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情咒】续(人之道)

枯藤昏鸦

都市生活

「妈!我回来了。」 「……」 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的苏湘彤有些情怯的站在赵涛家的门口 ...

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AA+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

             

第三十二章:啼笑皆非

【锁情咒】续(人之道) by 枯藤昏鸦

2021-4-13 21:03

  一阵开门的吱嘎声,连同另一件屋的门被打开。接着一阵轱辘声一个轮椅被推进来,推轮椅的正是那个护士,而轮椅上坐着一个只穿着内裤和护胸小背心的长发女人。准确的说她是被绑在轮椅上,她嘴里塞着一个情趣口球,口水已经流到了胸前,整个身体被一层层保鲜膜裹着就连脖子都被保鲜膜裹在轮椅靠背上。她半长的头发被挽成一个丸子头在脑后,几缕刘海垂到下巴把小脸衬托出美好的弧线也半掩住了额头上的伤。她漂亮的大眼睛幽怨绝望的看着床上的男女,嘴里时不时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正是在赵涛眼前丢失的张星语。
  赵涛见是她,一把把怀中的女人推开要去解开张星语的束缚。没想到刚走过去只觉得浑身一麻,剧痛传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被那护士手中的电棍过了一下。这时另一扇门被推开,那个年轻男人进来,靠着门框阴声道:“小语你都看到了,你对象已经跟你妈搞在了一起,咱们俩都被戴绿帽子了,你还不死心吗?你这个对象就是条公狗,见到漂亮女人就想上,他根本不爱你,他爱的只是你的身体,现在看你妈的肉体比你更性感他就跟你妈干一起去了。”
  “呜呜呜……”张星语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并没有回头,只是担忧的看着赵涛。
  “小语,跟小飞哥哥在一起吧!只有小飞哥哥才是爱你的,我保你住别墅开跑车。哥哥不会嫌弃你和这个垃圾的过去,别去念那个垃圾三本了,只要你回来,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就是你的……”那个小飞哥哥诱惑着张星语道,边说已经走到了张星语和赵涛跟前。
  赵涛挨得这一下有点重,半天趴在地上起不来,说不出话。
  “小语,你看这个东西多猥琐难看,像不像一条毛毛虫?他配不上你,让他跟他的那些烂货们搞吧!做我家的少奶奶,我给张叔盖个庙,把他的骨灰请进去,让他享受香火。”他用脚尖不轻不重的踢了踢赵涛,嫌弃轻蔑的瞧着他,又拿电棍捅了一下。
  “呜呜呜……”张星语开始挣扎但满身保鲜膜结果可想而知。
  “你问问你妈,刚才爽不爽,你男朋友被她一勾就上了,这样的男人你还要他干什么?!”他像还在床上窝着的白玉茹使个了眼色,白玉茹没脸见张星语,别着脸道:
  “星语,对不起,妈妈和赵涛在一起了,但妈妈真的好舒服,他也……也射了两次……你把他让给妈妈好吗……跟你小飞哥哥享福……”
  地上的赵涛听着这话内心哭笑不得,不知道他们是傻还是奸,就这样能分开他和张星语?太小瞧锁情咒了。
  “好,让我跟赵涛单独谈谈。”被摘掉了口球,张星语道。
  年轻男人和白玉茹对视一眼,点了点头,三人退出了门外,并没有放开张星语,可能是想把这活留给赵涛。
  “星语,对不起……”赵涛缓了半晌才能勉强做起来。他身上的三个摄像头早就被收走,跟范峰失去了联系。想来可笑,范峰给他的那个小电棍根本没用上,人家的大电棍才真够劲儿。
  “你走吧,别管我,你救不走我的……嘶嘶……我只想问你一句……如果没有余蓓没有杨楠……你最先认识我你会娶我吗?”她绝望又期盼的看着赵涛。赵涛一时没有回答,勉强支撑着站起来去揭张星语身上的保鲜膜。
  “别别别……别揭开别揭开……别揭开啊!!!!!!”她激烈的抗拒着,最后声嘶力竭的叫着,赵涛一怔,张星语从来没有这么反对他做过什么。
  “星语,解开,我们走,相信我,能把你带回家。”
  “呵呵,别白费力气了,你不是这的人不知道贺家的势力多大,你带不走我的。只要你好好的回去就好,求你,别让我担心,以后让余蓓杨楠她们好好照顾你。”张星语说到这已经泣不成声。
  “星语相信我,跟我走,我不许你自己留下……”
  “呜呜……啊……呜呜……你放心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永远不会……回答我,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好吗?如果没有她们你会娶我吗?求你……”她梨花带雨绝望的眼神让赵涛一阵阵绞痛。
  “会,就算有她们我也会娶你!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是我对不起你没能让你当我的唯一。只要你跟我回去,我们会天天都在一起,我会给你披上婚纱戴上戒指,我们摆酒请客喝交杯酒,在亲友见证下互相说我爱你……我们回去旅游度蜜月,就去你最想去的济州岛,在那疯狂购物,买下商场所有的红裙子……”赵涛也被张星语诀别的话感染流下了眼泪。
  “呜呜呜呜呜呜呜…………赵涛我爱你啊!我好爱你啊!我好想把一切都给你!好想永远跟你在一起……”张星语哽咽着道,她强忍着决堤的泪水唱道:“确定……你就是我的唯一……独自对着电话说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呜呜呜呜呜……BABY,我已不能多爱你一些……是否一颗星星变了心……”
  张星语磕磕绊绊的伴着哭声唱着,几乎没有音调,这是她最想对赵涛唱的歌,但她五音不全始终不敢唱出来,在此时此景她抛开一切对着赵涛唱了出来,赵涛也磕磕绊绊的夹杂哽咽跟着唱。
  一曲永恒。至少在这一刻两人是彼此的唯一。
  ***  ***  ***
  “操你妈的混蛋玩意,你他妈的大晚上在这干啥呢你!”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没等有人答话他又道:“玉茹,你来这干啥呢?你穿的这都是啥?!小王你这穿的啥?护士不能穿高跟鞋你不知道么?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爸你怎么来了?我和白姨有事办呢!”
  “你办事?办什么事?是不是有个叫赵涛的让你给抓起来了?你快给我放了!”那男人吼道,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贺波。
  “这跟你有啥关系!”年轻男人也急了。
  啪!啪!啪!啪!
  门外响起了打耳光和巴掌打在身体上的声音。
  “跟我啥关系?跟我啥关系?你还有脸问跟我啥关系!你小子他妈的惹了多大祸你自己知道不?你个小王八犊子,还鸡巴顶嘴!”
  “贺总您别生气,别打院长了,在医院里这么大声不好……”那个小护士显然要拉架。
  啪!
  “小婊子,老子教育儿子你掺和什么!你自己是个什么臭逼玩意你自己不知道么?你也配教育老子!瞅你穿的那个鸡巴玩意,宇飞都是让你们这帮小贱逼给带坏了,我真应该给你们调到金鼎坐台去!把那帮小姐调过来当护士都比你们强!”贺波甩了护士一巴掌后骂道。
  “贺哥,您别生气,咱有话好好说。”白玉茹道。
  “白玉茹,你也不是好东西!你和宇飞的事别以为我没听说!不看德林的面子我他妈的早就扇你了!你没钱你跟我说,你跟我儿子干一起了,德林尸骨未寒你他妈的还要屄脸吗?”
  “说!那个赵涛在哪!赶紧的给我带出来!”
  “就在里面!”年轻男人含怒道。
  门被踢开,发出咣当一声巨响回荡在空旷的走廊里。
  “星语?你怎么也在这里?你就是赵涛?”一个五十左右岁的男人推门进来,个头与赵涛相仿,方脸黑面,带着惊讶的问道。
  “我就是赵涛,您是哪位?”赵涛擦了擦眼泪,发现身上一丝不挂,干脆就这么蹲在张星语的轮椅旁边回问道。
  “我是贺波。你叫我贺叔就行,小赵你受苦了,一会贺叔给你……还有星语摆酒压惊。你们千万别跟你们宇飞哥较真,我回去好好教育他。”贺波僵笑道。
  赵涛能说什么?只能好好答应。穿好了衣服在贺波赔笑中和张星语白玉茹走出了医院。张星语说死也不让赵涛解开她的保鲜膜,最后是白玉茹帮她解开穿了衣服,搀扶着她走出来。
  贺波非要给他们设宴压惊,但赵涛严词拒绝,他只想早点回家。意外的,范峰并没有来接他。
  一场诀别就在这么搞笑的情况下戛然而止。在一个女大学生眼里如铁的难关就这样轻而易举的灰飞烟灭了。
  “你送到这就行了,我要和赵涛去火车站,你自己回家吧。”张星语冷冷的对白玉茹道。
  “星语……”白玉茹看着女儿和赵涛,惨然一笑,站在那里没说话。张星语拉着赵涛径直离开,赵涛回头望了一眼,看见的是白玉茹痴痴的表情。
  两人到了火车站已经凌晨。最快一班车也要两个小时才能来。只好在候车大厅里等着。满怀疑惑的赵涛拨通了刘维民的电话想把事问清楚。
  正好老刘也想给他打电话,得知他已经平安松了一口气,告诉了他情况原委。
  他刚被打晕抓起来的时候另一边的范峰刘春迎就知道了。本想定位一下赵涛位置,没想到赵涛被拖进了地下室根本没信号。两人心说坏了,赶紧向上汇报。没过几分钟,刘维民就知道了这事。他怕赵涛出事干脆直接把事告诉了黄初老道。老道士果然神通广大,马上就安排人平事。经过一番人找人,终于找到了那边市公安局政委。这跟贺波都是老熟人了,一个电话打过去要人,给贺波弄了个懵圈——他根本不知道赵涛是谁啊!可是人家说得言之凿凿,甚至连人的位置都说出来了,他不得不信。拍着胸脯保证不用警察插手自己能妥善解决,连夜出来去了医院,把自己儿子抓了个现行。
  原来事情跟范峰他们分析的完全不同。贺波虽然名声不好但够讲义气,朋友妻不可欺,白玉茹虽美但他从来没觊觎过。也正是因为他太讲义气,平时让张星语她爸觉得欠他太多,生了重病也只问他借了三万块钱,导致英年早逝。
  老子讲义气跟儿子可没什么关系。他贺宇飞二十有八,曾去新西兰当了几年留学垃圾,本就是个色鬼经过几年的放纵更无法无天。他爸没办法只好把医院院长的位置给他让他收收心。这小子从小就对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白玉茹婶婶有着幻想。在那个美熟女不多见的年代白玉茹的模样气质比年轻小模特还勾人。这回赶上她家欠债落难简直是天赐良机,从医院账上划走一笔钱给白玉茹顺利把这个心眼不怎么多的女人搞上了床。
  后来不知怎么的又想搞张星语这才出了这些事。贺波知道这次得罪了大人物当着赵涛面扇了贺宇飞好几个耳光,追着撵着要赔罪,但赵涛惊叹黄初老道的能量之余,一点跟他周旋的心思都没有,这才抓紧离开。
  “贺宇飞跟我从小就认识,他比我大好几岁,绝对不是青梅竹马,也就是过年过节去他家的时候见过几面而已。其实我早就知道他跟我妈在一起了,呜呜……恶心死了。我明明都已经替她还钱了她还这么做,她把爸爸当成什么了?”张星语在赵涛怀里哭道。
  “可能是误会吧,她觉得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是我给了你钱。她这么做也是爱你。”
  “爱我?爱我她就要让我跟贺宇飞搞对象?贺宇飞是什么人她不清楚吗?她们故意让我在隔壁看着监控你们怎么做爱,声音那么大让我听着,呵呵,你不知道,她有多贱,让贺宇飞给她穿乳环……额……你知道……呵呵,她们以为这就能让我死心,呵呵笑死人了……抢女儿的男朋友,亏她能想出来……”张星语停顿一下,又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在整形医院吗?”
  赵涛没吱声,瞅着张星语。
  “因为贺宇飞不想玩你的破鞋,她们……呜……她们……她们给我补了处女膜!幸亏你来的早,要不然就见不到我了。呜呜呜……”
  啊???赵涛恍然大悟。
  “什么叫见不到你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不记得了吗?!”赵涛严肃道。
  “嗯……我的头就是他想摸我我撞的。我对他们说要是碰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正好你被他们抓到了,他们嘁嘁喳喳研究了半天,我还以为是什么坏主意,原来是想让我看你和我妈做爱!呵呵,我就是个笑话…………”
  赵涛很无语,原来是这么回事。贺宇飞和白玉茹的脑回路也是感人。
  幸好补处女膜需要养几天再拆线,让张星语没有被贺宇飞上了,要不然以张星语的脾气真能从楼上跳下去。一想到跳楼二字赵涛心里就绞痛。
  既然话说开了,他现在最担心的已经不是精神状态不太好的张星语而是已经被锁住的白玉茹。
  “星语,那个……我想问你件事……我已经跟……跟阿姨那个了……万一,我说万一,她要是也爱上我怎么办?”再斟酌词语也没法把这话说得好听。
  “呵……呃……真的会吗?”张星语目光灼灼的盯着赵涛。
  “呃……也,也不一定,我就是说有可能……你放心……这事我都听你的……”赵涛不敢看张星语的眼睛心虚的道。
  “哈……那能怎么办?那就让她也过来跟我们住一起呗!就是要求你别让余蓓她们太瞧不起我们母女了,给我们留点脸面。”张星语叹了一口气,有点阴阳怪气的说道,话语里充斥着无奈的绝望。
  “那……那可是你妈妈啊……”赵涛轻声道。
  “呵呵呵……就因为她是我妈我才让她来的!你不知道你的女人都多爱你!对,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就算看着教科书也会觉得那些字形成了你面孔的图案!就算刚被你弄高潮做梦的时候还会梦见跟你做爱!你不在的时候只有想着你才会好过一点!不管她对我做过什么她都是我妈啊!我怎么能忍心让她天天忍受看不见你的煎熬。哪怕彻底不要脸了,母女俩都给你做小也无所谓了!”说完不知是哭还是笑。
  “星语,你和小楠小蓓都是我的正牌女友。”
  “正牌女友?这只是余蓓杨楠还有我自我安慰的身份吧!你其他的女人们谁承认过?谁能甘心承认?就算你要结婚论感情有余蓓在先;论能力相貌有金琳;论学习前途有孟晓涵;论有钱有苏湘紫;论能帮上忙有于钿秋;就连杨楠也是最少吃你醋的,身材也是最好的,甚至她还能主动给你找女人!她们谁都比我强!只有我什么优点都没有,连我最自信的长相在她们里也不出众,我凭什么跟她们争!呜呜……”说完她又扑在赵涛怀里哭了起来。
  “可是我知道你最爱我啊……”赵涛柔声道。
  “可你不爱我啊!我知道你说爱我都是骗我的,可我就是喜欢被你骗……呜呜呜……我什么都没有还欠了一屁股债要你还……只有我是你的累赘……呜呜呜……没有我你也不用屈服给苏湘紫那几个臭钱了……呜呜呜……都怪我,只有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多好啊……”
  “不,星语,我真的爱你,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特别的那个。”
  “最特别?呵……对,最特别,我要做最特别的那个……”张星语梦呓般道。
  “星语,我不许你有意外,你以后不许再那么刚烈。你要是不听话我就不客气了。”赵涛抱着她耳鬓厮磨道。
  “不行,我的一切都只能给你,谁逼我我就去死,宁死不屈!我要永远都是纯洁的。”
  啪啪啪!赵涛打了张星语屁股三下。
  “那你做我的小狗吧,小狗都最忠于主人。你既然把一切都给我那我就都接受,什么都不给你留。永远听我话,当我的小奴隶小宠物。”
  “呜呜……嗯……”
  “那好,主人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你无论如何不许想不开,你的肉体是主人的,不许把它弄坏。只有在主人的笼子里才能处置它!”
  “呜呜……你耍赖!”
  “你是主人最亲亲的小母狗,主人就是要耍你这个小宠物。”
  “呜呜呜……汪汪汪……么么……”张星语哭着哭着忽然笑了出来,搂着赵涛脖子梨花带雨笑靥如花,轻轻的学了几声狗叫,狠狠地亲上了赵涛的脸颊。两人就这样拥在一起。
  嗡嗡……张星语手机响起,一条短信过来了。
  星语:
  妈妈已经能理解你和赵涛的感情了。是妈妈错了,妈妈不该想要拆散你们,更不该强迫你回来。妈妈给你道歉,对不起,我亲爱的宝贝。这一切都太晚了,妈妈没有脸当面跟你说对不起了。以后你要好好的跟赵涛在一起,不离不弃。妈妈走了,永别了我的宝贝。
  爱你的妈妈
  
上一页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
分享推广,薪火相传 杏吧VIP,尊荣体验