到什么了,快告诉我你们在哪,我这就过去!”赵涛一句话没说完,一旁的张星语又抢话道。
  “乖,听我的,你们都好好在家呆着,明天一早我就带小蓓回去,我们一家好好团聚。”赵涛这么说张星语苏湘紫自然不同意,杨楠也终于插上了话表示要去找赵涛。
  最后还是余蓓出马,才让三个女人不情不愿的同意呆在家。然后又给于钿秋、金琳和孟晓涵报了平安。
  不多功夫,王明翔买了馄饨回来,还给赵涛带了巧克力,三人简单的吃了王明翔便出去躺下。余蓓跟赵涛挤在一张病床上,她小小的骨头似乎长在了赵涛身上。
  “小蓓,你也累了,去旁边的床休息吧。”
  “不,我没事,现在感觉好极了,浑身都是劲儿,我就想在这跟你腻着。”余蓓搂着他的腰撒娇道。一次复活,把坐月子省了。
  “好……那我们就在一起过一宿。”
  “对不起,又让你挨一刀。”余蓓忽然道。
  “那你以后可要听话,你乖乖的我才能少挨刀。”
  “我以后都乖,对不起给你戴了……戴了绿帽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放了那个混蛋……”余蓓依偎在爱人怀里腻声说道。她怯怯的声音一般人听了半边身子都得麻了。她知道赵涛已经原谅了她,她要用以后的日子补偿她。
  “放了他是为了我们以后都能好好过日子,你和我都需要经历这场考验。说戴绿帽子……呵呵……我给你戴的才多,我给你戴了六顶,你才给我戴一顶,我赚大了!”赵涛笑道,心说这顶绿帽子是你自己以为的,实际没给我戴上。
  “那能一样嘛!”余蓓的小拳头锤了大腿一下,像捣药的小兔子。
  “怎么不一样?你是嫌弃我给你戴的太多了?你也想报复回来?”赵涛调笑道。
  “啊呜”余蓓说不过赵涛,照着他肚腩就是一口,赵涛夸张的大叫差点把外面的王明翔招来。
  “好了,我都说了你是我的了,我要你怎样你就怎样,要不然我可要打屁股喽!你要是还委屈,回家就洗白白,让我的大鸡巴好好给你洗一洗!”
  “哼……那你快好起来。”
  “额……你下次也得记得别再用毛巾包伤口了,差点让我流血流死。”
  “呜……”
  一对情侣,难得的静静的在一起。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