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续(人之道)

枯藤昏鸦

都市生活

「妈!我回来了。」 「……」 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的苏湘彤有些情怯的站在赵涛家的门口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十一章:什么恋爱

【锁情咒】续(人之道) by 枯藤昏鸦

2021-4-13 21:03

  赵涛这个宅男虽然体育不怎么样但毕竟年轻,跳个台阶栅栏什么的不在话下。他这次没走正门,那里有打更的。而是钻进院子后从厕所的窗户跳进去,窗户外的铁罩已经被范峰破坏。
  一切出乎意料的顺利,整形医院毕竟不是正常医院,晚上走廊里都没开灯,只有墙角绿色出入口提示灯发着光。赵涛小心翼翼的走上三楼,一路上没有遇到人,也没听见说话声,显然值班的医生护士和住院的患者都睡着了。
  到了三楼发现只有一个值班医师的屋子亮灯,护士站都没有。他蹑手蹑脚弯腰走过去,走到在拐角处的院长室。他把耳朵趴在门缝静听,里面没有声音。
  他掏出撬锁用的所谓万能钥匙,插进锁孔小心翼翼的开着锁。
  这套手艺他刚才足足练了两个小时,勉强上手了,此时他所有神经都紧张起来,手心见汗,努力让自己的手不抖撬着门。
  真丧气,废了半天劲还是开不开。他明明觉得这把锁不难开,可他就是没开开。一着急,下意识的也不顾动静大小了,一使劲竟把锁开开了。他一方面喜出望外,一方面又担心被发现。心脏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
  推开门溜进去,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人。里面还有个里屋也关着灯锁着门。他救人心切,不顾范峰小心的行事的嘱托,拿出范峰给他的短电棍和所谓的万能钥匙想把里屋门也撬开。
  门刚推到一半只觉脑后一下剧痛,天旋地转。两条粗壮有力的铁臂从后面把他箍住,往后一拖,拽倒在地。他痛叫一声刚想抬头看看是谁就被一件大衣盖住了头脸。手里的电棍也被抢了,肋下一麻,全身被电了一下,死鱼般在地上弹了一下,又是痛哼一声,双手被一副手铐铐住。他被两个人拖出了院长室,不知道进了哪间屋子,被绑在了一把铁椅子上。
  这间屋没有窗户,很潮湿应该是地下室,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墙角放着个箱子,除了出去的门还有另外一个门连通另一屋。
  “别他妈乱动,再动我再给你来两下!说!你跑这里来想干什么?”一个男人说道。
  这时候他已经看到来人的样子,一共两个,穿着保安服装,看着就不像好人,脱了制服就是地痞无赖。
  赵涛心里刚才的勇气全都溜走了,大脑飞快的想着该怎么脱身。
  “我是来找我女朋友的!”赵涛没敢说什么让他们快放人的废话,那样搞不好还得吃苦头。
  “你女朋友?我看你是来偷东西的吧!我们医院女人多得是,但没听说过谁有你这么个怂样的对象。”
  “呵呵,我不跟你们扯,我要见你们院长,我是张星语的男朋友,白玉茹是我丈母娘。”也许张星语他们不知道,白玉茹他们总该认识。
  “呵呵呵呵呵呵……”两个保安听到这淫笑起来。没等他们说话,他们胸前别着的对讲机响了,让他们别动赵涛也别跟他说话,在那等着。
  赵涛的嘴被堵上,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由远而近,一开门进来一个穿着风衣的漂亮女人,正是白玉茹。
  她还是那么漂亮,盘着的发髻看上去有点散乱。穿着一身米黄色的大衣,拎着一个大包,穿着一双八厘米的鱼嘴高跟鞋,修长纤细的美腿上是白色水晶丝袜,有些漂亮的蕾丝花边。脖子上戴着一副漂亮的粗银色项链,前面有一个椭圆形的坠子,奇怪的是并没有镶嵌宝石。他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男人,看样子比赵涛大不了几岁,穿着花衬衫牛仔裤休闲皮鞋,头顶根根竖直的头发染成黄色,要是再长一尺绝对是二阶堂红丸。这男人长得挺帅,赵涛跟人家没法比,但眼角泛着淫光一看就不是好人。
  呵呵,我还有资格嫌别人不是好人么?赵涛心想。
  两个保安出去,关上门,屋里就剩三个人。
  “你就是张星语的对象?你挺厉害啊,居然能找到这,果然不是一般人。就是你到院长办公室干嘛?你以为星语会在那里?”男人拿出他嘴里的布团首先开口道。
  “哼……你是……你是白阿姨的男朋友?”久经肉林的赵涛一眼就看出这对男女的关系不一般,所以他没正面回答男人的问题,而是直接反问。他刚才似乎找错了地方,所以才惊动了保安。
  “男朋友?嗯,算是吧,她现在跟我。”顺手狠狠拍了白玉茹屁股一下,拍得白玉茹叫了一声。
  “星语在哪,你们快放了她……”他还想说些威胁的话,但不知是胆怯还是什么,总之没说。
  “放了?呵呵,谈不上,她现在好着呢!再说了,你跟她算什么关系?她妈在这都没说什么,你这个男朋友还轮不到说话。”男人戏谑的说。
  “哼,我是她的男朋友凭什么轮不到我说话?难得轮到你说话?”赵涛生硬的回怼。
  “来,我的大宝贝,你来跟他说。”又拍了两下,白玉茹毫无反抗,连不悦的表情都没有。
  “赵涛,阿姨求你放过星语吧,你们不合适,你都有那么多女朋友了,求你放过她吧。只要你放过她,条件你尽管提。什么都好商量。”白玉茹笔直的站着对赵涛道,姿势很僵硬。
  “我放过她?你的女儿你自己不清楚吗?她跟我在一起是因为她爱我,不是因为我帮你家还债!”
  “你们还年轻,只要你肯放手星语早晚会接受现实的,我已经准备让她办休学,以后再也不见你了。条件你尽管开。”白玉茹有些哀求的道,她搂着男人的腰,半边身子贴着他,似乎站立困难。
  “条件?除了几个钱你能给我什么?我不缺钱,不需要。你不要跟我白费口舌了,你不让她见我早晚会出事的。星语的性格你比我更了解,别白费力了。”赵涛轻蔑的说。
  白玉茹离开了男人站到赵涛面前,双手紧紧捏住领口的衣襟,因为太用力胳膊都在微微颤抖。她咬着唇跟张星语一模一样的大眼睛忽闪着,任谁都能看出她心中的纠结。
  “不只是钱,还有我!还有我!只要你愿意离开星语阿姨把自己赔给你!我做你的女朋友,你还不用担心我会逼婚,我给你做小老婆,照顾你其他女朋友!”说完她一狠心,呼地一下敞开衣襟,双臂向后一顺,大衣刷地一下落地,露出了一具令人血脉膨胀的性感女体。
  不出所料,风衣里面什么都没穿。
  白玉茹的胴体震撼了赵涛眼球,那完美又充满性味的身材比例一下把他的七个女朋友都给比下去了。
  她的身高与张星语相仿,大概168左右,穿上8厘米的高跟鞋,身高还是显得很高挑养眼的。她虽然已经三十有八但天生属于身材苗条的类型,大腿和胳膊都细如少女,肉也不松懈,除了如包浆反光的肌肤其他的并不像成熟妇人。她的腿与张星语一样又细又直,脚脖子很细显得腿肚弧线凸出、膝盖处宽度比大腿更窄一点,腿部曲线起伏柔顺流畅,属于很能引起男人欲望的那种筷子腿。
  向上修剪成箭羽状的耻毛,干净漂亮,尖部下是淡粉色的外阴和从外阴探出来的鲜粉色小阴唇,那鲜艳的颜色像欧美片里的女优。白玉茹人如其姓,皮肤够白,虽比不了杨楠但也与金琳一个级别,比张星语要白。
  再向上是有两条马甲线的腰肢,微微有肉的肚腩没有让腰围增加多少反而彰显了熟女的性感。赵涛觉得有点不自然,这腰像是十几岁的少女,没有肌肉也没有肥肉,柔软纤细。肚脐上有一枚脐钉,上面镶嵌着蓝宝石闪闪发光。
  真正让赵涛震撼的是她那两只对抗了地心引力的乳房。
  这对奶子形状与张星语的相似,但型号却大了不少。张星语长大了的C罩杯显然与之难比。两团圆肉让赵涛一个反应想起了苍井空,硕大坚挺又看不到硅胶的形状,但比苍井空白得多,奶头和乳晕要比苍井空大得多,颜色粉红如莲瓣,根本就不是一般东方女人应有的颜色。
  这……这真的很漂亮。
  还有更漂亮的……粉红奶头上的两只金色乳环。
  两只一块钱硬币大小的乳环并不是圆形而是马蹄形。一根横梁穿在乳头中,半圆形的环挂在横梁上。两条细链连接着脖子上的大项链,连接处被那个椭圆形的吊坠挡住了。端庄艳丽的五官还配有一副精致的大耳坠,正与项链是一套的。她直直的看着赵涛,羞怯已经侵袭上脸颊,她没有躲闪就这样向眼前的男人展示这自己修美的身体。
  赵涛一柱擎天,胯间已经支起蒙古大帐。丈母娘的盛装的发型,漂亮的精致的链条、耳环和头饰让她显得高贵圣洁,这些都与金色乳环和坚挺大奶形成了莫大反差。
  “阿姨漂亮吗……阿姨的身体比星语好看吧……以后阿姨做你的女人,你的女友们都还年轻青涩,阿姨可以满足你对年长女性的向往……阿姨……阿姨已经生过孩子了,可以……可以陪你玩更多项目……”白玉茹双臂背在背后,双手互相抓着另外一只的手肘,这样胸腰会挺直,两只钢炮似的奶子更骄傲性感。缓缓的扭动腰肢,两只大奶和项链乳环随之摆动,煞是好看。
  她像着魔一样盯着赵涛,眼神里那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热切执著赵涛在张星语眼睛里也看到过。那是曾让他毛骨悚然的眼神。
  “哼……”赵涛不知道说什么,冷哼了一声。
  “看,这个阿姨的骚逼,它漂亮吧?阿姨知道,这叫蝴蝶逼,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一种。你看它的颜色,是你们男人最喜欢的粉红色,你不想体验一下吗?阿姨的屁股圆吗?它的手感可好了!摸过的男人都爱不释手,又滑又嫩。你看,这是阿姨的肛门,菊花形的,都是纯粉红的,肏着可爽了,保证把鸡巴紧紧包住。以后阿姨的骚逼、屁眼都是你射精的地方,还有阿姨的嘴,都可以,只要你把星语放走,阿姨都是你的……“白玉茹转过身,撅起屁股,半蹲着双手扶着膝盖,与她纤瘦的身材比例不太协调的圆臀在赵涛面前画着圈。她伸出一只手扒开臀沟向身后的男人介绍着自己的性器以及使用方法。
  “你闻闻,阿姨刚刚清理过,还是香的呢!”她退了两步把屁股凑到赵涛脸前,小菊花不断收缩着像是在呼唤阳具。一股浓香袭击了赵涛的嗅觉,双腰不受控制的一用力,老二坚挺到了最硬,马口已经溢出精液。
  “呼……”赵涛对着她的屁眼和骚逼吹了一口凉气,白玉茹一激灵的站了起来。
  “呵呵,你认为这样真有用吗?星语不可能离开我的,我赶也赶不走她的。”
  “没关系,小涛,只要你尝过阿姨的滋味就不会喜欢星语那样的小丫头了。”白玉茹转过身,跪在了赵涛胯间解着他裤腰带。赵涛的双手被拷在背后,双腿被绑在凳子腿上只能很艰难的反抗。
  白玉茹虽美,但他还没做好锁她的准备。
  “你男朋友还在这,你要干什么?!你这样我出去告你强奸!”赵涛见她动真格的有点急了。
  “嘿嘿,哥们儿,没事儿!我把这个女朋友送给你,你的星语就送给我好了,我可为她下了大价钱,必须拿下。这个尤物就算补偿你,你也不亏。哥们我打听过你,你确实有两手儿,以后咱俩交个朋友,你配合把星语给我,咱俩也算是连襟了!不过你可别跟这骚货结婚啊,我可不想让你当我老丈人。”那个男人涎着脸说道。
  “星语是我的!我永远都是她的男朋友!你算什么?喜欢漂亮女人找谁不好?哥们,今天你放了我,你到我们学校来,你看上谁我都帮你搞定,怎么样?”赵涛有些天真的语无伦次,他也知道自己这话毫无说服力。
  “呵呵,你是她男朋友?你征求过我同意吗?!她从出生我就认识她,你才跟她几天?老子比你帅比你有钱,文凭都比你高!你凭什么跟我抢女人?你以为你给她家还钱了就不起吗?她要是早同意跟了我,她爸爸现在兴许还没死呢!”
  “别,你走开!走开!别碰我!”赵涛已经没有功夫回答男人的话了,白玉茹已经把他老二掏出来了。他激烈的挣扎着,老二躲着白玉茹的嘴。
  “哥们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男人劝到,也是最后通牒。
  赵涛全然不顾,继续挣扎着。男人打了个电话,两个保安和一个漂亮护士走了进来。两人如杀猪般按住赵涛,女护士利落的给赵涛扎了一针,赵涛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浑身欲火升腾,从丹田开始一股股热流往上蹿。老二硬得都麻木了。
  男人跟护士交代了几句话,护士出去了,两个保安也出去了。白玉茹从包里拿出了一瓶香水喷在身上,扭着猫步回到赵涛面前,见他已经眼神发直气喘如牛为他解开了身上的枷锁。
  赵涛已经被欲火吞没了理智,闻到白玉茹的香气马上变成了一条嗅到血的鲨鱼,衣服都没脱就一把抱住了白玉茹,一手狠捏着臀肉,手指都陷入软肉里,另一只手在她后背肩胛骨处乱摸,与白玉茹激烈热吻起来。
  也不管什么技术不技术,赵涛把舌头直接顶进白玉茹嘴里,只觉得舌尖一凉,再感受感受原来是她戴了舌钉。把女人的舌头又吸进嘴里,嘴唇品尝着舌钉的触感,舌头调动着对方的舌尖。坚硬上翘的大鸡巴被白玉茹夹在大腿根,磨着屄缝。
  一番热吻也没有泄出赵涛的欲望。他一边啃着白玉茹的脸一边扒下自己的裤子,急躁的连鞋一起踢掉,双手还不忘狠揉白玉茹的屁股。白玉茹善解人意的帮他脱衣服,脱光了一口吻住他胸口,戴着舌钉的香舌一下一下的从下往上舔他的胸骨,赵涛则揉捏着她两只大奶。几下过后赵涛按下美女的脑袋,大鸡巴狠狠地刺进温暖绵软的口腔。
  第一下就让赵涛一个激灵差点射出来。白玉茹的口腔像是没有牙的小穴,一进去软绵绵暖呼呼舒服极了。被他冲刺的嗓子眼并没有如其他女人那样鼓起顶着龟头,而是扁桃体放松,竟吸着龟头往里戳。赵涛觉得龟头进去了一半,白玉茹嗓子眼一紧把龟头顶了出来,她吸口气,又把龟头吸进去。这样反复几次,一次比一次深,最后整个龟头都插进了白玉茹嗓子里,美女的双唇也抵到了男人鸡巴根。
  赵涛只觉得已经有一部分蝌蚪跑了出去。他的后腰像按了马达,噗噗的肏着女人小嘴,开始插嗓子眼还有点生涩,后来可以把精关处退到舌钉处磨蹭一下然后直接猛干进喉咙里。她一点恶心的反应都没有,嘴巴完全变成了性器。
  这是他最爽的一次口交,但射出来的并不多,只是一阵抽搐射了两下就停止了,好像梦遗时的漏精。这一下没能直接射进食道,而是射了白玉茹一嘴。她下贱的媚笑着张开嘴扬起脸给赵涛看了几秒,让挺在脸上方的鸡巴把残精滴落在大眼睛上。嘴一抿,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赵涛鸡巴还是很硬,女人温柔的舔着,双手按摩着睾丸。
  “这是抓龙筋的手法,舒服吗?”白玉茹问道。见赵涛的鸡巴又全硬起来了用脸蛋蹭了几下坐在椅子上,两只秀气美脚架在赵涛肩膀上,引着阴茎插入。赵涛毫不犹豫的一干到底。
  嘶……………
  “爽!”赵涛本能的叹道,一直没说话的他终于开腔。
  白玉茹的小穴绵软有力,一缩一缩的挤压着赵涛的肉棒。但这还并不能让久经美穴的赵涛情不自禁,真正让他舒爽难耐的是小穴里隔着一层肉传来的震颤,它来自于熟女后庭里的跳弹。
  “啊!啊!啊!啊!啊…………好深!好爽!干死阿姨了!啊……”赵涛一下一下的猛插全然不顾体力损耗,通过麻木的阴茎发泄着过剩的欲望。
  双手抓着美熟女的两条白丝炮架。白丝吊带袜到大腿一半处,半截露出的大腿还没有赵涛小腿粗,没有张星语那种肌肉弹性的手感而是标准妇人的白皙软腻。
  抚摸上裹着水晶白丝的膝盖小腿像是撸两只纯血的波斯猫,丝滑柔嫩的手感就是女人也会沉醉。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妇人调皮的足弓和脚趾时不时的磨蹭着男人的双颊双耳,滑溜溜从腮帮到耳廓一扫而过如火柴划过白磷一次次点燃男人脑中的热血。
  心痒的足控男怎么能受得了这种挑逗,两手钳住两支还没他上臂粗的脚脖子,一口含住了一个足根,如含甜筒那般吮吸。水晶丝袜是天然的润滑剂,赵涛上下门牙顺着足根的肌理刮咬,每次都把丝袜咬起来,让女人痛痒难耐。
  “啊啊啊啊!赵涛你太会玩了,别折磨阿姨了快用力操阿姨吧!”坚硬的肉棒顶着宫颈,男人忙着玩弄一双丝脚。
  白玉茹和张星语都是希腊脚,虽不如余蓓金琳杨楠的埃及脚,但却属于希腊脚型里最漂亮的高足弓瘦长型,嫩红的脚底也很吸引人。
  此时包在白色丝袜里显得圣洁无瑕又淫靡可口。品尝了两支足根接下来就是两个脚心。白玉茹浑身上下都是香的,赵涛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特别爱闻这种香气。他双手改钳住两个足弓把双脚并拢,饥渴的舔着女人脚心,鼻梁和脸蛋贪婪的蹭着美女丝足滑腻的脚掌和趾肚。
  “别……别……好痒……啊!太痒辣……啊啊啊啊啊………啊!”赵涛的口水把美妇的足底和足尖都浸湿,不顾她的哀求尖叫,我行我素的把五根脚趾都含住,隔着滑溜溜的水晶丝袜把脚趾肚下的趾骨都逗弄一遍,混合着微微汗味的香气透鼻而来刺激着男人荷尔蒙的分泌。
  当他放过美妇双脚时突然一阵猛干,已经被锁情咒控制的美妇只觉得眼前男人每一个动作都那么迷人,每一次冲击和身体接触都是在烈火烹油,把自己的情欲飞速推向高峰。刚刚获得喘息的美妇被这么一突袭,G点震颤阴精狂泄,爆发了一阵高潮。
  阴道阵阵收缩,这力度跟张星语的感觉很相似,赵涛不知哪里涌出的力量,鸡巴挑着熟女的小穴揽住她的腰把她抱了起来。自然而然的女人修长的丝袜美腿盘住了男人的腰,双手也揽住他的脖子。
  这个姿势很有感觉,两人四目相对面孔相接,口鼻中满含情欲的热气打在对方脸上,情不自禁的吻在一起。
  多少恢复了点理智赵涛真想学法国文艺片那样抱着身上的美妇按在墙上一手抓奶一手托臀操干。但腰臂力量都不济的宅男哪有这个本事?最后还是只好把妇人放在屋里那张稍宽的木床上。
  女人并没有松手而是在男人耳边哈着热气道:
  “跟我搞对象好不好?我给你当地下女友当小老婆。”
  欲火和怒火同时在燃烧,腾出手来的赵涛一手猛地掐住了妇人的脖子把她平按在床上,另一只手狠抓住一只大奶像是要捏爆一样用力。
  “骚屄,让老子狠狠操你再说!”鸡巴麻木的狠干丝毫没有射精的意思。
  “啊啊啊啊………好老公你终于答应辣!阿姨,阿姨,不,我是以后就是你对象了,你结婚了就是你的小老婆!啊啊啊啊!亲爱的你肏得我好爽啊!啊!爽!老公我爱你!”白玉茹被掐着脖子还拼命叫着。
  “去你妈的贱货!”啪!“打得好!”
  “骚屄!”啪!“谢谢老公!”
  “贱人!”啪!“打得好!”
  赵涛欲怒攻心骂着狠狠地扇白玉茹的耳光。没几下就把俏脸扇得通红,白玉茹还恬不知耻的叫好。
  “老公我奶子好痒,求你扇他们的奶光!”这话抢了《豪乳荡妇》的台词听得赵涛又失去了理智,左右开弓对扣在美妇胸前的两座肉山拍打起来。
  如果说张星语是开发中的小尤物那么白玉茹就是已经垦熟的大尤物。被赵涛痛打也一点没影响到她高潮的来临,刚扇几下奶子就又来了高潮。她张大嘴喘了几口粗气就又把腿盘紧,丝袜腿肚磨蹭着赵涛后肋让他恨不得把这双丝腿狠咬两口。
  “骚屄!贱货!贱人!母畜牲…………”赵涛如着了魔碎碎念的叨咕着辱骂白玉茹的词,激动时刻还拎起连着乳环的项链把奶头扯起来在扇奶子。白玉茹痛叫着手抓床沿并不反抗阻止。
  就这样在谩骂和淫叫声中赵涛和白玉茹同时来了高潮。
  射过一泡的赵涛欲火稍减,发现白玉茹那个小男友正和刚才那个护士在门口纠缠着。那个护士很有几分姿色,个子不算高身材很有料。之前在给赵涛扎针时穿的绿色护士服护士裤已经换成了短小的白色情趣护士装,短裙下是吊带丝袜,平底布鞋也成了高跟拖鞋。
  此时护士正被按在门上翘着肥硕的屁股被后入着。她咬着自己手臂避免发出声音。
  给赵涛扎的药真霸道,已经射完了一泡老二并没有软下来,还能勉强半硬着。
  一阵喘息过后,白玉茹抓着赵涛双手按进自己两只乳房,很享受的揉捏把玩着。两条细白的丝腿在赵涛两肋蹭着,脚跟时不时的蹭着赵涛脊背。
  她双眼迷离,情深意浓的望着赵涛,发丝已经散乱,香汗淋漓,有的贴在了脸上,凄美淫靡。
  “我爱你,再来好好爱我吧。嗯……”充满欲望诱惑的细腻女声响起,赵涛的鸡巴再次雄起。
  他反手勾住女人双腿,往身前一推,虎口顺着大腿、膝窝、小腿肚、脚脖子一路滑过去,最终抓着两支脚踝把一双丝腿压在女人身前,似乎有一波波安全电流从手掌与水晶丝袜的摩擦中产生,顺着双臂的神经血脉流向大脑和全身,酥麻的快感让赵涛后心到脖颈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她柔软性不错,两腿伸得比较直膝盖腿骨都压到了奶子上。赵涛毫不客气的扶着两条滑软的车把,让妇人腚缝朝天,俯身低头亲上了圆滚滚白光光的屁股。白玉茹的屁股看上去没有杨楠那么挺翘也没有于钿秋的规模,但她很瘦,腿也很细,臀腿之间界限泾渭分明,即使现在这个姿势臀肉还是比大腿肚多鼓出一块。她的屁股很圆,与她纤瘦的身在比起来臀部显得挺大。屁股的皮肤白细光滑,上面的连细汗毛都被刮净了,一口舔上去像吃了口煮熟的鸵鸟蛋。
  “嗯……好舒服……亲我、舔我、摸我……我是你的骚逼贱货……好好玩我的贱肉……我好爱你,做我男朋友、老公,用大鸡巴回答我……”两瓣屁股被男人品尝了遍,白玉茹自己抓住自己脚踝,辛苦的翘着屁股。男人贪婪的撸着丝腿舔着美臀,最后舌头从臀丘一直向上舔,舔过腿肚后脚筋,舔过精致的足根打个转,又舔到脚掌最终含住脚尖啃咬一阵,然后从另一只的脚尖开始向下舔到臀丘。
  白玉茹被赵涛玩的神态迷离思维凝滞,她万万想不到这个小男人这么会玩又这么吸引人。她只想永远不下他的床任他随意玩弄,无论怎么玩只要是他就会让她迷醉不已。她已经隐约发现自己跌入了淫靡无耻的氤氲深渊,但九成九的思维都被眼前男人的影子占据,仅剩的理智根本掀不起任何波澜。
  男人又干进了流出精液的骚逼里,但似乎已经玩这双无瑕丝腿上了瘾,捧着一只脚和小腿张口叼住脚背,两排牙齿顺着腿骨和肌肉的走向向膝盖撸过去,牙齿似乎要把丝袜刮破,舌尖划着女人迎面骨,来回来去,好像吹一支白玉口琴。直到把美妇的小腿都啃舔得亮晶晶的才换另一只。腰间小幅的抽插也让女人娇吟不已。
  “啊,肏得好爽,我爱你亲爱的,我的亲老公,小老婆爱你!”
  最后赵涛让白玉茹腿趴着后入又射了一发,老二才算软下来,而白玉茹又高潮了三次,其中一次只是赵涛见她屁眼可爱,蘸着小穴里流出的精液用指头捅了几下而已。
  事后赵涛靠在床头喘着气,白玉茹勉强起来坐在赵涛双腿间抱着赵涛的腰把脸贴在赵涛锁骨。可能是药物的原因,赵涛这次射完没有进入贤者模式,赵涛还是抚上女人的屁股缓缓的摩挲把玩着。
  一旁玩着女护士的年轻男人也突然加快速度,没几下也射了出来。女护士站起身提上开裆丝袜和男人一起转身出门离开。
  .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